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最前線》:里斯本老街活化與新創企業的工廠群再生

《地方創生最前線》:里斯本老街活化與新創企業的工廠群再生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而言,都市觀光化之後,居民的存在感就會降低,但現在的里斯本卻是日常生活與觀光產業並存,對我們造訪者而言,仍是座充滿魅力的都市。像這種適合人們居住的市街,該如何維持呢?

文:宮部浩幸

里斯本市的住宅政策:市政府與居民共同推動的居住環境改善計畫

里斯本已經成為世界級的觀光都市。走在已是觀光名勝的舊市街上,可以看到有人從窗邊眺望街路、孩子在階梯狀的巷弄玩耍,散發出居民朝氣蓬勃的生活感。一般而言,都市觀光化之後,居民的存在感就會降低,但現在的里斯本卻是日常生活與觀光產業並存,對我們造訪者而言,是座充滿魅力的都市。

像這種人們居住的市街,該如何維持呢?我在恩師里斯本大學建築系教授卡洛斯.迪亞斯.柯艾羅,與助教賽吉歐.普恩薩的安排下,得以從前任里斯本副市長兼都市計畫局長菲力普.馬里歐.洛佩斯(Filipe Mário Lopes)口中,聽到寶貴的資訊。

菲力普.馬里歐.洛佩斯正是從一九九〇年到二〇〇〇年之間,擔當都市再生這個重要任務的負責人。他在一九九〇年就任時,里斯本的衛生環境缺乏整頓,甚至還有霍亂等傳染病。我想稍微回顧歷史,從里斯本的住宅政策開始說明這座城市是如何實現目前這樣的發展。

葡萄牙在一九七四年從過去長期持續的獨裁政權轉變成共和制,並採取殖民地解放政策,因此來自安哥拉(Angola)、莫桑比克(Moçambique)、維德角(Cabo Verde)等昔日殖民地的歸國者及移民大量湧入。當時的葡萄牙尚未做好接受他們的準備,導致里斯本舊市街周邊形成了居住環境與衛生狀態惡劣的貧民窟。

雖然當初為了解決貧民窟的問題,而在郊外建造社會住宅,但居民基於工作與社群等考量而不願意搬離,使得居住環境的改善遲遲沒有進展,導致市中心開始衰退。一九六〇年是里斯本市中心人口最多的時候,當時的市中心人口為八十萬人,郊外則為一一九萬人。然而到了一九九〇年,兩者的人口分別變成六十萬人與二五〇萬人。

里斯本市於是將改善居住環境的方針,從原本的供給新建社會住宅,轉換成翻修原有住宅。市政府對民間所有者實施補助政策,針對改善居住環境的翻修給予六十五%的補助。這個政策透過活用既有的住宅存量,整頓市中心的居住環境,不僅抑制居民遷出,也成功壓低用於改善居住環境的花費。使用傳統工法翻修,只需新建社會住宅一半的花費,就能供應衛生的住宅。包含耐震補強在內,整頓七千四百件的花費只需一百三十九億歐元,費用相當合理。

市政府分別在六個預計整頓的區域成立技術辦公室,並配置二十至三十名人員。團隊由建築師、設計師、社會學家、地理學家和考古學家組成,針對各個地區的特性解決當地課題。這六個區域也包含九〇年代才編入里斯本市的村莊,整頓時包含這些場所在內,小心延續繼承各個地區的地域認同。

如果因為整頓環境而發生居民一口氣替換的仕紳化(gentrification)現象,將使地域的社群瓦解。菲力普先生說:「整頓居住環境必須與居民並肩,為居民執行。」因此市政府會花時間與居民對談,摸索出能讓他們繼續住在當地的方法。居民雖然必須為了翻修工程而暫時離開,但翻修與改建相比時間較短,有助於減輕居民的負擔。至於改建如果花費太高、時間太長,居民就不得不移居他處。菲力普先生拿出一張照片,拍的是在窗邊眺望街景的老婦。他說:「她創造了城市的安全。如果這樣的人無法繼續居住,整頓就不算成功。」的確,如果沒有這些守望城市的目光,為了維持治安,城市的樣子可能會變得更封閉。城市的認同不只是建築與街景,住在那裡的人更是重要的構成要素。整頓城市時,必須以更長遠的眼光看待這些要素,並將其延續下去。

