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瘋狗症死亡人數最多的印度,我打了人生首支瘋狗症疫苗

在瘋狗症死亡人數最多的印度,我打了人生首支瘋狗症疫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打的疫苗,由中國遼寧成大生物有限公司製造,並由印度公司進口。某天在茶敘時,我半開玩笑地和印度同事說,「我發現了狂犬疫苗是中國製的,是不是應該擔心啊?」

印度的知識分子還是傾慕西方的。許多人也許認可中國近年來取得的成長,不過在制度、商品、教育或是其他軟實力的面向,絕大多數的知識分子,雖然他們時不時喜歡咒罵一下西方殖民主義的餘毒,但是身體上還是挺誠實地倒向了歐美各國。在這裡,你很難找到真心欽慕中國的人,就算是那些高喊著「泛亞主義大團結」或是「中印是兄弟之邦」的人也一樣。

打從心裡看不起中國疫苗的城市中產階級,和不知道應該打疫苗、或是根本沒有疫苗可打的農村底層階級,是兩條平行線。正如我養尊處優、來自美國的家貓,和在街頭討生活的兇猛浪貓一樣,在偶然的接觸下才有了交集。階級如何影響命運,在被動物咬傷的那一刻做出不同選擇後就已經注定了。

幸運的是,咬我們的浪貓在十天之後仍然健康地活著,按照WHO的「十日觀察法」,如果咬人的動物在十日之後仍存活,表示在咬人的當下,唾腺中並沒有瘋狗症毒。被咬者可以終止接下來的注射程序。

這一場意外的接觸讓我觀察到,印度階級森嚴發展不均的社會是如何影響著瘋狗症的防治。但願有一天,我們可以不用再聽到那兩萬個新的、悲傷的故事。至少每一年,這樣的悲劇都能再少一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