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閱讀,就是與他者共同擁有這個世界

《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閱讀,就是與他者共同擁有這個世界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讀書,我們可以體驗別人的人生。就像看作品中的人物時投入自己感情那樣,一起活過別人的人生,一起感動,這種原始的讀書態度每個人內心都有,閱讀的快樂也是由此開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花村太郎

【閱讀】讀書術

書本本身就是一本象徵性的目錄,世界被濃縮在裡頭。透過讀書,我們可以跟著體驗他人的人生經驗。

1. 「閱讀」,就是與他者共同擁有這個世界

在人類數百萬年的歷史中,文字是近幾千年前才出現,因此「閱讀」並非很古老的行為。文字的發明不僅讓人類多了「書寫」與「閱讀」這兩個象徵性(外星人看到了,大概會露出困惑的表情)的行為,還為人類社會帶來「進步」這個特殊的歷史性加速度。

閱讀,就是擁有這個世界。

文字替人類社會帶來「權力」、「所有(私有財產)」,因為有了文字就可以編列領土或財產的清冊。比如說,假使給南美的未開化民族南比克瓦拉的酋長文具,他可能會在部落村民面前模仿文明人讀寫的動作。接著,這個部落就會開始實行階級分化,這個現象在文化人類學者李維史陀的《憂鬱的熱帶》中有詳細的報告。

文字的象徵是掌握世界最有效的形式。因此操作這個象徵就意味著擁有世界。一旦文字被發明出來,不知道操作法(看不懂文字)的人就被排除在世界之外。反過來說,文字也帶給人類新的可能,只要操作這個象徵,人類就可以共同擁有這個世界。因此,「閱讀」就是與他者共同擁有這個世界。確認這個立場後,我們就知道,無論怎麼樣的「惡書」都不應該被驅逐或焚燒。

在書本這本象徵性的目錄中,世界被濃縮在裡頭。我們會依照自己的體驗思考。但是,我們也可以不斷地從過去的人們或其他國家的人們的體驗,以「間接體驗」的方式融入自己的體驗。透過讀書,我們可以體驗別人的人生。就像看作品中的人物時投入自己感情那樣,一起活過別人的人生,一起感動,這種原始的讀書態度每個人內心都有,閱讀的快樂也是由此開始。換言之,感情投入式的讀書態度,就是讀者自身也參與其中的二次元世界的戲劇。

2. 置身書外,或置身書中?

你想要獲得怎麼樣的間接體驗(資訊)?換言之,根據讀書的目的不同,讀書態度也會不同。

這一點我們可以大致分成「外在式讀書」與「內在式讀書」這兩種態度來談。

以外在式讀書來說,讀書的目的(問題)在書本的外部,書本只不過是手段。比如說,為了調查某件事,所以向某本書尋求答案(把書當成事典使用),或是為了尋找某個題材,或是作為研究主題的文獻資料而使用書本。若是這種情況,極端來說,讀完書本,就可以把那本書當作用過的廢棄品一樣丟棄。因為目的在書本之外,自己並不會因為讀完這本書獲得改變,得不到這樣的樂趣(這樣的書最好從圖書館借取)。但是,在資訊氾濫的現代,我覺得擁有這樣的讀書態度的必要性越來越高。為了獲取自己必要的情報,並盡早知道哪些書不需要讀,以及保障自己讀書的樂趣,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防衛戰。事實上,迎合這種讀書態度、純屬提供資訊類型的書籍,其存在的必要性越來越高,市面上也出現越來越多這類型的書。

外在式讀書使用的是速讀法。關於速讀的技術,我後面會詳述,簡單來說,目的意識越明確,速讀的速度就越快。

相對於外在式讀書的,就是內在式讀書。這是指讀完一本書本身就是目的,完全不去預想讀完之後的結果。這樣的讀書態度是非常專注、純粹,很多時候無意中會成為自我變革的契機。如同認為「與蘭波相遇是一個重大事件」的小林秀雄那樣,期待偶然相遇的樂趣。但很可惜,戰後的出版界值得相遇的書變得越來越少了,為什麼會這樣?或許比較正確的說法是,從古至今,這類的書原本就比較少。

