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現場》:改變武則天命運的那條石榴裙

《唐詩現場》:改變武則天命運的那條石榴裙
Photo Credit:  張萱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紅裙是唐朝女人們的最愛。唐朝女人們偏愛這種鮮豔的帶有強烈視覺刺激的色彩,表明她們不甘於平淡,想引起人的注意,成為男性目光甚至是社會的焦點,也體現出她們熱情洋溢、積極主動的性格。

文:章雪峰

武則天的紅裙子

唐永徽元年(650)5月26日,長安城。唐高宗李治來到距離皇宮並不遠的皇家寺院感業寺,為去世的父親李世民敬香。這一天,是李世民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必須來。辦完敬香這件正事,他還幹了件私事。去見了一個人,準確地說,是一個女人。這位光頭緇衣的女人一見到他就哭,說了好些「死鬼你怎麼才來啊」之類的怨懟情話之後,還獻上一首詩: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
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這首詩叫〈如意娘〉。作者,大家應該也猜到了,寫這首詩時的身分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小老婆,以後是唐高宗李治的大老婆,以前叫「武約」,進宮後叫「武媚」,未來叫「武曌」,史上叫「武則天」。

為了方便,我們還是叫她最有名的名字武則天算了,雖然她生前並不知道自己還叫這個名字。武則天在《全唐詩》中一共有47首詩留存。公認的是,這一首〈如意娘〉,既是她藝術水準最高的一首詩,也是她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一首詩。

因為,這首詩改變了她的命運。

整整一年前,李世民去世。武則天作為李世民生前的侍妾之一,同時也作為李治的庶母之一,按照唐朝皇室的制度,被迫來到感業寺出家。當上尼姑,無疑是武則天一生最深的低谷。在這一段時期,如果沒有意外,她作為死去皇帝的棄婦,作為皇權時代的一介弱女子,99%的可能性,是像過了季節的花朵一樣,枯萎、凋落,「零落成泥碾作塵」,無聲無息地消失在歷史長河裡。尼姑期間的生活如何?史無明載。可以想像,自然是「油燈共佛經一色,思念與眼淚齊飛」。那是相當的寂寞。寂寞,是因為思念誰。

身處低谷的武尼姑在思念誰?就是她這次獻詩的對象,從輩分上算是庶子的唐高宗李治。

  • 看朱成碧思紛紛:首句是說,這一年來,我由於對你相思過度,以至魂不守舍,在恍惚迷離中竟將紅色看成了綠色。從詩詞看,這裡的「看朱成碧」,似乎是唐宋時人常用的習語。李白曾有詩:「催弦拂柱與君飲,看朱成碧顏始紅。」也可以說「看碧成朱」,如辛棄疾詞:「倚欄看碧成朱,等閒褪了香袍粉。」
  • 憔悴支離為憶君:因為思念你,我變得瘦弱不支、心力交瘁。還是緊扣相思之苦。
  • 不信比來長下淚:第三句是一個假設,如果你不相信我這一年來一直以淚洗面。
  • 開箱驗取石榴裙:第四句則是出示證據,那就請開箱看看我滴在石榴裙上的斑斑淚痕吧。

詩是好詩,但如果真要驗取石榴裙,那裙上的淚痕怎麼可能一年也沒有乾?也太誇張了。可見,武則天這最後一句的真實意圖,是提醒李治憶起她身穿石榴裙的美麗舊時光,頗有勾引之意。

詩意的含蓄的勾引,當然會成功。會寫詩,才能愉快地談戀愛。古今皆然。武則天這句詩相當成功。正是這首詩,再度燃起了李治對武則天的愛戀。有證據表明,兩人此次見面,武則天在獻詩一首之後,還獻了身。兩人小別勝新婚,武則天就在佛門淨地感業寺,獻了身。

也難怪武則天,本就是被迫入的佛門,也難守這些清規戒律。要不然,箱裡還放著石榴裙幹什麼?

