不只是性別刻板印象,「男生不能穿裙子」是貶低女性的社會氛圍

不只是性別刻板印象,「男生不能穿裙子」是貶低女性的社會氛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的解決方案,並不單純只是去主張男生也有穿裙子的權利,或是舉例有哪些文化中的男生穿裙子,這些都還是擺脫不了男性優越的父權社會結構,而是使用女性主義觀點去拆解批判,提出「像女生一樣也很好」的主張,如此一來男性優越便會不攻自破。

基本上《穿裙子的男孩》被龍安國小強制下架,因此帶出的「男生不能穿裙子」的傳統概念問題,裡面不只是「性別刻板印象」這麼簡單。當中並非不是一個等值的男生該怎樣、女生該怎樣而已,因為「女生不能穿褲子」的觀念在現代台灣社會早已幾乎不存在。

真正需要探討問題的是,為什麼人們不能「像女生一樣」?去探討「裙子是不是女裝」或舉出「蘇格蘭男裙」意義其實不大。因為它依舊是男子氣概及男性認同的產物,只是基於文化差異而以不同形式呈現,並不足以挑戰性別不平等問題的核心價值—男性優越,意即認同男性高於其她性別一等的社會氛圍。

從女性主義的觀點分析,因為社會對於「像女生一樣」或「作為女生」本來就會加以貶低,這是出自於父權社會對女性的壓迫。認為女性必須是處於社會次等地位的附庸群體,而不是跟男性平等的人類或公民,進而認為一切象徵女性相關的符碼、裝扮、人格特質及言行舉止都是次等、可笑、羞恥甚或下賤的。

這也是為何「女扮男裝」與「女跨男」(跨性別男性)的接受度高於「男扮女裝」與「男跨女」(跨性別女性)。它並非沒有任何原因或是社會更加限制男性,而是結構系統性的「男性優越」已經普遍根深蒂固於我們社會,也造成極端病態的男性殘酷文化,以及對人類社會與生態環境都具有毀滅性的男性模式暴力問題。

即使是對待出生性別女性的女生來說,如果她以女性裝扮或做出女性化言行,也不會因此不受社會輕蔑,好比辜寬敏用「穿裙子的」來羞辱出生就身心皆為女性的蔡英文,但不會有任何人使用「穿褲子的」羞辱任何男性、女性、跨性別者或非二元性別者。

在這樣男性優越的社會氛圍下,也很少女性政治人物或商業高階主管會選擇以高度女性化的形象展現自我,更多是中性化或更加陽剛的社會形象呈現。因為女性身體意象在社經地位高層也是相當狹隘的,短髮代表俐落、褲裝代表幹練、宏亮的說話方式代表魄力,嬌柔媚態被認為只是為了男人的視覺、性慾與開會的茶水服務。

這樣的現象甚至在女性主義社群也存在,具備陽剛特質、像男人的女性被視作「解放的女性」,然而穿著或言行女性化的女性則被指責為「順從父權的女性」,這實際上也是變相的男性認同及男性中心主義壓迫,因為此標準是在要求女性必須「效仿男性」才足以獲得進步的美名。

所以說真正的解決方案,並不單純只是去主張男生也有穿裙子的權利,或是舉例有哪些文化中的男生穿裙子,這些都還是擺脫不了男性優越的父權社會結構,而是使用女性主義觀點去拆解批判,提出「像女生一樣也很好」的主張,如此一來男性優越便會不攻自破。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