內在式讀書也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想要追求書中內容境界的求道式的讀書態度,一種是娛樂性色彩較強的讀書態度。這兩種態度在期待偶然相遇這點是一樣的,只是求道式讀書講究通讀,而娛樂式讀書可以跳讀。這兩種讀書方式都是為了自己而讀,所以不需要速讀,反而要把大量的時間浪費在享受閱讀上。這種類型的書,我們通常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閱讀,所以應該用買的。

以求道式讀書來說,讀者心中通常對該書已經有很高的評價,但想要通讀古典著作仍需要相當的毅力。至於外在式讀書,因為不是以自我為中心,所以可以保持開放的心情,讓自己保持可塑性,不要去在意自己會因為讀這本書而產生什麼樣的改變,一開始就讓自己完全投入在作者的思想中,這就是外在式讀書的訣竅。在產生自己的意見之前,暫時先讓別人的頭腦成為自己的主人,迅速解剖過去的自己。沒有經過異質思想洗禮、經歷自我解體經驗的人所提出的意見,無法讓人信任那是他原創的意見。

很多時候,表面上看起來是自己的意見,其實不過是模仿他人的言語或意見而已。若說求道式讀書有什麼值得期待發生的事件的話,大概就是這種喪失童貞式的體驗。若你已可以運用作者的思想思考,可以試著把這樣的思想套用在各種事例上。如果有無法套用的事例,那就再翻開書本,回到書本的某個段落,與作者討論。若能做到這個地步,這本書才真正屬於自己,甚至在某些方面,可以超越作者。求道——就是找出道路。

3. 在腦中形成另一本書

讀書就是把文本變形。我們在閱讀的時候,就等於把這本書在我們腦中轉錄一遍。即使我們自認完全理解,轉錄在我們腦中的那本書,和印刷字體的排列仍然不同,一定會混雜我們自己的語言。想要讓書本從無意義的紙製品變成擁有各種象徵意義的紡織品,這樣的過程是無法避免的。因此,我們必須了解——「閱讀」,就是從書本的客觀(印刷字)與我們的主觀(語言)之中創造出合成物的行為。

透過閱讀,我們在腦中製作出另一本書。換句話說,書變成兩本了。轉錄在腦中的那本書(抄本)大致可分兩種,一種是完整抄錄,一種是跳著抄錄。這是由兩種迥異的讀書法造成的不同結果,也就是通讀(→完整抄錄)與跳讀(→抄本)。

雖說書本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有標示頁碼,但不代表你非得照順序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不可,也不代表你一定要把每一頁都看過。雜誌性質(或者更嚴謹一點的報導性質)越強的書,就可以用跳讀的方式,只要挑自己喜歡的部分閱讀即可。

不單是為了娛樂式閱讀,包括想要加強搜尋術等,跳讀都是不可或缺的訓練。這和把書本當雜誌一樣做娛樂式閱讀的跳讀不同,而是利用目次或索引,把書當作事典一樣閱讀。可以把它當作用來獲知必要資訊的「查閱型書籍」。

跳讀的功效不僅僅是節省時間而已。熟練跳讀之後,就可以不用按照書本頁碼的順序閱讀,打破書本的既有觀念,體悟到原來讀書是非常自由舒暢的一件事。廣泛閱讀的秘訣就是跳讀。

透過跳讀轉錄到腦袋的抄本,順序就像不按照順序排列的卡片一樣。讀者必須把這些用卡片組成的抄本重新整理過一次,否則不知哪一天就會不小心遺落。用卡片的方式記在腦袋中有好有壞,好的是可以透過「組合術」發揮意想不到的生產性,但相對的,若沒有相當程度的組織性保管術整理它,那麼那本書就會變成失去整體性的斷簡殘篇被遺忘在書房的角落。同樣的,把一本書拆解成片段的跳讀,雖然可以對於書本的秩序做積極性、攻擊性的破壞,但用這種方法讀書,通常對整本書的印象比較薄弱,這個認知一定要先建立起來。

