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宣布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協議,外交部:有先知會台灣

梵蒂岡宣布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協議,外交部:有先知會台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新外電消息指稱,梵蒂岡剛剛主動宣布,梵蒂岡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的」主教任命協議。

(2018.9.22 18:45 更新)

中國與梵蒂岡因主教任命問題,多年來懸而未決,近日傳出本月梵蒂岡將會前往北京簽署「主教任命協議」,而根據最新外電消息,梵蒂岡剛剛主動宣布,已與中國簽署了一份臨時性協議,達成「歷史性」的任命協議。

(中央社)教廷官方媒體「梵蒂岡新聞」宣布,教廷今(22)日已與中國針對主教任命問題,簽署了一份臨時性協議。聲明指出,在長久互相接觸後,教廷國務院與外交部次長卡米萊利(Mons. Antoine Camiller),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副部長王超,9月22日在北京針對主教任命問題簽署了一份臨時性協議,祈願它能對在中國的教會生活、中國人民的福祉與世界和平作出積極的貢獻。

梵蒂岡聲明指出,該項臨時性協議是一個循序漸進和相互靠近的成果,是經過漫長過程的慎重商討後簽署的,協議也將就其本身的落實情況,進行定期性的評估,該協議涉及教會生活極其重要的主教任命問題,並為更廣泛的雙方合作創造條件。

梵蒂岡聲明說,雙方的共同期望是該項協定能促進一個富有成果和遠見的雙邊對話,並能為在中國的天主教生活、中國人民的福祉及世界的和平做出積極的貢獻。

不過該聲明並未透露協議細節,也沒有提到中梵或與台灣之間的外交關係。中國外交部同步發出聲明,強調中梵雙方將繼續保持溝通,推動雙方關係改善進程繼續向前發展。

教廷與中國達成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我國外交部今天表示,教廷為解決天主教在中國的教務問題,不斷嘗試努力與中國對話,雙方終於達成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中華民國政府期待此一協議有助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並能促進中國宗教自由的發展。

同時外交部表示,教廷已向我方重申,此一臨時性協議無涉政治外交,更不影響台梵間已邁入第76年的邦交關係。未來我國將持續與教廷在人道援助、文化教育、環境保護、宗教自由、橋梁教會、青年培訓及跨宗教對話等各方面加強合作,鞏固邦誼。台灣主教團甫於今(2018)年5月赴梵向教宗方濟各述職,政府也早已規劃10月中旬將派團訪梵,出席先教宗保祿六世的封聖典禮。

「主教任命協議」將成中、梵建交前兆?梵蒂岡:外交上「仍承認台灣」

中國和梵蒂岡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中國將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而梵蒂岡方面則承認北京任命的主教,外界擔心此項協議是否會為近70年沒有外交關係的中國與梵蒂岡鋪路?梵蒂岡當局則強調,與中國簽署的協議僅限於主教任命,不會涉及台灣議題,教廷在外交上「仍承認台灣」。

《路透社》報導,梵蒂岡與中國今年持續進行雙邊會談,其中的重要推手、教廷國務院長帕洛林(Pietro Parolin)日前表示,他希望主教任命協議能在不久的將來簽署完成,據傳該協議將在下周於北京簽訂,這將使梵蒂岡在中國的主教任命上有發言權,且教宗擁有最終否決權。

若中國與梵蒂岡簽訂協議,將意味著梵蒂岡與中國斷交近70年來,中國地區所有主教將首次承認教宗的權威。梵蒂岡與中國沒有外交關係,主教任命問題一直是雙方建立正式關係的最大障礙之一。教廷若和中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將是一項歷史性突破,甚至可能成為雙方建交的前兆。不過報導指出,梵蒂岡強調,這項協議是關於主教的任命,跟台灣的外交沒有關係,仍在外交上承認台灣。

外交部今(22)日也回應,表示「外交不是零和遊戲」,對台灣來說,最重要的是維持台梵長久、穩定的邦交。

《BBC中文網》指出,中國1951年與羅馬教廷斷交,許多天主教徒在毛澤東統治期間被迫轉入地下活動,目前全中國大約有1000萬名天主教徒、100名主教,其中有一些主教獲得北京的批准,但不獲羅馬教廷承認。

《香港01》報導,未來的主教任命,將由當地的教會、中國政府與中國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共同提出主教人選,交由教區神職人員以及信徒代表以「民主選舉」方式票決,投票結果送審核後,再透過外交管道提交教宗,教宗有數月可調查;若教宗予以否決,雙方將展開對話,以期提出新人選。


(以下新聞原刊於2018.9.17 20:21)

《華爾街日報》:中國和梵蒂岡即將簽署「任命協議」

(中央社)美國《華爾街日報》14日引述兩位熟悉中梵談判的人士指出,中梵預計本月底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中國將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教宗則將承認原本被逐出梵蒂岡教會系統、由北京任命的7名主教,且教宗也對中國主教任命有否決權,而中國將促進官方教會與地下教會合一。

由於協議內容事涉敏感,《華爾街日報》報導,中梵雙方都同意在簽署後,協議內容不對外公開。

《華爾街日報》指出,外界對這項協議的反應可能相當分歧,部分人士讚許這是梵蒂岡獲致外交成功,拉近中國與西方世界的距離,但有些人則警告這是宗教自由原則的一大挫敗。

中梵協議,是中國走向「政教分離」、「宗較自由」的第一步?

