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最前線》:里斯本老街活化與新創企業的工廠群再生

《地方創生最前線》:里斯本老街活化與新創企業的工廠群再生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而言,都市觀光化之後,居民的存在感就會降低,但現在的里斯本卻是日常生活與觀光產業並存,對我們造訪者而言,仍是座充滿魅力的都市。像這種適合人們居住的市街,該如何維持呢?

文:宮部浩幸

里斯本市的住宅政策:市政府與居民共同推動的居住環境改善計畫

里斯本已經成為世界級的觀光都市。走在已是觀光名勝的舊市街上,可以看到有人從窗邊眺望街路、孩子在階梯狀的巷弄玩耍,散發出居民朝氣蓬勃的生活感。一般而言,都市觀光化之後,居民的存在感就會降低,但現在的里斯本卻是日常生活與觀光產業並存,對我們造訪者而言,是座充滿魅力的都市。

像這種人們居住的市街,該如何維持呢?我在恩師里斯本大學建築系教授卡洛斯.迪亞斯.柯艾羅,與助教賽吉歐.普恩薩的安排下,得以從前任里斯本副市長兼都市計畫局長菲力普.馬里歐.洛佩斯(Filipe Mário Lopes)口中,聽到寶貴的資訊。

菲力普.馬里歐.洛佩斯正是從一九九〇年到二〇〇〇年之間,擔當都市再生這個重要任務的負責人。他在一九九〇年就任時,里斯本的衛生環境缺乏整頓,甚至還有霍亂等傳染病。我想稍微回顧歷史,從里斯本的住宅政策開始說明這座城市是如何實現目前這樣的發展。

葡萄牙在一九七四年從過去長期持續的獨裁政權轉變成共和制,並採取殖民地解放政策,因此來自安哥拉(Angola)、莫桑比克(Moçambique)、維德角(Cabo Verde)等昔日殖民地的歸國者及移民大量湧入。當時的葡萄牙尚未做好接受他們的準備,導致里斯本舊市街周邊形成了居住環境與衛生狀態惡劣的貧民窟。

雖然當初為了解決貧民窟的問題,而在郊外建造社會住宅,但居民基於工作與社群等考量而不願意搬離,使得居住環境的改善遲遲沒有進展,導致市中心開始衰退。一九六〇年是里斯本市中心人口最多的時候,當時的市中心人口為八十萬人,郊外則為一一九萬人。然而到了一九九〇年,兩者的人口分別變成六十萬人與二五〇萬人。

里斯本市於是將改善居住環境的方針,從原本的供給新建社會住宅,轉換成翻修原有住宅。市政府對民間所有者實施補助政策,針對改善居住環境的翻修給予六十五%的補助。這個政策透過活用既有的住宅存量,整頓市中心的居住環境,不僅抑制居民遷出,也成功壓低用於改善居住環境的花費。使用傳統工法翻修,只需新建社會住宅一半的花費,就能供應衛生的住宅。包含耐震補強在內,整頓七千四百件的花費只需一百三十九億歐元,費用相當合理。

市政府分別在六個預計整頓的區域成立技術辦公室,並配置二十至三十名人員。團隊由建築師、設計師、社會學家、地理學家和考古學家組成,針對各個地區的特性解決當地課題。這六個區域也包含九〇年代才編入里斯本市的村莊,整頓時包含這些場所在內,小心延續繼承各個地區的地域認同。

如果因為整頓環境而發生居民一口氣替換的仕紳化(gentrification)現象,將使地域的社群瓦解。菲力普先生說:「整頓居住環境必須與居民並肩,為居民執行。」因此市政府會花時間與居民對談,摸索出能讓他們繼續住在當地的方法。居民雖然必須為了翻修工程而暫時離開,但翻修與改建相比時間較短,有助於減輕居民的負擔。至於改建如果花費太高、時間太長,居民就不得不移居他處。菲力普先生拿出一張照片,拍的是在窗邊眺望街景的老婦。他說:「她創造了城市的安全。如果這樣的人無法繼續居住,整頓就不算成功。」的確,如果沒有這些守望城市的目光,為了維持治安,城市的樣子可能會變得更封閉。城市的認同不只是建築與街景,住在那裡的人更是重要的構成要素。整頓城市時,必須以更長遠的眼光看待這些要素,並將其延續下去。

這次拜訪里斯本時,也曾漫步在被劃入整頓的阿爾法瑪地區。這個地區位於聖喬治城堡東南側的坡地上,錯綜複雜的巷弄遍布,是里斯本最古老的居住區,起源可追溯到二世紀。坡地上紅褐色的瓦屋頂與白牆家屋櫛比鱗次,雖然這裡是以美景而聞名的觀光聖地,但街路就和我十年前在此居住時一樣,充滿悠閒的生活氣氛。在窗邊眺望街景的婦人也依然健在。我走在路上時,注意到好幾棟有著CML標示的建築物,這代表建築物為市政府所有,這個街區的老屋多半成為市營住宅。活用既有住宅存量的市營住宅,與減輕民間所有者負擔,補助他們翻修以抑制租金顯著上升的政策並存。讓居民繼續居住並延續城市認同是錯綜複雜的問題,里斯本市政府似乎花了不少時間解決。

市政府眼光長遠的政策打造出居民能夠持續居住的環境,使今日的里斯本成為一座迷人的城市。但菲力普先生也說,近年來里斯本市的方針轉為追求短期成果,因此他也擔心未來的變化。期待里斯本長期醞釀而成的都市魅力,能夠在接納變化的同時繼承下來,不至於中斷。

LX工廠:新創企業的工廠群再生

里斯本舊市街西南部的太加斯河(Tejo)上,有一座橫跨兩岸的巨大橋梁,名為「四二五大橋」。橋墩下曾經是許多工廠林立的工業區,現在幾乎所有的工廠都停工了。雖然部分地帶在進行都更後建造了新的集合住宅,但仍有一些工廠以廢墟的狀態保留下來。這樣的地帶稱為「棕地(brownfield land)」,這次造訪的LX工廠,就建造在棕地的一角。咖啡店、餐廳、生活小物等文化敏感度高的各式商店在此聚集,一到假日就成為遊客眾多的熱鬧場所。

地方創生最前線-配圖2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各式商店林立在橋墩下的廢棄工廠。

賽吉歐助教陪我一同前往,經他提醒我才發現,我似乎在十年前就曾來過這裡。當時我曾在廢棄工廠看過時裝秀,而這裡就是當初舉辦的地方。雖然建築物的外觀幾乎沒有改變,但因為氣氛截然不同,所以我沒有發現。現在回頭來看,創意精神或許從當時就已經在這個工廠群紮根。直到十幾年前,不動產開發商還試圖在這裡執行都市更新計畫,他們似乎想要拆掉工廠群,在這裡建造三座高塔。但市政府當局不願意發放許可,導致計畫突然終止。那時正是這個場地暫時被用來舉辦時裝秀等活動的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