用俯瞰的視角吸收整本書的讀書法是通讀法。所謂的通讀就是,從第一頁開始,照著書訂定的秩序,讀到最後一頁。這種方法和卡片式的讀法不同,比較像是用筆記本抄書的讀書法。通讀法的優點為,能夠掌握該書的整體、以及內容之間有機性的連結。想要透過通讀獲得效用,秘訣就是盡可能不要中斷,照著書本的順序,耐著性子讓自己投入其中。

4. 全集通讀是最高的訓練

想要徹底了解一位作家或一位思想家,一定要從全集通讀開始。從全集的角度來說,每一本著作都是片段。只讀過全集的一、兩本著作,你很難去說「柳田如何如何……」、「漱石如何如何……」,程度還差太遠,就像在玩柳田、漱石的辦家家酒遊戲。從全集第一卷第一頁開始,讀到最後一卷的日記、書簡為止,「全部」都讀過一遍,是了解一位作家、一位思想家最確實的作法,也是最短的捷徑,這是我最想強調的一點。不管懂或不懂,從第一頁開始,每天一點一點地讀它,把全集從頭到尾讀過一次,這樣就對了。

在這樣的過程中,你會發現我們的智力包括讀書力、理解力、系統性思考力、記憶力、構想力等產生驚人的全方位升級,感受到自己成長了。通讀過全集的人,在知識生產的格局上,會和別人出現決定性的差異。

全集通讀不但可以處理一位作家的生涯這類的問題,關於知性訓練的所有要素都會被動員起來,堪稱是足以代表所有知識生產know-how的最高訓練。閱讀全集這類大型的書籍,等於是把一位作家完整的知性生涯完整轉錄進我們的腦袋中──因此,我認為想要培養真正的知性,一定要實行通讀全集這個方法才行。

5. 閱讀的姿勢

閱讀是一種身體性的行為。

身體的姿勢會使閱讀產生微妙的變化。站著讀、坐著讀、躺著讀,若以這三種讀書姿勢做分類的話,以站著讀速度最快,躺著讀速度最慢。

因此在書店「站著讀」是訓練速度的最佳方法。至少一個月要去大型書店一次,站著讀、大量瀏覽新書,了解出版界的動向。有些好書不會在報紙上刊廣告,有時候等書評出來才去看就已經太慢了,所以最好親自去書店一趟,和新書直接面對面對談,評斷哪些書是早晚都得買的書。

買書的錢可不能亂花,很多書買了只是浪費錢,這時候站著讀的工夫就能派上用場。拿起一本書,挑出裡面必要的情報,當場記起來,這樣就不用買下那本書了。因為你有想要節省書錢的真誠動機,所以做這種站著讀的訓練時,你的精神會出乎意料的集中。設計師赤瀨川原平先生、同時也是後來以尾辻克彥為筆名得了芥川獎的他曾說過,如果有一種攜帶式的拓印筆,只要在想要的頁數上擦過之後,就會自動複寫文字的話那該多好,對此我深有同感。所謂的拓印就像我們小時候會用紙蓋在十元硬幣上,然後用鉛筆在上面快速地來回塗抹那種很簡單的複寫法。這很像是因為「千圓鈔票事件」引發爭議的赤瀨川先生會有的發想。但我想我大概等不到這種拓印筆問世,所以還是老老實實地站著讀,把必要資訊中,最小限度的專有名詞、數字等用筆記下來,再放進自己的腦袋中。這時候可以使用我後面會提到的「記憶讀書術」的方法。

我透過這種站著讀的方法,把書店提供的免費空間使用到淋漓盡致。當我接到某個計畫,必須寫報告或寫稿的時候,一定會去逛大型書店,然後在裡面物色幾本與主題相關的書,把必要的資訊吸收進頭腦中。有時候累了也會坐下來讀。就這樣,從一列書架到另一列書架徘徊,同時腦中把各種資訊連結起來,報告或稿子的「構想」就會自然慢慢地成形。有時我會花半天到一天的時間做這件事。最後,我只會把絕對必要的書買回家。

在圖書館想要看到新書,與書店相比,會有一定程度的時間落差,不適合有截稿時間的計畫。當然,對於預算不甚寬裕的我們來說,在書店站著讀也是不得已的辦法。同時,書店也是一個可以擴充我們貧瘠的書房、讓我們免費利用的難得空間。