那麼,說他們在佛門淨地發生關係要有證據才行,否則豈不是憑空汙人清白?證據其實就在史書裡面。證據就是武則天和李治的長子李弘的出生時間。查一查李弘的出生時間,再對比一下武則天的入宮時間,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首先,我們可以確認,武則天再次返回皇宮的時間,是永徽三年(652)5月26日之後。她重新入宮後不久,官兒也升了,當上了正二品的昭儀。再看李弘的出生時間,《資治通鑑》第二百卷有記錄,顯慶元年(656),「春,正月,辛未……立皇后子代王弘為皇太子,生四年矣」。《舊唐書.孝敬皇帝傳》記載,上元二年(675),太子弘薨,年24。綜合起來,可以推出,李弘生於永徽三年冬季。說白一點兒,武則天是大著肚子,再次返回皇宮的。而返回皇宮後不久,就生下了李弘。永徽三年冬季生子,倒推十個月武則天本人可還在感業寺,並未進宮。

所以,龍種是在感業寺種下的。說武則天和李治發生關係,一點兒也沒冤枉她。

這首詩之後,武則天和李治舊情復熾。在後者的幫助下,武則天由感業寺再入皇宮,由昭儀而皇后,由皇后而天后,由天后而大周皇帝,成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史上第一個女皇帝。

就是這首詩,抓住了李治的心。當然,還有那條石榴裙。

「裙」,原寫作「帬」。最開始並非女性單獨享用的衣服,而是男女共用的衣服。這是有道理的。蘇格蘭方格裙至今仍有男性在正式場合穿著,可見此言不虛。裙的起源是因為我們的祖先有了害羞觀念,覺得應該遮蔽身體的隱私部位,就找了一些東西將身體的隱私部位遮蔽起來,於是產生了圍裙。圍裙裙幅不大,面料質地多為獸皮和樹葉。裙到了先秦時期,被稱為「衰」,往往穿在腰以下的部位,故也稱「下裳」。

真正現在意義上的裙裝出現在漢代。女性穿著裙子,上身搭配孺襖等短衣款式,在進入漢代以後逐漸成為風尚。到了唐朝,裙子成了女性服裝的標配之一。唐朝女裝標配三件寶,裙、襦衫、帔。也就是說,她們下身穿裙子,上身穿襦衫和帔。在史料中,這樣的證據很多。唐朝宰相、「牛李黨爭」的領袖牛僧孺,閒著沒事搞創作,留下來一部傳奇小說集《玄怪錄》。雖然是傳奇小說,但其中記錄的服飾器物,仍然是有史料意義的。

牛僧孺《玄怪錄》曾這樣記錄一位元平民女性的穿著:「小童摔箱,內有故青裙、白衫子、綠帔子。」三件寶出來了:裙、衫、帔。

有錢的女性也這麼穿。唐人小說《許志翁傳》記載,益州士曹柳某的妻子李氏穿著「益都之盛服」—「黃羅銀泥裙、五暈羅銀泥衫子、單絲紅地銀泥帔子」。雖然裝飾更為豪華,顏色更為豐富,但仍然是三件寶:裙、衫、帔。雖然是三件寶,這裡只說唐朝女人們的裙子。

唐朝女人們的裙子長。其長度與前代相比,有明顯的增加,裙裾曳地在當時是常見的現象。為了顯示身材的修長,女人們在穿裙子時,束腰很高,多將裙腰提到腋下,裙子的上限常常到達胸部,裙子的下擺則蓋住腳面,有時在地上還拖曳一截。孟浩然就在《春情》詩中描述過這種長裙子,「坐時衣帶縈纖草,行即裙裾掃落梅」。唐朝的女人們穿這樣的長裙子,上身則往往罩以很薄的紗衣,且領口很低,完全就是現代低胸晚禮服的感覺。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中,鞏俐及婢女們在胸前擠出來的「大饅頭」,頗有寫實之效。所以唐朝詩人們也將此類美景寫入了詩裡。如「慢束羅裙半露胸」「胸前瑞雪燈斜照」「粉胸半掩疑晴雪」等。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