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讓香港運動員長期單打獨鬥

請不要讓香港運動員長期單打獨鬥
Photo Credit: Pegg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坊間已有不少關於精英運動員的訪問,為什麼作者還要花心力去追訪,她想做的又有何不同?

年初生起《安騏會客室》的念頭時,亦都知道坊間關於精英長跑運動員的訪問其實已有不少,包括Sportsoho雜誌的報導、Sportunes的網台訪問、香港01的跑手故事、亦有跑壇前輩稱早已寫過不少關於精英運動員的故事,認為難再有什麼作為。我完全知道這件事有一定難度。

縱使只是一個很初步、很模糊的構思,但我希望《安騏會客室》最少有一點要跟一般的訪問不一樣,就是不能停留於只做文本二手資料搜集,不能只做一個兩三小時的訪問就當了解一個運動員,因為這樣的訪問,對幫助大眾了解運動員的辛勞、難處、訓練過程都十分有限,同時亦難以引起共鳴,莫說感受到他們的魅力。十分可能聽完之後,「哦,原來係咁!」,然後就沒了。

日本有一種訪問叫「密著」式貼身採訪,緊貼運動員的生活日常:讓人知道川內優輝勤奮賣力的工作實況、午餐時的驚人吃量、還有周末怎樣練跑;讓人知道大迫傑為製造低氧效果鍛錬心肺而睡在特製的帳篷內、為保持身體於最佳狀態自烹清淡飲食,與女兒視象對話的可愛一面等等⋯⋯都一一呈現觀眾眼前。在日本,長跑運動員是非常受到大眾尊重的職業。

RTX5QW73
photo credirt: REUTERS/Brian Snyder/達志影像
川內優輝本身是日本公務員,沒有跑步教練,平時都是自我訓練。他認為多參加比賽能幫助自己保持水準。

在香港,我們了解精英長跑運動員又有幾多?他們平時怎樣練習?他們得到什麼支援?在訓練與生活之中他們如何去取其平衡?若去問為何一個華人男子全馬紀錄(2:24:52)可以保持了26年都沒有人去突破,不如問我們的社會提供了什麼條件給運動員,真的全是因為現在的人捱不了苦嗎?那麼姚潔貞的成績又是怎麼做出來的?

現實是,我們的長跑運動員不少都是要經過長期的單打獨鬥,零政府支援的情況下去追求成績。或者另一邊來看,對,「運動員」也不過是眾多的職業中的其中一種,你要做到自己理想職業就要自己去打拼。但事實上,「運動員」這種職業在香港真的存在嗎?簡單來說,在香港做運動員,就是付出很多,收穫卻很少很少。

然而諷刺的是,運動員卻是背負著一定大眾期望的。因為當他們出賽時,就是代表著一個地區,而不僅僅只是代表他們自己。你能想像穿上「Hong Kong」字眼運動服的運動員、辛辛苦苦跑到全馬排名第一的運動員所花的那些巨額的訓練費全是自付的嗎?他們要捱過多少的掙扎才能說服自己去花費經年的時間和金錢來換取一丁點創造輝煌的希望?外間又有多少人關心和理解?還是只遙望其他國家的人的傑出成績,然後光有羨慕的份?

RTR4MS1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強風吹拂》一書中說到「變強需要時間,也可以說它永遠沒有止境。」一個人在長跑訓練當中讓自己變強固然需要時間,一個地方亦然。適當的土壤、水份和陽光,能讓樹苗成長得更堅壯,在樹大成蔭前,願我們都能成為彼此的養份。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安騏會客室:尹焯熙》採訪手記(1)

本文獲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