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印度總理莫迪:新德里什麼時候可以從「強姦之都」,成為一個「安全之都」?

親愛的印度總理莫迪:新德里什麼時候可以從「強姦之都」,成為一個「安全之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事情總會在這些小小的力量中好轉吧?如同在受害女學生追思紀念會中的音樂一樣:「神阿,請你給我們力量!讓我們保持堅定的信念。」

2012年12月16號,這是一個新德里不會忘記的日子。一個女孩在晚上9點半看完電影,搭上了一台私營巴士後,遭到六名男子輪姦、施暴、丟棄路邊後,邁向死亡。這個星期二是新德里巴士強暴案兩周年的紀念日。

Photo Credit:印度尤

人們並沒有遺忘這個星期二,在新德里有各種不同的追思紀念活動。在受害女學生上車的巴士站旁,來來往往的人們寫下他們反強暴的誓言並簽上名字,他們要把全世界最長的一封信交給印度總理莫迪。他們要問的是,這個臭名遠播的「強姦之都」,究竟有什麼改變?政府又有什麼行動?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印度尤

發起這項簽名連署活動的Anand Gupta在美國從商20年,近兩年才因為雙親年邁而搬回印度,除了繼續自己的地毯進出口生意之外,他創立了一個非政府組織,規定自己每個星期至少要有一天,去作對國家與社會有貢獻的事情,其中又以反強暴以及道路安全為主。

我非常佩服他的善心與行動,在採訪後不斷的跟他說這是一項偉大的事情,他跟我說,雖然現在情況依舊沒有改變,他也不知道最後能夠取得甚麼樣的成果,「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去做,我的成果就是零!」。

Photo Credit:印度尤

有個大男孩站在路口看著大家簽名,Anand Gupta拿起麥克風向他說話:「簽名吧!寫下你要說的話,只有當全部的人都參與了,政府才會有積極作為,一個爛政府和爛社會就是在人民不積極參與和監督下才造成的!」大男孩這才提起了筆。

Photo Credit:印度尤

在南德里,則有一個彩妝設計師Taneja挑戰在60分鐘內為六十位女性化妝,來紀念這個兩年前受害的女大生。她強調的價值是,每個女生都有資格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穿著自己喜歡的衣服,同時享有自由和安全保障。

「有時候甚至只是穿著短袖出門我都得三思而行,在這個商場內我知道自己很安全,但我知道如果穿現在這個樣子(露肩與乳溝)出門,絕對會有至少20個人在我後面指指點點、議論紛紛,這是一件讓人非常難過的事情!」

Photo Credit:印度尤

在印度,將強暴歸罪在女生身上,是非常容易也非常普遍的,印度西南岸的城市果阿(Goa)由於是西方旅客最愛的度假勝地,也成為一個被印度人稱為天堂的地方。在那裏可以看到一切「很不印度」的景象,例如穿著比基尼在海灘上奔跑的性感辣妹,然而之前果阿政府卻一度想頒布禁令禁止女生穿比基尼,因為這會「誘發」強暴。

除此之外,印度西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也在某些農村要求女生不能穿類似睡衣罩衫的服飾出門,因為會引來強暴;在印度現在也有許多地方認為女生穿牛仔褲就是不要臉,因為曲線畢露。除此之外,甚至還有些地方認為化妝的女人就是妓女等等。

我問我的攝影師,如果每個女人出門都想要殺男人,政府會叫全部的男人都待在家裡不要出門嗎?

Photo Credit:印度尤

新德里巴士強暴案受害女學生的父母,也在16日舉辦了女兒的追思紀念會。諷刺的是,在巴士強暴案兩周年紀念的前兩個星期,新德里又發生了一起手機App叫車服務的Uber性侵案。這名犯案司機是性侵累犯,在2011年犯案後服刑出獄,新德里警察卻發給他無犯罪紀錄的證明文件,讓他得以計程車司機的身份再次犯案。這個從兩年前就不斷被攻擊的警察系統,還是一樣腐敗,甚至成為間接的共犯體系。

(相關新聞:性侵前科司機再犯案 印度新德里封殺Uber

一直以來堅強的受害人母親在歌唱中,想起女兒依舊悲從中來,痛哭失聲,然而淚水是否能召來正義呢?沒有,一度大快人心的死刑判決,目前依然在上訴中。所謂的「快速法庭」難道就是在兩年之內依舊無法定讞?到底還有哪些證據不足?

Photo Credit:印度尤

「我其實不喜歡做這樣的報導,」我坐在後座無力的跟攝影師說,「我發現自己好像除了『訴說』這些事實之外,也不能做些什麼事情。而2年前的報導,甚至專家訪談、街頭訪談都是一樣的內容,如果2年前和2年後的憤怒與訴求都是一樣,什麼進步也沒有,做了也不過是難過。」

攝影師告訴我,他也覺得強暴情況沒有改善很令人無奈,但是他自己也加入了一個非政府組織,用他的專長拍攝影片,並到各公私立小學宣導。告訴小朋友如果遇到近親或其他長輩,用金錢、零食誘惑或脅迫任何性騷擾或性侵害,應該要如何處理。「或許慢慢的,事情會有所改善吧!我還是會繼續做這件事情。」

Photo Credit:印度尤

一整天下來,無論是商人Anand Gupta、彩妝師Taneja、前去紀念受害女大生的人們,還是我的攝影師,他們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盡一份心力。或許,速度依然慢得令人厭惡,但事情總會在這些小小的力量中好轉吧?如同在受害女學生追思紀念會中的音樂一樣:「神阿,請你給我們力量!讓我們保持堅定的信念。」願死者安息。

我在Anand Gupta的連署信活動中寫下:

親愛的印度總理莫迪:

身為一個駐印度記者,報導強暴案件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除了對受害者感到不捨,還有對於強暴情況持續沒有改善的無奈和憤怒。期待您上任後,可以帶來您所承諾的改變,讓這個「強姦之都」,成為一個「安全之都」。生而為人,人人都應該享有安全及自由。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