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者該如何面對婚姻市場,營造自我價值?

單身者該如何面對婚姻市場,營造自我價值?
Photo Credit: Free-Photos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只是追求一個外在價值高的對象來哄抬自己、不在乎自己被嫌棄,那麼最後得到的,多半是外界無關的羨慕(或更多的是嫉妒),還有貌合神離又委屈的婚姻。反之能夠尊重自己和對方價值的人,不論是不是物質條件的格差婚,都能取得一個比較健康的婚姻狀態,真正發揮「伴侶」在人生中的功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身邊人的感情,有人被玩弄了,想盡辦法要扳回一城;有人身陷情緒勒索的泥淖,走不出也放不下,拖延了生涯規劃。之前我寫過一系列交友應該注意的點以及篩選對象的方式,我覺得正好趁這一季的兩齣戲來更深入談談某些常見但不自覺的擇偶問題。如果您還單身,請稍微檢視一下自己(或正處於其中的關係)。

最近剛開始看波瑠的新戲《サバイバル・ウェディング》(Survival Wedding),主題針對30歲想婚的女性,如何面對婚姻市場和營造自我價值。就像戲裡提到,如果把自己弄得廉價,就不能怪別人不珍惜。當然不是要合理化玩弄情感的人,但因為人的注意力有限、親疏遠近也有態度差異,人們怎麼決定另一個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參照標準很重要。而參照標準又來自目標對象釋出的訊息,所以設定自己給自己和給他人的參照標準,很大程度會影響你找到什麼樣的對象。

這裡我想講的不是物質標準,高學歷高收入這種標準小孩也看得懂,而且不是決定幸福程度的關鍵。女性更需要的是「被愛能力」的標準。

如果女性常跟嬌其妻妾的人往來,容易以為自大是男人的通則甚至魅力,那麼就會忽視那些在約會過程中不斷誇耀自己的自戀行為。但如果你只跟尊重你的人相處、你身邊好友也都有體貼的另一半,自然在選對象的時候,就不會考慮那些自我中心的人。因為對你而言充分的禮遇才是常態。這一點不只在你心中產生作用,你待人處事的態度、你身邊人的修養,同時也會給予你的對象暗示。他知道你周圍都是好人,有那麼多人認為你值得尊重,他也會對你好,明白你不是能隨便對待的人。否則相較之下就會顯得他很差勁,而人一般是不喜歡劣等感的,即使再自私的人都是。

渣男/女很多人都遇過,遇到不要緊,趕快脫身就好,不要迷失於他的身價,想說賭一把看能不能搞定他,對某些糟糕特質視而不見。也不要在受傷之後,以為搞得定下一個渣就贏回了尊嚴(我知道被玩弄是一種很傷自尊的事)。事實上你只會再度證明自己又撿了個垃圾回家而已。

有賭就有輸,知道自己輸不起其實沒什麼不好,至少不會讓你選擇有問題的對象梭哈。有些女孩什麼都給了以後,發現自己能供給的對對方而言一文不值。不甘心人財兩失又被瞧不起,所以弄得人盡皆知,還要裝作很有肚量地說,只要對方好好面對,山水有相逢,將來還是有可能在一起,也願意繼續對他好。但是行為上已經把男方身邊相關的、不相關的人還有長輩都打擾一遍,哭訴情衷。明眼人都知道,男方根本不可能回頭了,她還在演自尊的戲碼。

尊嚴向來是要自己給自己的。如果你接受了別人對你的驕傲,自然也要承擔他對你的無視。

愛自己不是盡情享受的口號,而是落實不卑不亢的態度

講到愛自己,最近韓劇《金秘書》很紅。不過我不是要講主角們的羅曼史,而是要說一段配角的插曲。

有位小秘書愛上辦公室的吝嗇男,後來瞞不住跑去跟對方告白。吝嗇男平常只有一套西裝可以穿,在家超級省吃儉用,可以說是交不起女友的狀態。但他並沒有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反而拒絕了小秘書。

他的說詞是:「某某小姐平常午餐後都一定要喝一杯焦糖瑪奇朵吧?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話,就只有三合一咖啡可以喝。」

小女生當然不甘放棄繼續說沒關係。

男生又說:「但我不希望妳這樣。因為我知道妳是很好的人,所以這麼無趣的日子我自己過就可以了。」(我希望妳繼續閃亮亮,那才像妳)

他不是說我配不上妳,而是說我們生活模式不同,我也不希望妳為了我改變自己原本快樂的生活。這種不卑不亢的態度,我覺得是很多太過在意表面條件的人缺乏的。如果缺少這種態度,就很容易為了「配得上」某些人委屈自己,或者隨時處在不安的狀態,進而影響關係。

不論你的條件高或低,人生都是變動的,排序也是主觀的,沒有必要向誰證明自己「有價值」。事實上,你不會因為一個人說你配不上他,就貶損你存在的意義,那只是你對他沒有比較重要而已。人只需要把自己活得有價值,這個價值可能在於死後有多少人懷念,或者你有多明白自己,以及你為世界或身邊人創造了什麼、付出多少愛。價值只有在重視你的人眼裡存在,與不愛你的人無干。你永遠不需要討好不喜歡你的人。

一個女人可能會因為丈夫收入高一點、自己專心投入家務而被低評,但你能說她對家庭的貢獻不如外人對收入的評價嗎?又或者也曾經有知名醫師因為意外智力倒退回五歲,再也無法工作養家,家庭就由妻子一肩扛起。又怎麼能如他們新婚時所評價的,是女方高攀了男方?

別人條件再好,他不愛你,都與你無關;他愛你,也不需要你拿尊嚴交換。但現實上是,社會默許經濟或學歷條件比較差的人,在尊嚴上也是可以被犧牲的。導致許多人口頭上說著愛自己,是買很多喜歡的東西安慰自己,但是在家庭或兩性關係上,依然忍不住一再退後。就因為隱約覺得自己「配不上」,又想要被「看得起」,所以用美其名為包容,實則放棄尊嚴的方式,來挽留所謂的「格差」。這是在經濟弱勢同時也是關係主導權較低的人身上最常見的。

反過來說,也有經濟弱勢,但關係主導權高的人用不健康的方式調節格差感。有些自卑者會用情緒勒索與不斷的低評,來拉低經濟優勢對象的自我價值感。削弱、干擾對方的自主能力,孤立他的人際關係,好讓自己跟對方站在同等地位。但由於自己心裡始終矮上一截(又不想面對),為了自我證明動不動就要考驗對方夠不夠在乎自己,搞得雙方都不好過。更糟糕的是,對方明明能力很好,卻被弄得自覺無能,影響他在事業上的表現。這樣又更正中了弱勢者的需求:讓對方跟我一樣差,我就不輸他了。

可是,愛不就是讓對方如其所是、成為他的後盾,最好能協助他變成更好的自己嗎?為什麼結果卻相反呢?終究我們還是得拋開這種條件上的比較心,才能擺脫高不高攀的問題,愛惜自己也尊重別人。

能夠寬容善待別人(而非有條件地選擇尊重與否)者,都是能夠自我尊重的人,這取決於你選擇了什麼標準來衡定自己的價值。還有追求什麼樣的關係。如果只是追求一個外在價值高的對象來哄抬自己、不在乎自己被嫌棄,那麼最後得到的,多半是外界無關的羨慕(或更多的是嫉妒),還有貌合神離又委屈的婚姻。反之能夠尊重自己和對方價值的人,不論是不是物質條件的格差婚,都能取得一個比較健康的婚姻狀態,真正發揮「伴侶」在人生中的功能。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珮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