關於姿勢讀書法,目前談的都是實用的站著讀的方法。如果想讀完長篇小說等大部頭的書,秘訣就是一下坐著讀、一下躺著讀,時常變換姿勢。光靠正確的姿勢以及幹勁,無法讀完《戰爭與和平》或《大菩薩嶺》這些書。

讀書也可以依照身體使用的部位,做生理性的分類。使用眼睛和嘴巴的「朗讀」,只使用眼睛的「默讀」。朗讀的歷史較悠久,以個體成長來說,小學低年級生就是用朗讀的方法來學習文字。《源氏物語》中也有描述,宮廷沙龍的女官們時常聚在一起,讓其中一人為其他人「朗讀」,並視之為一種享受。直到明治二○年代為止,朗讀一直都是處於優勢地位。前田愛在《近代讀者的成形》(有精堂出版,後改為岩波現代文庫出版)中,舉二葉亭四所迷的《浮雲》為例,說明若以朗讀的方式閱讀當時的書籍,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新發現。

朗讀(文字→聲音→意義)比起默讀(文字→意義)要費時,對於複雜內容的理解度也較低。從朗讀轉變為默讀,就等於是讀書的斷奶期,所以能越快轉變越好。但是,對於讀書不擅長的人,在把文字聲音化的階段就已不斷受挫,遑論默讀。對於這樣的人,我建議最好每天出聲讀報十分鐘,打好讀書的基礎。

在中世紀的修道院,「默讀」的僧侶是受人嫌惡的存在。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看著紙張的樣子,會讓旁人以為他正私下和惡魔做交易(外山滋比古《近代讀者論》みすず書房)。據外山先生說,默讀和近代性自我的成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簡單來說,就是個人自立的一種證明。

默讀再進步下去,就不光是用眼睛,還要用手或道具來讀書。用手指翻頁、畫線做記號、寫註記,還有記筆記,使用筆和紙張。除了「閱讀字裡行間的意義」、「閱讀言外之意」,也可以開始在書中「寫出字裡行間的意義」、「寫出言外之意」。這種身體性的行為透過把文本做物質性的變形,可以把書本的世界轉變成物品並擁有它。往後當你重讀時,自己曾經做過的記號可以發揮地標的功能,很容易找到自己要的重點,並幫助自己重現記憶。因此,我的想法和二手書店的常識相反,我認為有寫註記評語的書,價值比較高。

6. 讀書可以分為五個階段

接下來,終於要進入介紹閱讀的具體技法。當我們把書本轉錄在腦中,根據程度的不同(主要是根據轉錄所需的時間)可分為五個階段,Ⓐ試讀、Ⓑ速讀術、Ⓒ精讀術、Ⓓ重讀術、Ⓔ慢讀術。

Ⓐ 試讀……這是用來鑑定這本書有沒有購買的價值,也就是測試商品時使用的方法,所以時間越短越好。補充一點,秘訣在於:多花一點時間看書名。從書名猜想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有什麼樣的內容,把它當作一種訓練。然後立刻打開書本看內容,就可以知道自己猜得對不對。這個方法對於培養讀書的動機,以及記得書名有很大的幫助,不知不覺中可以訓練出對書的直覺。書名是一本書的精華中的精華。

試讀的變化版本就是「積讀法」。也就是,即使買了書沒去讀它,心裡的某個角落仍一直知道它的存在(只看過書名),換句話說就是藏而不讀的書。當你需要用到它的時候,這個無意識的讀書法就可以發揮效果。雜學博士植草甚一就是非常有名的書名判讀高手。

Ⓑ 速讀術……想要學會速讀,要先了解我們的眼睛是怎麼移動的。其實,我們看書的時候,眼睛不是追著一個字一個字做連續性的移動。如果是這樣,那麼就算每個文字都感知到,也不知道句子的意思。其實,我們的眼睛是以單字或更長的片語為單位做非連續性的移動。因此,這時候眼睛的固定範圍越長越廣的話,讀書的速度就會變得很快。一開始以單字為單位,接著,練習讓眼睛固定在一行文字三次。然後一眼看一行,接著一眼看兩行,漸漸擴大視線的滯留範圍(視界),經過幾個月的訓練,就可以一次讀一個段落。

