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營二戰祕史》:日本第四「金物」──震撼太平洋的海軍震洋艇

《左營二戰祕史》:日本第四「金物」──震撼太平洋的海軍震洋艇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本人心中,駕駛震洋自殺艇、為天皇犧牲是至高榮譽,「機關兵」只在平常訓練時與搭乘員同船,真正出攻擊任務時,僅搭乘員一人在艦艇上。

文:郭吉清、廖德宗

震洋隊的由來

一、第四「金物」──震撼太平洋的海軍震洋艇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破壞最嚴重的全球戰爭,死亡人數粗估8300萬人,戰場遍及全世界。其中,以日本為首的軸心國及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在1941年12月至1945年9月的太平洋戰爭中開打,此一戰爭又稱大東亞戰爭,改變台灣命運最多,也讓台灣人永世難忘。我們對於這段二戰的歷史已然陌生,然而,太平洋戰爭中的「震洋隊」的故事更是鮮為人知。

二戰末期,日本已走到山窮水盡、海空難行的地步,不僅深陷中國、太平洋、東南亞的戰場泥淖,戰爭虛耗之下,國力更日趨衰微,國內經濟全被拖垮、瀕臨崩潰,但軍國主義份子仍窮兵黷武,不斷將國民拖入更加凶險的境地。日本大本營最後提出「一億玉碎」的口號,號召全國一億人民成為「特攻隊員」,在盟軍登陸本土時,人人參與戰鬥直至戰死,甚至連裕仁天皇都認可這個口號。於是,大多數日本人便像打了雞血似地,積極響應天皇的號召。

早在一1944年(昭和十九年)4月,日本海軍軍令部就提出九種可在空中及水面上、下執行特攻作戰的新武器,並基於保密緣由,分別命名為:「①-⑨金物」。①金物是潛艦攻擊潛艇(蛟龍)。②金物是對空攻擊兵器。③金物是S可潛魚雷艇(海龍)。④金物是「舷外馬達攻擊艇」。⑤金物是自走爆雷、⑥金物是人間魚雷(回天)。⑦金物是電探兵器。⑧金物是反電探兵器。⑨金物是特殊部隊兵器(震海);其中稱為「④金物」的「舷外馬達攻擊艇」便是震洋艇的前身。

艦政總部主導設計的「舷外馬達攻擊艇」,在考量量產速度後,決定以木材為船體,採用豐田汽車(TOYOTA)製造的四噸貨車引擎為小艇動力,並以達到30節的最高速度為目標;同時因為載重考量,決定使用250公斤的攻擊炸藥。

1944年(昭和十九年)5月27日海軍紀念日,試作艇終於製成;同年8月28日,「④金物」命名為「震洋」,正式成為日本海軍的作戰武器。「震洋」一詞,取自明治時代的軍艦「震洋艦」,隱含「一發必中,擊沉敵艦,震撼太平洋」的深意。

螢幕快照_2018-09-17_下午1_09_50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一型和五型的震洋艇分別為單人和雙人座。震洋一型艇長約5.1公尺,寬1.67公尺,高78.5公分,重量約1.4噸,航速約在16至23節之間,航距可達110海里;艇前裝有250公斤的炸藥。震洋艇因載有炸藥而被認定是「自殺攻擊」的武器,但事實上其最初的設計包含舵輪等固定裝置,搭乘員也配有救生衣。換言之,搭乘員可在確定攻擊方向後,自船艇後方快速逃生。不過在敵軍砲火環伺下,即使逃出來,生存機率也非常低。

震洋五型艇為一型艇的改良型,因為搭載兩名搭乘員,全長增為6.5公尺,寬度增為1.86公尺,船艇總重達2.4噸,可高達134 HP的馬力,約為一型艇的兩倍;引擎由一顆增為二顆,航速提升到23至32節之間,航距拉大為170海里。

