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APEC峰會所在地「摩斯比港」,曾是改變世界海戰史的美日對決之處

今年APEC峰會所在地「摩斯比港」,曾是改變世界海戰史的美日對決之處
Public Domain / Kure Maritime Museu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次APEC峰會的主辦市莫斯比港,在1942年發生了海軍戰史上首次的航母對決,雙方的指揮官弗萊徹與原忠一都不在目擊範圍內進行指揮作戰,雙方艦載機的攻擊取代了傳統艦砲的射擊,也宣告了戰艦時代的終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APEC峰會即將在11月於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首都摩斯比港(Port Moresby)舉行。許多人可能第一次聽到這個城市的名稱,然而對戰史迷來說,「摩斯比港」這個名字並不陌生,因為這是太平洋戰爭中日軍「MO計畫」的戰略目標,因此在1942年5月上旬爆發了珊瑚海海戰(Battle of the Coral Sea)。

具體來說日軍的目標有兩個,一個是打擊在珍珠港中未被摧毀的美國太平洋艦隊中的航母戰力,在杜立德出乎意料的方式轟炸東京後,日方對於美國機動艦隊的存在與威脅耿耿於懷。另一個則是藉由攻略新幾內亞(巴布亞紐幾內亞舊稱)並在此一區域建立海空基地,以阻絕美國與澳大利亞之間的交通聯繫。

由於摩斯比港是新幾內亞南岸唯一的港口,亦是扼守歐文史坦利山脈澳洲軍隊的後方基地,對盟軍來說,摩斯比港失守在此區作戰的全部軍隊將成甕中捉鱉,澳洲北部暴露在日本岸基飛機的作戰半徑之下。對日軍而言,佔領摩斯比港不僅得以控制新幾內亞並威脅澳大利亞,亦能屏障其西南太平洋戰略樞紐拉巴爾(Rabaul)的側翼。換言之,摩斯比港對美日雙方都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戰役的爆發始於美國海軍羅奇福少校帶領的破譯小組,發先西南太平洋的日軍正向拉巴爾集結軍力,準備攻佔摩斯比港。這場戰役是海軍戰史上首次的航母對決,雙方的指揮官弗萊徹與原忠一都不在目擊範圍內進行指揮作戰,雙方艦載機的攻擊取代了傳統艦砲的射擊,因此宣告了戰艦時代的終結。

1280px-USS_Yorktown_(CV-5)_during_the_Ba
Public Domain / Naval History & Heritage Command

在珊瑚海海戰中,由於美軍被擊沈一艘大型航母列克星頓號,另一艘中型航母約克鎮號重傷(美國二戰航母多以獨立戰爭時的古戰場命名),相對而言日軍只被擊沈小型航母祥鳳號,大型航母翔鶴(日軍航母命名以飛翔吉獸鳥禽作為基準,除受華盛頓海軍條約影響,由戰艦改裝航母的赤城與加賀例外)中程度受損,因此聯合艦隊取得戰術勝利毋庸置疑,但由於日軍意圖攻取摩斯比港的計畫受挫美國反而贏得了戰略上的勝利。

深入分析,珊瑚島海戰對未來戰局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首先,經略新幾內亞與所羅門群島的「MO計畫」雖是軍令部推動的作戰計畫,但是以聯合艦隊長官山本五十六所倡議的中途島決戰方案,則是其戰略競爭對象。最後雖然先執行攻佔摩斯比港的計畫,但是隨著東京遭逢空襲,再加上珊瑚海海戰日軍未竟全功,中途島方案遂成為日本在1942年太平洋戰場的戰略主軸,無形間對未來戰局產生重大影響。

其次,日軍指揮官在戰場上往往欠缺主動精神,原忠一如果再發動一波攻擊必然可約克城號擊沈,這種戰術保守心態屢屢影響了日軍的戰略佈局。南雲忠一在珍珠港時不接受山口多聞等人建議,再發動一波攻勢摧毀美軍儲油與修船設備;三川軍一在薩瓦島海戰擊沈盟軍4艘重巡洋艦後,卻不願繼續追擊美國停泊瓜島的運輸團隊,這些結局日軍指揮官欠缺清理戰場的積極能力,創造勝利效應的最大化。

再者,翔鶴中度受損、瑞鶴損失不少機組,故兩艦無法趕上不久後的中途島海戰,然日軍判斷美國約克鎮號不是沈沒就是重創,故樂觀認為以四艘航母(赤城、加賀、飛龍、蒼龍)參戰業已足夠。日軍沒有料到約克城號在美軍緊急搶修下竟奇蹟般趕上中途島戰役,在同時執行陸轟與殲滅美國航母的雙重目標下,日軍失去了戰場上的兵力優勢,也為「扭轉命運的五分鐘」埋下伏筆。

1147px-Large_explosion_aboard_USS_Lexing
Public Domain / Naval History & Heritage Command

由於雙方俯衝轟炸機的毀滅力量(美國SBD無畏式與日軍的九九式)都造成雙方的重大戰損。在痛失列克星敦號之後,美國改善了航空燃油的存儲方式,亦對損管程序作出修改。海軍與紐約消防局共同研究並找出改進方法,在油管使用完畢後立即排空,同時加注二氧化碳等惰性氣體,以防這種情況再度發生。除了中途島與南太平洋海戰失去的約克城與大黃蜂號外,已經不再發生類似慘劇。對於日軍而言,中途島的悲劇只是開始。

最後,日軍在戰爭初期憑藉高素質的飛行員主宰了戰場的優勢,但是在人員大量培訓、機隊編組與防空射擊始終沒有大幅提升,當美國在珊瑚島海戰之後記取教訓並在各方迎頭趕上後,日軍的局部優勢逐漸消失,1942年南太平洋海戰之後的日美航母對決就是一面倒的戰況,即便在馬里亞那與菲律賓海戰中的小澤治三郎有穿梭攻擊與誘敵的創意戰術,但是聯合艦隊的戰機已經江河日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張宇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