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最前線》:義大利「分散型旅館」活用空屋振興沒落小鎮

《地方創生最前線》:義大利「分散型旅館」活用空屋振興沒落小鎮
Photo Credit: pxhere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散型旅館」是以災後復興或舊城再生為目的所構思的住宿模式,除了像休閒農場一樣可以體驗地產地消的飲食文化之外,也因為觀光、購物等所有事務都必須透過步行才能完成,因此可以感受散步、健行等徒步旅行的樂趣。

文:中橋惠

分散型旅館的誕生

「分散型旅館」的定義是重新利用空屋打造的住宿設施,與分散於整座城鎮的服務結合,以整座城鎮招待觀光客。義大利文中的「albergo」是旅館,而「diffuso」則有分散的意思,因此「分散型旅館」就是「albergo diffuso」的直譯。傳統旅館中的櫃檯、大廳、客房、餐廳等,以垂直方向容納於單一個體的建築物中,而分散型旅館的櫃檯、客房、餐廳、小店等,則以水平方向散布在整座城鎮。

地方創生最前線-配圖1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我開始接觸分散型旅館的契機,是在二〇一五年九月以行程安排及口譯的身分,陪同松永安光先生與德田光弘先生進行調查。我個人的調查在這之後也持續進行,終於掌握了義大利由北到南各種分散型旅館的狀況。

分散型旅館是吉安卡洛.戴爾拉(Giancarlo Dall’ Ara)在一九七六年的威尼斯北部大地震後,以災後復興為目的構思的住宿模式。後來雖然在幾個小鎮嘗試,但許多空屋的所有者都住在國外,因此實現起來有困難。直到九〇年代中期,這種住宿模式的原型,才終於在薩丁尼島(Sardegna)中西部一座名為波薩(Bosa)的小鎮中誕生。對於戴爾拉的創意感到共鳴的建築師,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收購空屋,逐漸增加房間數。但薩丁尼政府直到二〇〇二年才透過條例承認分散型旅館是一種住宿設施。受到波薩的觸發,分散型旅館的開幕潮就像漣漪一樣逐漸擴及周邊城鎮。

此外,我們也可以從義大利度假村史的角度探討分散型旅館。義大利因為戰後的經濟成長而變得富足,六〇年代左右,出現了一股以海邊度假村為中心的度假熱潮。海水療法也蔚為流行,以一週為單位在海邊居住的休假型態,逐漸根植於義大利家庭或銀髮族身上。薩丁尼北部的翡翠海岸(Costa Smeralda)、拉馬達萊納群島(La Maddalena)、五漁村(Cinque Terre)、阿瑪菲海岸(Costiera Amalfitana)、塔奧敏納(Taormina)等原本寂寥的漁村,現在都成為知名的度假勝地。除此之外的小鎮或村落,只要有美麗的「海岸」、供應美味的餐點,也能帶來富足的經濟。

但遠離海岸的城鎮,就處在地理上的劣勢。這些山裡的村莊或小鎮,也希望自己能夠靠著分散型旅館的觀光效果,達到振興地域的目的,就像以托斯卡尼為中心的丘陵地因為休閒農場而成功發展的案例那樣。分散型旅館除了像休閒農場一樣可以體驗地產地消的飲食文化之外,也因為觀光、購物等所有事務都必須透過步行才能完成,因此可以感受散步、健行等徒步旅行的樂趣。

戴爾拉為了方便經營者之間交換資訊,並維持旅館的品質,在二〇〇五年成立了分散型旅館協會。截至二〇一六年十二月為止,協會登錄在案的旅館在義大利全國共有九十座。在國外方面,克羅埃西亞與西班牙各有一座,二〇一六年七月,東京的谷中也有一座獲准登錄。登錄件數在日後也將逐年增加。這些旅館的經營方法與型態各不相同。有些是由屋主兼任經營者,有些是由數名合夥人購買空屋經營,也有人租房子經營。實際用來住宿的住宅,有些改造得魅力十足,甚至成為電影或電視劇的拍攝場景,但絕大部分都是質樸的一般住宅。老實說,分散型旅館幾乎不太會採取像是可以刊登在雜誌上那樣的美麗設計。雖然有些地方總是客滿,但大部分的分散型旅館都還在推廣階段,給人接下來才會慢慢充實服務的印象。

許多分散型旅館都費盡千辛萬苦只為打造觀光資源,因為旅館的所在地如果沒有重要的歷史古蹟,也不像多洛米蒂山脈(Dolomiti)或托斯卡尼丘陵地帶那樣擁有超凡美景,就只能靠著經營者自己重新為地域創造出新的價值。對分散型旅館的經營者而言,最辛苦的部分是他們不能像拉斯維加斯那樣打造一座人工的觀光小鎮,而是必須讓這座接納觀光客的小鎮與居民的生活共存。如果想要獲得居民的理解,需要相當的努力、熱情與準備時間。分散型旅館的經營者如果不與當地居民建立強烈的信賴關係,使居民對旅館產生共鳴,居民對於路上擦身而過的觀光客也不會感興趣。各個鄉鎮的氣氛,會因居民的意識不同而大相逕庭,這點筆者有切身的感受。筆者認為,經營的家族或團隊投入愈充沛的資金,具備愈豐富的專業知識、經驗與技術,分散型旅館的運作就能愈順利。

現在的義大利因為人口減少與外流,約有多達五千個鄉鎮逐漸化為廢墟,其中三千個正面臨廢村危機。根據二○一五年義大利國家統計局的統計,義大利的高齡化比率已經超越德國,成為全球高齡化排名僅次於日本的國家。

筆者造訪了幾座面臨廢村危機的村落,這些村落都已經成為名符其實的鬼城。從這種狀態要發展成觀光區,將是一條非常漫長的道路。現在常聽到「永續旅遊」這個詞彙,但有時候很難由當地居民本身來重新肯定地域環境與文化的價值。在分散型旅館案例中,有些是透過海外觀光客對村落的讚嘆,以及日後持續造訪,而改變當地居民的行動與意識。接下來將介紹的幾個案例,都不僅止於經營住宿設施,而是以小鎮或村落的整體再生為目標,持續進行一些剛萌芽的嘗試。

RTS1961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扎加羅洛:羅馬近郊富有野心的分散型旅館

扎加羅洛(Zagarolo)是位在羅馬東南方的市鎮,距離羅馬約三十六公里,櫛比鱗次的住宅緊貼著全長約兩公里的細長丘陵地而建。這裡的人口約一萬六千人,雖然沒有廢村的危機,但觀光客少,也沒有發展產業。至於國際交流活動則早已開始進行,與日本的福島也有交流。筆者造訪的是位在這座城鎮的薩賈里旅舍(Borgo dei Sagari)。這間旅舍在二〇一六年三月剛獲得分散型旅館的正式認證。旅館主人是羅馬出身的三十多歲情侶,曾在米蘭從事旅館業,厭倦大都會生活的兩人非常喜歡扎加羅洛這座小鎮,開始在此經營以全球年輕背包客為對象的青年旅館,同時也著手打造活用空屋的分散型旅館。這對情侶在米蘭認識的朋友,也從都市移居扎加羅洛,成為旅館的工作人員。這些帶著米蘭腔的年輕人的熱情款待,讓筆者受寵若驚。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