螢幕快照_2018-09-17_下午1_12_13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1944年(昭和十九年)6月,日本海軍在菲律賓海戰慘敗後,完全喪失了西太平洋的制空、制海權。同年七月,日軍頒布大海指431號令,正式實施「捷號作戰」,要求各軍確保國防要域,以潛艦、戰機、特殊兵器對美軍艦隊展開奇襲作戰,施展「十死零生」的全軍特攻。10月中旬,雷伊泰灣海戰(Bale of Leyte Gulf)爆發,由於戰機數量不足,時任日軍第一航空艦隊司令官的大西瀧治郎中將決意採用讓國家「起死回生」的特殊戰法應戰,具體作法為:派出裝滿汽油與炸彈的飛機,朝美軍船艦施以自殺式撞擊。10月21日,以關行男為首的飛機駕駛員,向美軍航空母艦群發動多次組織性的自殺式攻擊,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神風特攻隊」自殺式攻擊的起源。

以下依據荒木志郎《寫真集:人間兵器震洋隊特別攻擊隊(上、下卷)》(1990)與楊仁江《澎湖縣縣定古蹟西嶼彈藥本庫及東鼻頭震洋艇格納壕調查研究》(2012)二書,整理出震洋部隊的組成、訓練與部署區域,並逐一道出成軍的始末。

螢幕快照_2018-09-17_下午1_14_38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二、忠誠與榮耀的日本人──震洋特攻隊的隊員

震洋隊依任務屬性,由震洋艇搭乘員、基地隊、整備隊、本部員等數個分支構成。搭乘員(駕駛)主要由日本土浦、三重、鹿兒島等地航空隊的海軍飛行預備科練習生,即所謂「預科練」組成,本質上同於初等飛行練習生,軍階為「飛曹」。一般來說,搭乘員的人選以雙親健在、有兄長或兄弟姊妹者為佳,出身農家者以次子較理想,而且全是日本人。在台灣,本地人僅能在震洋隊擔任後勤;其中,二十一震洋隊的台籍震洋隊員陳金村就是負責維護引擎的「機關兵」。根據陳金村的訪談,這是基於「忠誠度與榮譽」的考量;在日本人心中,駕駛震洋自殺艇、為天皇犧牲是至高榮譽,「機關兵」只在平常訓練時與搭乘員同船,真正出攻擊任務時,僅搭乘員一人在艦艇上。

在領導幹部的配置上,由五到八位軍官、士官、準士官等擔任震洋隊隊長、隊副、艇隊隊長、基地隊隊長、整備隊隊長、本部員等。震洋隊隊長或各艇隊隊長的官階多為中尉、少尉或候補少尉。隊員編制上,每隊約有五十名搭乘員,分屬四個艇隊,並由專屬隊員負責基地的後勤事務。其中,「整備隊」負責船艇的整備與修理,「機曹長」多擔任隊長,而基地內的警戒、通信、衛生、伙食等事務則由「基地隊」負責,並常由「兵曹長」擔任隊長。另外,隊上的部分兵員屬於「本部付」,多由「機曹長」管理,並依專長細分為兵科、機關科、工作科、看護科、主計科等。兵科人數最多,其次為機關科、工作科等。這樣的配置與排序意味著,除了作戰兵員之外,機件、船艇的維修人員也是震洋隊相當重要的一環。

一支震洋隊的總人數介於170人到190人。一支一型艇的震洋隊約分成四個艇隊,每個艇隊約有12艘震洋艇,四個艇隊共48艘,有時會增加數艇以備不時之需。至於五型艇的震洋隊,因每艘震洋艇需搭載兩名搭乘員,故配置24到28艘震洋艇,船艇數約為一型艇隊的一半。

螢幕快照_2018-09-17_下午1_16_29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三、從機械原理到海上溝通──震洋部隊的訓練

最初,震洋艇搭乘員在日本橫須賀田浦的魚雷學校受訓,但因東京灣出入的船隻眾多、不利操演,才將基地轉至九州長崎縣大村灣的川棚臨時魚雷艇訓練所,而回天、蛟龍、魚雷艇等部隊也同在該地受訓。另還有部分特攻隊在鹿兒島的江之浦受訓。震洋部隊受訓以分組進行,常舉行較量與競賽,並在其中讓隊員們承擔體力與耐力的考驗。