一開始練習的時候可以用左手的手指指著視線滯留的範圍。

日文的文章混雜著漢字和片假名,所以我們的眼睛只要循著這些踏腳石前進,就可以達到速讀的效果,這是日文獨特的長處。只要隨便翻一頁看一眼書中出現的片假名(外來語),大概就可以猜測出該作者的教養程度。

除此之外,當你看到敘述比較絮絮叨叨的小說,只想知道裡面的概要時,可以使用幾種速讀的變化版本,比如說只讀每段的第一個句子、用斜讀的方式、只讀每頁的前半或三分之一等,都是可以提升閱讀速度的速讀法。大家可以試著用丹尼爾.笛福《魯濱遜漂流記》和村上龍的《接近無限透明的藍》做練習。此外,若是遇到論文等小標題比較多的書的話,可以只看你覺得有興趣的(未知的)標題的章節,就能掌握這本書的概要。如果你以前已經看過那本書作者的其他作品,只要仔細審視該書的目次,看看哪些章節提到的新觀念是他過去沒說過的,從那裡開始看起即可(挑讀)。

做速讀的時候,在習慣該作者的文體之前應慢慢讀。前面我強調的,全集通讀法這個非常優秀的閱讀訓練方法,和這個方法其實互相呼應。有做過全集通讀的人,就等於學會所有讀書必要的know-how,因此他在讀其他書時,很快就可以進入速讀的狀態。

有些書適合速讀,有些不適合。可能是內容上的問題,可能是書本型態的問題。因此,一本書是否適合速讀,只能透過我們在讀書時所做的戰略判斷決定。

即使是同一本書,也會因為文庫本和單行本而有所不同。文庫本每一頁文字都被塞在很小的字距、行距中,很適合速讀,熟練的人甚至可以看一眼就讀一頁。而單行本和精裝書因為有很大的留白,閱讀的速度會比文庫本慢,但眼睛同時看著中心(印刷字)與周邊(留白),所以不容易覺得疲累,而且留白的部分可以讓閱讀者的想像力優游其中,多點餘裕來享受讀書的快樂時光。留白還可以發揮一個難以取代的作用,那就是一旦印刷字的密度變得非常稀疏時(頁面幾乎都是留白的話),言外之意的意義就能達到最大量——大家只要想像詩這個文類的形式應該就能理解。發話(有聲)透過沉默(無聲),文字(圖)透過留白(底),語言才有辦法被我們知覺(識別)到,這是彌足珍貴的真相。

再者,比起一欄排版,分兩欄、三欄排版的書更適合速讀。大家看報紙版面的結構就可以知道。

讀書需要一定的速度。把長篇小說當作經濟學理論書一樣慢慢啃的話,很容易忘記故事概要。

Ⓒ 精讀術……這是在付出一定的努力解讀文章時必須使用的讀書法。這個讀書法要先準備好筆和紙。在關鍵字和關鍵句上畫線,希望記起來的地方則標上☆或◎等記號,在頁面(版面)上面的部分(天)的部分畫線,指定範圍。這樣之後當你碰到困難的地方,就可以立刻回到這裡重新思考。

畫線時,可以照自己的習慣做變化。例如,「重要」的部分用——直線,「待商榷」的時候就用~~~~ 波浪線,遇到關鍵字就把它圈起來。當然也可以用多色原子筆,透過不同顏色做標記。當我想要徹底了解一位作者的思想時,就會充分利用四色原子筆,連那本書的文體都一併作完整的分析。當初,杉田玄白等人在翻譯《解剖學圖譜》(Anatomische Tabellen)的時候,翻不出來的地方就標上⊕,他在《蘭學事始》中曾提及此事。

需要停下來思考的地方就在書本的留白處,或在別的紙張(讀書筆記)上做圖解、計算,然後再繼續往下閱讀。和空手讀書相比,準備好文具再讀書的效果比較好。這種讀書態度,使閱讀者隨時處於希望有所行動的狀態,同時顯現出閱讀者積極介入書本世界的攻擊性姿態。把文本做物質性的變化(做記號)是知識自有化(記憶)的第一步。