這次拜訪里斯本時,也曾漫步在被劃入整頓的阿爾法瑪地區。這個地區位於聖喬治城堡東南側的坡地上,錯綜複雜的巷弄遍布,是里斯本最古老的居住區,起源可追溯到二世紀。坡地上紅褐色的瓦屋頂與白牆家屋櫛比鱗次,雖然這裡是以美景而聞名的觀光聖地,但街路就和我十年前在此居住時一樣,充滿悠閒的生活氣氛。在窗邊眺望街景的婦人也依然健在。我走在路上時,注意到好幾棟有著CML標示的建築物,這代表建築物為市政府所有,這個街區的老屋多半成為市營住宅。活用既有住宅存量的市營住宅,與減輕民間所有者負擔,補助他們翻修以抑制租金顯著上升的政策並存。讓居民繼續居住並延續城市認同是錯綜複雜的問題,里斯本市政府似乎花了不少時間解決。

市政府眼光長遠的政策打造出居民能夠持續居住的環境,使今日的里斯本成為一座迷人的城市。但菲力普先生也說,近年來里斯本市的方針轉為追求短期成果,因此他也擔心未來的變化。期待里斯本長期醞釀而成的都市魅力,能夠在接納變化的同時繼承下來,不至於中斷。

LX工廠:新創企業的工廠群再生

里斯本舊市街西南部的太加斯河(Tejo)上,有一座橫跨兩岸的巨大橋梁,名為「四二五大橋」。橋墩下曾經是許多工廠林立的工業區,現在幾乎所有的工廠都停工了。雖然部分地帶在進行都更後建造了新的集合住宅,但仍有一些工廠以廢墟的狀態保留下來。這樣的地帶稱為「棕地(brownfield land)」,這次造訪的LX工廠,就建造在棕地的一角。咖啡店、餐廳、生活小物等文化敏感度高的各式商店在此聚集,一到假日就成為遊客眾多的熱鬧場所。

地方創生最前線-配圖2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各式商店林立在橋墩下的廢棄工廠。

賽吉歐助教陪我一同前往,經他提醒我才發現,我似乎在十年前就曾來過這裡。當時我曾在廢棄工廠看過時裝秀,而這裡就是當初舉辦的地方。雖然建築物的外觀幾乎沒有改變,但因為氣氛截然不同,所以我沒有發現。現在回頭來看,創意精神或許從當時就已經在這個工廠群紮根。直到十幾年前,不動產開發商還試圖在這裡執行都市更新計畫,他們似乎想要拆掉工廠群,在這裡建造三座高塔。但市政府當局不願意發放許可,導致計畫突然終止。那時正是這個場地暫時被用來舉辦時裝秀等活動的時期。

至於發展成目前樣貌的歷程,就要從二〇〇七年說起了。不動產開發商在殘存工廠群的一角打造出共同工作空間,逐漸有服飾業者與出版社等公司進駐。共同工作空間形成之後,這個原本杳無人煙的場所開始有創意工作者出入,有人在這個過程中,從依然無人使用的工廠空間看見新的可能性,希望在廠區內面對道路的空間開店。咖啡店、服飾店、美容院、工作室兼生活小物店等店鋪一一開幕。其中特別引人矚目的是印刷工廠改建而成的書店保留了工廠內的巨大輪轉印刷機,形成一個由書本環繞印刷機的空間。這個從印刷工廠變成印刷物販賣空間的大膽轉用,滿溢著同時放眼過去與未來的豐富故事性。印刷機差不多有三層樓高,維修通道的一邊成為書架,內部則嵌入販賣小東西與飲品的空間。現在雖然是隨時隨地都可透過亞馬遜等網路書店買書的時代,但這間書店二手書與新書夾雜販賣的商品結構,與不可思議的空間相輔相成,散發出讓人想要特意來此選購書本的魅力。

上述這些迷人的軟體內容,能促使更多的內容流入。現在不僅有相當美味的餐廳在此開業,路旁也會定期舉行類似跳蚤市場的活動。進駐共同工作空間的人成為最初的軟體內容,他們吸引後續的內容進入,讓工廠群成為文化的傳播據點。商店的活動滲透到廠區內的道路,人們來來去去,使街景散發出人情氣息。這是一個軟體內容與活動使用豐富的空間資源,累積微小的變化,為街道打造出全新活力的絕佳案例。

地方創生最前線-配圖4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一樓計畫:年輕建築師與人類學家主導從一樓展開的街道再生

里斯本舊市街的某個區域,原本充滿了空屋與空店面,而「一樓計畫(Rés do Chão project)」就是透過集中活化這個區域的一樓,以尋求街道再生的團體。推動這個計畫的是四位年輕建築師與一名人類學家。他們活躍的區域,正巧就是我十年前住過的地方。住在這個區域,前往日用品店購買桶裝瓦斯是家常便飯,所以我也曾買下沉重的瓦斯桶,氣喘吁吁地搬上坡道。對我而言充滿回憶的日用品店,現在也變成空店面了。根據他們的調查,二○一三年時,里斯本的商店以一天十六間的速度倒閉。這個地區也有相當比例的路面店停業。

