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城市的二次誕生》: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更多車道只會得到更多車流

《偉大城市的二次誕生》: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更多車道只會得到更多車流
Photo Credit: NACTO/Courtesy of Island Pres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改善全球最擁塞的405號公路,洛杉磯政府花了4年半和11億美金擴建車道。然而這條車道通車後,一項研究發現405號的行車時間幾乎沒有改變。所以是工程師計算錯誤了嗎?要釐清和解決問題,得先從核心下手──那就是進入市區心臟地帶的城市街道。

文:珍妮特・薩迪可罕(Janette Sadik-Khan)、賽斯・所羅門諾(Seth Solomonow)

如何解讀街道

一整個世紀以來的交通運輸規畫者始終輕忽了一個有百年基礎的交通原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建造更多車道,只會製造更多車流。儘管這個原理在這數十年來益發獲得印證,但各州的交通運輸單位仍然繼續編制人力,以建造和維修更多馬路為首要目標。只要規畫者繼續增建和拓寬馬路;只要駕駛人沒有其他更好的交通運輸選項,而且仍然不用負擔開車出外的所有成本;只要政府的政策還是鼓勵大家住在分佈廣遠的郊區,我們所面臨到的都市未來,也依舊會是不斷往外地擴展的都市現象。

「看起來就像汽車天堂(Carvana)!」(譯注:Car和Nirvana二字的結合。)

那是二○一四年五月,精力充沛的洛杉磯市長艾瑞克・賈西迪(Eric Garcetti)跟交通運輸官員站在陽台上俯視塞普爾韋達山口(Sepulveda Pass),為了在北向405號免付費公路上建造一條十英里的汽車共乘車道而耗了四年半的工程。在擴建工程帶來了可怕的交通夢魘、通車時間晚了一年、工程款超過預算一億美元之後,這造價十一億美元的工程竟然還能完工,也算是你在這座城市所能見到最近似極樂世界的汽車天堂了。

若說這世上有哪座城市在汽車至上的佈局規畫和交通設計裡最令人搖頭嘆息,那一定非洛杉磯莫屬,而且「那條」405號(南加州人總是會加上這個定冠詞)更堪稱是全北半球糟到不能再糟的其中一條公路。它可以糟到你才說「祝你一天順利」,開上去405之後就一路不順到心都死了。塞普爾韋達山口平均每天有三十萬輛汽車通過,車速都在二十英里以下。交通運輸官員想改善車速過緩的問題,於是獻上一條北向車道作為汽車共乘車道,不准車內只坐一個人的車子開進去。這項工程打算把一條長達七十英里高承載車道的最後一段缺口補齊。不過這條長五英里的擴建工程充其量也只能讓那條405號塞普爾韋達路段的尖峰車行時間少掉十分鐘而已。雖然這對通勤者來說感覺好像省不了多少時間,但在令人沮喪的走走停停情況下,能少一分鐘就是一分鐘,對洛杉磯人來說也算不無小補。反正還可以順便證明規畫者對交通「做了點事」。汽車共乘車道或許可以鼓勵更多人共乘汽車,進而把少數車輛從一般車道移走,減少塞車,有益於環保。但這些過於樂觀的看法,最後竟都只是空中樓閤。

這條車道通車六個月後,某民營交通運輸數據分析公司做了一項研究,結果發現那條405號的行車時間幾乎沒有改變,實際上還惡化了一點。傍晚四點到七點尖峰時間行駛在從10號到101號公路之間北向405號路段上,需耗時三十五分鐘,比前一年同路段的行車時間多了一分鐘。大家本來以為車速至少會等比例加快,卻還是一樣糟。所以是怎樣?工程師計算錯誤了嗎?要了解街道的運作方式,並釐清該如何解決街道的運作問題,便得先從核心中的核心下手──那就是進入市區心臟地帶的城市街道,要學會如何解讀它。

被全球多數人口盤據的城市街道和人行道,泰半都像高速公路一樣索然無味,只是實用而已,而且它們的設計總是被城市居民視而不見。然而再怎麼視而不見,街道的運作法典還是將城市與居民連結了起來,包括身體上、商業上和心理上。城市裡的常客一天當中其實至少有部分時間或站在街上、或沿著街走、或穿越馬路。路上有學童和快遞員。通勤族趕著去上班。居民和遊客閒晃到購物區。觀光客穿梭城裡,造訪當地景點。他們走路、慢跑、騎自行車、開車、搭小巴、搭公車、開廂型貨車,通常都是沿著工程師所設計的棋盤狀路網移動,上面點綴著標準化的交通管制設施和標線:有行人穿越道、車道標線、暫停標示、禮讓學童過馬路的亮黃色標示,以及其他很實用但經常被忽略的交通號誌和街燈。事實上對全世界的多數人口來說,這些都是都市設計。

站在繁忙的都市大馬路上,你很難視而不見公車、計程車、救護車、其他行人、運貨卡車和停在路邊的車,以及雙排停車的存在。我們不會去注意街道,除非它有了變化。可是除了正在移動的東西之外,街道的基本設計都是藏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它是工程上的某種考古學,因為我們今天所見到的街道不是今天才長這個樣子,而是在五十年前或更久之前的規畫者在當初設計時所認定的樣子。

p_72
Photo Credit: NACTO/Courtedy of Island Press
一條樣版街道:單向、四條十二英尺寬的車道,在街道設計上具有無數種可能。

很多人看了上圖裡的那條街一眼,都會說:「它看起來像一條街。」可是我們來把這條樣版街道仔細拆解,從這些車道當中去解讀它們。它是一條單向街道,有四條各十二英尺寬的車道。不管少一條或多一條車道、少一尺或多一尺寬度,看起來都差不多,就是很類似城市居民居住、行走或工作所在的那數以千計的街道。它可能是洛杉磯的春日街(Spring Street)、雪梨的皮特街(Pitt Street)或倫敦的肯頓高街(Camden High Street)。最外緣的兩條車道是可以沿著路邊停車的車道,而中間那兩條供車輛行走。我們的樣版街道會碰到一個交叉路口,於是就要用幾條跟車流方向垂直的平行線標示出行人穿越道,以供徒步的行人穿越這條有四十八英尺寬,設有行人專用號誌燈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