熟悉中梵談判人士向《中央社》分析,中國原本堅持外國人不得干預中國宗教,但在這次協議內容中,中國將首次承認教宗為中國天主教領袖,這代表中國的重大讓步。

知情人士並表示,中梵協議將有助中國教會突破目前封閉現狀,與普世教會接軌,對中國境內其他宗教的開放自主,也會帶來正面的示範作用。

義大利籍學者郗士(Francesco Sisci)是中國人民大學研究員,長期關注中梵談判進程,曾經專訪教宗方濟各。他15日在義大利《星期新聞》網站(SettimanaNews)發表專文,認為中梵協議有助於宗教自由。

郗士指出,中共領導人在90年代後期意識到共產黨無神論不能消滅群眾對精神層面的嚮往,2000年初中共開始支持佛教復興,並加深與教廷對話,2007年中共在第17次黨代表大會宣示,贊助宗教有助建立和諧社會,當時北京對中梵談判並沒有急迫感。

郗士說,教宗方濟各上台後,加速了中梵談判的進程,中國領導人意識到教廷在全球的軟實力,中國作為一個崛起的世界強權,不能忽視與梵蒂岡交往。

郗士認為,中梵協議承認了教宗的領袖地位,也會使其他宗教受惠,因為中共不想只放任天主教獨大,必然會開放扶持其他宗教來制衡天主教。

郗士表示,中共決定邁出承認「政教分離」的歷史性一步,就像40年前,中共決定改革開放市場一樣影響深遠,當時中國務實的考量是要改善慘淡經濟情況,如今則是為了促進社會和諧。

中梵協議代表「教會向中國低頭」,只會導致教會更加分裂?

但包括美國外交官在內的一些人士則擔憂,教宗正把對於教會領導地位的強大影響力,拱手讓給一個公然宣稱無神論的獨裁政權。

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16日也報導,部分中國地下教會認為,主教任命是羅馬教廷最重要、最神聖的權力之一,教宗與一個無神論政府共享這份權力,不符合天主教教義。而且,梵蒂岡此舉可能被視為默認北京日趨嚴格的宗教政策。

上海一名年過7旬的地下教會神父說,他為了傳承信仰的使命,中年以後在地下教會的培訓體系下,半路成為神父。他說,如果「地上」和「地下」一致了,也不需要他這樣的人擔任神父,同時也是以此明志。

《聯合早報》報導,目前,在中國官方認可的教會,無論是牧師或神父,講道內容都必須事前報請官方批准。北京天主教徒質疑,以後神父宣講的內容,是否也需要政府的批准,他擔心這會導致天主教教會的分裂。

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也警告,天主教教會可能引此更加分裂。86歲的陳日君表示:「教宗方濟各太過樂觀。問題是他不了解中國政府,他沒有和共產黨政權交手的經驗。」有關北京可能讓教宗有權否決中共支持的主教,陳日君也提出批評。他表示:「這個會議是假的,沒有任何權力。」他還說,此舉恐怕會造成教會分裂。

中國強力打壓宗教自由,梵蒂岡不得不妥協

也有人從務實的角度切入,由於習近平政府,正逐步加緊對宗教的控管。不僅拘押天主教神父、摧毀教堂,還拆除教堂頂端的十字架。

《中央社》報導,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兼宗教事務局長王作安8月17日在中共中央黨刊《求是》發表文章,強調中共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是宗教中國化,中國將堅持宗教獨立自主自辦原則,與外國宗教不存在隸屬關係,宗教團體與事務不受外國支配。

中共宗教局9月草擬新的《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內容禁止外國人透過網路傳播宗教信息,包括文字、影音、圖片都受限,因此天主教友一度憂心,未來教宗彌撒直播或每日講道訊息,都可能無法透過網路傳遞給中國教友。

《天下雜誌》報導,因此有人認為,站在務實的角度,教廷必須妥協,以避免失去中國教徒。

中梵協議重點在外交,台灣可能因此失去邦交國梵蒂岡

(中央社)另外一派的說法認為,中國此舉有外交目的。《聯合早報》引述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鳴說,中國與梵蒂岡達成的妥協,「更主要是衝著台灣去的」,只要主教任命問題談成,兩國建交「基本上就沒有任何大障礙」。梵蒂岡可能希望藉此協議,保證在中國天主教徒的信仰權利,而中國的最終目標則是同梵蒂岡建交,挖走台灣在歐洲的最後一個邦交國。

對此,我國外交部表示,教廷一再向台灣保證,和中國的協商只是針對教務協議,與邦交無關。香港中文大學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日前受訪也表示,中梵建交一事十分複雜,即使雙方簽定協議也不一定馬上建交。

《天下雜誌》報導,一直以來,梵蒂岡都強烈反對共產主義,1949年共產黨奪權後,中國天主教社群受到強烈打壓。當時的中國新政權驅逐了大部分外籍人士,攻擊破壞天主教會、教會設置的學校、孤兒院等。1957年,中國成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取代梵蒂岡教廷任命主教的職務,並賦予北京牽制教會的權力。

當時,許多信徒反抗、抵制官方教會,轉向地下教會,並透過成員自己選出主教。久而久之,梵蒂岡教廷認可了大部分由地下教會選出的主教。於是,天主教在中國形成兩個血統:北京認可的「官方教會」,以及由梵蒂岡教廷認可主教領導的「地下教會」。

但兩者也並非截然二分。就算是北京政府指派的神職人員,也會默默的接受梵蒂岡的祝福。而儘管真的有些地下主教遭到逮補、騷擾,但許多「所謂的」地下教會其實是相當公開的,還能公然建立自己的教堂,這些教堂大多獲得政府任命主教詹思祿的興建許可。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