如果沒有文具,可以先在書頁上折角,把書頁的角當作箭頭,指到你覺得有疑問的地方,替代畫線。

讀完一本書後,可以在蝴蝶頁或目次的留白處,記上有做記號的頁數,附上簡單的小標題,製作專屬自己使用的索引。注意,製作索引順序為,先記下頁數,然後再記下本文的內容。雖然是不起眼的小事,但這個順序很重要,你試著自己做一次就知道。在書中製作自家製索引的方法,大約只要五分鐘、十分鐘就能完成,比寫讀書筆記的效率高。闔上書本,我們就不知道自己在本文中哪裡做了記號。因此,只要製作這樣的索引一覽表,就可以把這本書當作「查閱型書籍」,重讀的時候搞不好會喜極而泣,因為不用再從頭翻到尾尋找自己上次做了哪些記號,省下不少工夫。

還有,精讀術最重要一點是,當文章有附圖表或照片時,必須配合本文熟讀。圖表可以幫助我們更具體地理解本文,很多時候看似難以理解的文章,只需要看一眼圖表就能完全搞懂。

精讀的目的是為了求得深刻的理解,需要相當的專注力與持續力。當你覺得疲累,或內心有煩惱時,可能只有眼睛追逐著文字,但完全沒有掌握文中的意義。這時候,就算你很有毅力,勉強自己,重讀幾遍也沒用,只會在同一頁不斷徘徊。

這時候最好把讀書再一次還原成身體的作業。比如說,用手指指著文字讀,或抄寫一遍,讓身體產生一點緊張感。如果是漢字很多的文章,像是政治性宣傳手冊等,只要把它唸出聲,很多時候原本不懂的地方就可以迎刃而解。

相關書摘 ►《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書房是頭腦的延伸,陳列時必須「以自我為中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日本30年經典完全自學版!建構獨立思考力與創造力,奠定你的人生志向》,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花村太郎
譯者:鄭舜瓏

30多年來影響日本人的知識學習經典,
中文版首度問世。

學習+思考+分析+創作……
關於「知識生產與知性創造」的一切,
全都網羅在這本書中!

如果你,在學習上總是力不從心,在閱讀時總抓不到要點,遇到困難的問題時找不到開啟思考的開關,創作時往往不知道如何下筆或布局;或者,你已經有一定的知識容量與創作能力,但總是無法再更精進……甚至,你對於未來感到茫然,不了解自己究竟握有哪些能力?……

《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提供循序漸進的方法與思路,萃取東方與西方的知識精髓,帶領你以自學方式,提升「知識生產與知性創造」能力。

本書7大特色

特色1:循序漸進的know how,關注方法
先提出「準備篇」:說明知識生產與知性創造必備的條件。
再提出「實踐篇」:說明實際地去閱讀、思考與創作的手法。

特色2:關注讀書術
讀書是與他者共同擁有這個世界!針對不同需求,作者提出五種讀書法:試讀/速讀/精讀/重讀/慢讀。哪種讀書法適合自己,你可以思考。

特色3:關注分析術
分析就是找出看不見的關係,使你能在遇到問題時,透過分析力掌握問題的全貌。書中介紹歸納法與演繹法。

特色4:關注思考力與思想術
擁有思考力,你就能解讀隱藏在人事物背後的意義。如:韋格納的地圖思考法,波赫士的迷宮式思考訓練法,與夏目漱石的「自我本位」發想。

特色5:關注執筆術
如何寫論文與文章?作者提出寫論文的十二道工程,卡片式文章執筆法,結構力訓練法;並介紹李維史陀論文推敲術、普希金與托爾斯泰從開頭就直搗事件或邏輯核心等寫作法。

特色6:關注青少年立定志向,關注成年人規劃人生
在青少年期等人生各階段,立定方向。作者說:志向要訂得越遠大越好,並大聲說出來!

特色7:關注愉快
培養幹勁,讓「知識生產與知性創造」成為愉快的事,終身受用。

《知識學習的鍛鍊技術》帶領你從整土開始,一直到應用得隨心所欲、遊刃有餘,並且幫助你更具自覺性、更聰明地去看待世界、時代與自己的人生!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