受訓課程主要涵蓋:了解震洋艇的機件、裝備、編隊戰術及更為複雜的飛機種類、構造、機械原理等科目,也會練習將聽到的竹笛聲轉譯成摩斯電碼、旗幟溝通與旗語等,或在晚上演練燈光的基本通信;這類溝通技巧的訓練對傳達各艇之間的命令、變換隊形及了解戰場情勢等助益都非常大。

在初略熟悉理論課程後,隊員便展開海上實戰訓練:訓練時,兩人共乘一艘訓練艇,並以四艘為一組,進行前進、分散、迴轉、突擊及防空戰鬥的隊形操演,甚至發展出攻擊敵船側面約30度的作戰方法。為模擬真實的攻擊情境,常刻意選在夜晚、雨天等視線不佳的時段進行演練。但由於每次集訓僅歷時兩個月,而且都在傍晚出發,航行至深夜才歸返,隔日再依規定時間早起,因此隊員的休息時間其實相當短。結業時,震洋隊員被封為「掌特攻兵」,授予「八重櫻」的特技章,並取得與飛行兵同等的資格。

迥異於航空特攻的單機衝撞攻擊,震洋艇採「狼群攻擊」戰術,並細分為:索敵隊形、開進隊形、疏開隊形、突擊隊形攻擊法。展開攻擊前,隊員得先判斷:美軍的可能登陸地點及兵力多寡,再決定以多少相對兵力進攻。之後,出擊艇隊會快速集結於美軍船的團泊地附近,並趁黎明、日落、夜晚等視線不佳的時刻發動連續的舟波突襲;主要攻擊防禦力較低的運輸船,再來才是武裝較強的驅逐艦,希望藉以削弱美軍登陸部隊的戰力。

四、北起韓國,南至婆羅洲──震洋部隊的部署

1944年(昭和十九年)9月1日,在川棚完成訓練的第一支震洋特攻隊,部署於小笠原群島(Bonin Islands)上的父島(Chichi-Jima),第二至五隊亦相繼抵達。9月至11月間,為配合「捷號作戰」計畫,多支一型艇隊緊急編成,陸續派往菲律賓、沖繩群島、台灣等地,並由駐紮當地的特遣艦隊、警備隊、特別根據地隊指揮。1944年(昭和十九年)12月起,震洋部隊集中部署於接下來可能遭到攻擊的台灣、沖繩群島一帶,之後又擴充至香港、廈門、海南島、舟山群島,濟州島,甚至九州地區。隔年2月,美軍攻擊硫磺島,並於4月進攻沖繩群島,當時部署台灣的震洋隊雖欲伺機支援沖繩,卻因海面遭美軍封鎖而無法成行。5月,因預估美軍之後將攻勢集中在九州、關東地區,因此新編成的震洋隊大量部署於九州一帶,並以鹿兒島的32隊最多。同時,部署也延伸至本州的沿海重鎮,在東京附近的千葉縣配置了大量兵力。

根據楊仁江《澎湖縣縣定古蹟西嶼彈藥本庫及東鼻頭震洋艇格納壕調查研究》(2012)一書的整理,114支日本海軍震洋隊的部署駐地如下表;惟因戰況調度或派出航行期間遭美軍空襲等因素,各部隊並沒有按編號依序進駐。

震洋隊部署地域表

部署地區

震洋特攻隊編隊名

日本小笠原群島

父島:第1、2、5隊

母島:第3、4隊

日本沖繩群島

沖繩島:第42隊(中城灣)、第22隊(金武灣)

石垣島:第19、23、26、38隊

宮古島:第41隊

奄美大島:第18、44隊

喜界島:第40隊

因運輸船遭擊沉而解散:第39、40隊

日本本州地區

千葉縣:第55、58、59、68、129、135、139隊

靜岡縣:第51、57、67、136、137、140隊

神奈川縣:第27、56隊

其它:第16隊(伊豆七島)、第60隊(三重縣)

日本四國地區

高知縣:第49、50、127、128、132、134、142隊

德島縣:第145隊

日本九州地區

鹿兒島縣:第17隊(加上呂麻島)、第18隊(加上呂麻島)、34、44隊(奄美大島)、47、53、61、63、64、106、111、112、123、124、125、130、131、133隊

