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中國居住證要「壓指紋」,這件事在台灣是違憲的

辦中國居住證要「壓指紋」,這件事在台灣是違憲的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對台灣開放居住證申請時,不但將個人身分編碼鎖進全國人口監管數據資料庫,也在框限了「按指紋」這個無選擇自由程序,與我國立憲保障基本人權之法意相悖離。

文:方聲

什麼是隱私權?這是攸關人的自我主體意識的覺醒,是個人內在自我對話自訂自我實現目標的保障,是民主憲政保障人權的最隱微敏感但也最容易被奪走被侵犯的人權。

值此之故,2005年我國大法官603號釋憲文便曾針對我國內政部修改《戶籍法》第8條要求民眾納指紋始核發新國民身分證為違憲,理由是「維護人性尊嚴與尊重人格自由發展,乃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核心價值。隱私權雖非憲法明文列舉之權利,惟基於人性尊嚴與個人主體性之維護及人格發展之完整,並為保障個人生活私密領域免於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隱私權乃為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而受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

隱私權為個人主體意識成長與維護的主戰場,但人民往往遺忘或壓抑了個人身體自主權的經驗,而忽略隱私權作為人性尊嚴基礎的重大價值,而輕易或輕率的讓渡給會提供道德動機的威權力量——不管是家人親友、醫師,還是神職靈媒,還是政府或國家。

在以父權為基礎的皇權時代,普天之下,莫非臣民,江湖寥闊卻無所逃於天地,小至生長的家庭生活,擴而大之的鄰里族人之間的彼此關注,而無所遁逃的帝制封建政治時代尤有「帝力於我何有哉」的痛苦:街談巷語可以入罪、妄議朝廷可以入罪,詩文的字裡行間也可找出你內在隱藏的動機而入你於罪,那是個要你不愧屋漏所以可以「窺探你於暗室於夢囈」的無個人隱私權觀念皇權時代,也所以會拒絕來自於西方個人主義之傳統文化,渺視甚至否定隱私權的價值。

但西方從洛克到盧梭到孟德斯鳩以來的社會契約論,在個人主義背景下預設了人民與國家的權利對抗關係,先於國家權力的原權便包括個人隱私的人權的保障,便是國家權力存在的目的;因此,政府公權力加諸於人民的合法正當性,便在於保障人民之基本人權,從個資的保護到避免浮濫的通訊監聽從按捺指紋始得申辦新身分證為違憲到拒絕國家公權力搜集人民眼球虹膜、DNA等個人生物性特徵的個資,在在都表現出在我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憲政精神表現在提妨著掌權者以維護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之名侵犯人民的隱私權。

因此,609號釋憲文中大法官站在凌駕於世俗功利與行政官僚但求權力行使的效率之上,才會堅持:

縱用以達到國民身分證的防偽、防止冒領、冒用、辨識路倒病人、迷途失智者、無名屍體等目的而言,也屬於損益失衡、手段過當,不符比例原則」(見大法官釋憲文)這段不為現實利益或行使公權力之效率或威信的強大力量脅迫或引誘的道德高度允為後人在為現實利害而猶疑是否放棄像`隱私這種當下感覺好像無關痛癢的抉擇時引為借鏡,啟發嚴肅的省思。

如今,中華人民共和國在31條惠台政策的統戰背景下,把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國民等同於港、澳住民,進一步等同於其國民的居住證申領政策裡,不但在個人身分編碼鎖進其全國人口監管數據資料庫中,也在申辦居住證的程序上框限了按個人指紋的無選擇自由程序,清楚明白的與上述我國立憲保障基本人權之法意相悖離,不知在中國臨櫃申辦此證時,態度親切,笑容迎人的承辦公安要國人按程序進行按捺指紋時,我國人可曾在那一刻有機會回想到,在臺灣曾有大法官為此判決此拒納指紋以保護個人隱私?

我國政府基於保障國民基本人權立場言,固然不宜壓迫人民選邊站,不過,倒是應該在可掌握人民前往中國的出入境管理時,提供申領中華人民共和國居住證得按捺指紋與編入其人口管理編碼意義之說帖,並將此有上述大法官釋憲文意涵的文書,隨同其申辦出入國境時作為必要提醒文書,令民眾了解其利害,私以為是我政府提醒人民在攸關放棄憲法保障之隱私權時,應盡的提醒責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