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下齊:參與「地區營造」,當好人不是第一要務

木下齊:參與「地區營造」,當好人不是第一要務
Photo Credit: maadhatter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地區裡開展事業時,最先迎來的困難是「被討厭」。即使自認是為地區好的提案與行動,也難以在一開始就受到所有人歡迎,反倒是遭反對的情況比較多。我也曾因為在最初投入地區活動時經常被讚賞,而變得隨時都在留心「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大家的稱許呢?」

文:木下齊(Kinoshita Hitoshi)

邁向創新事業,投入地區活動時需要思考什麼?

  • 當好人絕非第一要務

有些人是抱著想做好事、想當好人的自我實現式目的來投身地區。但請不要忘記,地區活動的目的既非自我實現也不是自我探索。而且如果是有意參與「地區營造」的目標,那麼還要有承受部分在地居民的厭惡,仍可果決執行應盡之事的能力。

  • 受到批評是好事

在地區裡開展事業時,最先迎來的困難是「被討厭」。即使自認是為地區好的提案與行動,也難以在一開始就受到所有人歡迎,反倒是遭反對的情況比較多。就算不帶雜念地插手地方事務,企圖想做些什麼來改變窘境的人也會被反對。不少人為此煩惱不已,質疑為什麼居民無法理解自己的善意?

但我從一開始就放棄當「好人」。哪怕被嚴厲地批判,我仍然優先選擇忍受孤獨、專注擬出對策,和少數夥伴一起執行計畫,絕對要讓它成功。追根究柢後,會發現這種做法往往才是獲得認同的捷徑。

我的夥伴之中,有些是在家鄉開展事業、取得豐碩成果的經理人。但就連他們,能夠獲得所有在地人讚賞的,卻寥寥無幾。當事業對當地的衝擊越大,抗拒的人就會增多,批評聲浪也會隨之變劇烈;只要強迫那些因襲既有做法的人改變,他們就會產生排斥心態。但請不要為此挫折。要完成當前要務,就不能隨周邊的批評起舞、導致一切停擺。

這麼想吧!把惡評當作認真投入活動、想以此解決地區問題的證據,同時也表示你在地區裡引起了漣漪。除了批評聲浪,也請不要忽略掉那些支持的聲音。

  • 一開始無法得到認同很稀鬆平常

個人經驗中,在地區裡推動實質行動時,必定會遭受反對。事到如今我早就不期待在最初時,就能讓他人對活動有全盤認識與認同了;而只要能有一個人認同,更是值得慶幸。

我也曾因為在最初投入地區活動時經常被讚賞,而變得隨時都在留心「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大家的稱許呢?」當時被教導「樂在其中與獲利,是驅動地區的關鍵」,因而認真實踐了,甚至沒發生任何需要忍受孤獨的狀況。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是當時的我很幸運地擁有上位者的支持。

然而,當我在高三被委以「商店街網絡」的工作,實際擔任地區事業的主導者時,上述經驗反而讓我深受打擊,因為無論做什麼都備受批評。手握他人託付的資金,以事業推動地區營造,跟參加好朋友的社團活動截然不同。一躍成為社長,卻對推展事業要從何著手、怎麼開始皆一無所知,只感到肩上的責任重大。以私人公司方式來推動地區事業,要如何做出一番成績?這份困難無比的任務讓我不知所措。就這樣地過了一年,迎來股東大會。在大會上,我需要說明一整年的活動內容、業績成果等等,並受大家的評判。當時,光在事前說明的階段,就遭到來自全國各地商店街的批評,像:做那種事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失敗的話你要怎麼負責⋯⋯在承受莫大的精神壓力下,我甚至有段時間還出現「圓形禿」的狀況。

  • 即使是微小的成果也要儘早展現

解決方式其實相當簡單,一是「儘快取得成果」;二是「分別達成中、長期的目標」。首先,採取兩階段的作戰:先在貫徹理念的過程中,施行仍能創造一定成果的方法,之後再繼續朝更艱難、更高層次的目標前進。

能早一步成功降低成本,就能具體呈現出這種做法對地區經營的益處。後續則是花費更多時間,好一步步晉升到高難度的事業。如果能在初期就降低成本、創造出新的收益,就能留下更多盈餘。某種意義上,這種方式也確保了未來達成中期目標的可能。管理上的重要關鍵,是能夠將「開始行動到產出實際成果」的時間盡量縮短。

在經營事業上,仍經驗不足的狀況下,倘若持續兩、三年都無法產出成果,就請暫緩腳步、重新審視,甚至「懸崖勒馬」也不失為一種選擇。執意繼續下去卻意志不堅的話,反而會因此累倒。也可能受他人意見左右而無法貫徹信念,迷失方向、偏離最初的目標,變成徒有表面形式地苦撐著。

對策之一是請先設定較容易達成的初步目標,像是:不直接考慮如何解決地區整體的空屋問題,而是大膽地提出「空屋問題工作坊」、創設「空屋銀行」等等構想,並以此做為長遠目標,先以半年為期,投入「翻修空屋後重新開店」事業。如此一來,夥伴們也會紛紛熱衷於創造新的成果,還能吸引新夥伴加入,從而創造出正向連鎖。

我們需要的並非氣勢,而是挑選一項能夠立即見效的計畫、集中火力挑戰;做出一番小成果之後,再以此為起點,逐步調高下一次挑戰的難度,一步步擴大成果的規模,最終就能大有斬獲,進而解決當初的問題。

  • 避免「安於穩定現狀」與「成員間的隔閡」

一旦度過最艱辛的初期階段,事業就會進入令人愉快的穩定期。此時,不僅事業已經獲得一定程度的肯定,還可能在某些項目上變得寬裕,可以用創造的盈餘扶植接下來的事業,使其得以獨立經營。

值得注意的是這時期人們往往會趨向保守,重新燃起「想當好人」的欲望,喪失換個地方帶動地區營造、活化的想法;也會假借增進網絡關係的理由,支持一些毫無意義的活動或參加工作坊。原因就在於,有了一定成績後,便能享受到周圍的人給予的特別待遇,讓心情無比愉悅。但當受到大家的讚許「你好棒」,重複進行那些博得好評的演講,甚至得到「字字珠璣」的評價⋯⋯這時候,非同小可的問題將悄悄逼近。過去我也曾沉浸在商店街網絡的好評之中。但到現在,我仍不停地告誡自己:小心,別大意了!因為計畫稍有起色、得以順利推動的階段,才是最危險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