宮崎縣:第48、54、116、117、121、122、126隊

長崎縣:第62、65、109隊

熊本縣:第110、143隊(尚未配備震洋艇)、144隊

佐賀縣:第118隊

日本東北地區

第138隊(福島茨城)、141隊(福島,尚未配備震洋艇)、146隊(宮城,尚未配備震洋艇)

台灣地區

淡水江頭:第102、105隊

高雄左營埤仔頭:第20、21、31隊

高雄左營桃子園:29隊

澎湖望安:第24、25隊(原駐東鼻頭,後轉往基隆)

屏東車城海口:第28、30隊

因運輸船遭擊沉而解散:第43、101隊

菲律賓

克里基多島:第7、8、9、10、11、12隊

因運輸船遭擊沉而解散:13–15隊

梨牙實比:第8隊

婆羅洲

山打根:第6隊

中國大陸

海南島:第32、33隊(原派往台灣)、103隊

香港南ㄚ島:第35、36、107隊

舟山群島:第46、52、104、114、115隊

廈門:第37、108、113隊

韓國

濟州島:第45、118、119、120隊

螢幕快照_2018-09-17_下午1_17_58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提供

相關書摘 ►《左營二戰祕史》:防空洞「不得據為己有」──自助新村眷戶的生活回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左營二戰祕史:震洋特攻隊駐台始末》,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郭吉清、廖德宗
繪者:林家棟

1944年,日本在二戰中於菲律賓海戰慘敗後,實施「捷號作戰」,開始以潛艦、戰機、特殊兵器對美軍艦隊展開奇襲,「震洋」即是其中一種特攻兵器。震洋一詞,取自明治時代的軍艦「震洋艦」,隱含「一發必中,擊沉敵艦,震撼太平洋」的深意。

同年九月到十一月,來自日本土浦、三重、鹿兒島等地航空隊的年輕海軍飛行預備科練習生於川棚魚雷艇受訓所集訓、編隊後,成為軍階「飛曹」的震洋艇搭乘員,陸續派往菲律賓、沖繩群島、台灣等地。一一四支「震洋特攻隊」中,有十二支震洋隊派駐台灣,但因第四十三和一○一隊遭美軍魚雷擊沉,僅十隊抵台;台灣最大的震洋隊基地高雄左營,有第二十、二十一、二十九、三十一隊進駐,直到戰爭結束。

二○一二年,有人在高雄左營西自助新村的樹林裡發現十一支鑄有「昭和十六年」的黑色鑄鐵水管,後來隨著眷村改建計畫的展開,左營西門遺跡與十多個大型防空洞相繼出土,而過去鮮為人知的「震洋神社」在經過考察與確認後,終於重現左營震洋特攻隊的歷史。本書從二○一二年發現左營震洋隊的遺址開始談起,細數後來的考察、口訪及爬梳史料的成果,解開隱藏舊城七十載左營震洋隊的歷史,側記左營舊城及台灣史鮮為人知的一段記憶。

本書除了介紹日本海軍特攻作戰的新武器──第一至第九「金物」外,也對震洋隊隊員的組成、訓練部署、駐台曲折有詳細的著墨。作者藉由第二十震洋隊搭乘員山本一美執筆的《回想薄部隊──海軍第二十震洋隊回憶錄》(二○○一年)書中所收錄的薄隊長日記、塗鴉等第一手文獻,深入探討這些少年隊員的心理轉折與在左營基地的備戰與生活點滴,包括危機四伏的海上夜間集訓,乃至終戰後辛勤自活與遣返的歷程。

作者與第二十一震洋隊台籍隊員陳金村重返左營海邊部隊舊地,也先後探訪了自助新村的眷戶,試圖拼出對震洋隊遺址的共同記憶。全書以作者的訪日回溯之旅作結,在福岡會見薄隊長之子大賀誠治、大賀正義,一起走過當年震洋特攻隊途經的佐世保軍港、龜山八幡神社和川棚魚雷艇受訓所的遺跡。

本書特色

本書是第一本完整挖掘和探索左營震洋特攻隊遺址和歷史的專著。書中搭配數百張彩色照片和繪圖,圖文並茂,由知名插畫家繪製插圖,每章都以一張插畫為開頭,呈現各章的重點。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