他們認為,既然想要活化街區,那麼同樣的資源與其挹注到其他樓層,還不如用來翻新一樓,也就是路面空間,更能在經濟面或社群面帶給街區最大的回饋。以這個發想為基礎擬定的計畫,在古爾班基安基金會(Gulbenkian Foundatio)主辦的比賽中獲得一等獎,他們便以獎金為資金著手實現計畫。

一樓計畫的活動從在區域內設置據點開始,並且對想出售店面卻賣不掉的路面店所有者提議,空店面由他們自己翻修,而他們也會以新使用者的身分進駐,藉此刺激店面的買氣。雙方之間於是達成協議,他們還說服所有者在工程期間暫緩徵收租金,計畫就在這樣的條件下展開。他們的活動開始之後,店面找到買家,所有者也達成目的。至於一樓計畫的據點也兼做共享辦公室與快閃商店,因此經常舉行活動。

他們在這裡的主要任務有四。第一項任務是一樓空店面的租賃支援服務。他們為想開店的年輕人,與空店鋪所有者進行媒合。他們說服九間空店面的所有者支援這項計畫,其中五間在二〇一四年找到新的使用者進駐,到了二〇一六年四月,所有的店面都開始運作。第二項任務是經營共享辦公室與快閃商店。如同前述,這兩項設施與他們在區域內的事務所併設。贊同一樓計畫,並且開設新店鋪的人也能使用這個場所,這對想開店的人而言成為一個誘因。第三項任務則是宣傳這個區域的商店。宣傳對象不只新店鋪,原有的店鋪也包含在內。他們製作介紹這個區域的手冊,串聯新店鋪與原有店鋪,恢復地域的社群。第四項任務則是提出活用公共空間的建議並實踐。他們使用一部分的道路停車格,打造人們可以逗留的空間,並且舉辦「小小公園(Parklet)」的活動,加深地域社群的連結。這也是他們在缺乏公共空間的店面前方街道上,進行打造公共空間的嘗試。

他們活動的區域,也有二樓以上的空屋,但他們在活化萎靡的街區時看上路面店,認為這會是效果最好的場所。他們的選擇與資源集中的策略十分出色。因為贊同一樓活動而來這裡的新店鋪,擁有此地獨一無二的魅力,讓這個區域的期望值逐漸提升。如此一來,就能逐漸建立更多人想來這裡開店的良性循環。就區域再生的考量而言,這可說是十分成功的不動產租賃支援服務,也是將原有店鋪帶進來的社群再生。一樓計畫結合了不動產、建築設計與社群活動這三者,打造出未來的時代所追求的活動型態。

期待他們從一樓開始的街區再生,能夠持續發展下去。

相關書摘 ▶《地方創生最前線》:義大利「分散型旅館」活用空屋振興沒落小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方創生最前線:全球8個靠新創企業、觀光食文化,和里山永續打開新路的實驗基地》,行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松永安光, 德田光弘, 中橋惠, 鈴木裕一, 宮部浩幸, 漆原弘, 鷹野敦
譯者:林詠純

為了工作機會、為了高薪、為了人生前景⋯⋯有太多看似「理所當然」的理由說服人們留在都市。但是打開視角放眼世界,我們會看到有些郊區鄉村,甚至是看似沒落的街區,已經開始令人意想不到的新變革、創造出啟發未來的無數機會。

有奧地利,有鄉村光靠一兩棟強調永續環保的木造建築就能每年吸引無數觀光客;也有義大利的村落,在發展觀光時以「全村就是你家」為號召,讓旅人吃飯借宿時都會深入當地體驗文化而大受好評;在葡萄牙里斯本的舊街區,年輕建築師與人類學家攜手用「一樓計畫」把社群帶入原本空蕩蕩的店面、營造出活絡的人際互動;而在台灣,也有重新活化老舊建築,變身文化聚落的案例。

重新喚起地域活力、提供主流都市以外更多生活選擇的「地方創生」已經逐漸蔚為主流,新興的變革、未來的機會,都大有可能從郊區鄉村開始發展擴散。別再只是「來去鄉村住一晚」了,你我鍾愛的地方,都可以是文化經濟發展的最先端!

作者群均擁有建築或城鄉規劃背景,足跡遍及法國、瑞士、奧地利、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愛爾蘭、蘇格蘭、芬蘭、台灣等地,親身查訪地方組織,與當地人士討論詢問後寫成調查分析報告,在日本國內也堪稱是第一本彙集歐洲地方創生經驗的書籍。台灣近年也漸漸掀起地方創生的風潮,不僅政府倡導,回流鄉間居住工作的人們也日漸增多。在較為常見的日本事例之外,本書的歐洲經驗可補足更多視角。

getImage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