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年改「喊卡」是場戲,普亭有本錢跟人民討價還價

俄羅斯年改「喊卡」是場戲,普亭有本錢跟人民討價還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2018年來俄國經濟表現超出預期,加上今年石油價格上漲的盈餘,反而讓普亭有空間和人民喊價。養老金改革的時間點,對俄羅斯政府而言是屬於防衛型的措施。

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今(2018)年3月18日再度當選,獲得76%的高票,以第4任其續任至2024年。為穩定俄羅斯未來6年的政經發展,2018年5月7日上任當日隨即頒布新一系列的《五月法令》,其中包括《至2024年關於俄羅斯聯邦的國家目標和戰略任務發展》(О национальных целях и стратегических задачах разви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на период до 2024 года)法案,此版本是普亭2012年重回總統寶座所頒布《五月法令》的延續。法案重點在政治改革、打擊貪污、加強社會福利、貧困人口比較減半和增加社會經濟發展等項目,講求的是長期穩定的執政目標。

根據列瓦達民調中心(Levada Center)的調查,若以2008年3月普亭上任總理當月失業率定為100%的基數計算,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的失業率,已從86%至下降為63%。顯示普亭第4任期上任後,將國內政經發展視為最優先處理的國政。

為了補足近年國家財政赤字,7月24日國家杜馬(Дума)通過增稅法案。將增值稅從18%增加至20%,該法律於 2019年1月1日生效。增值稅調高2%的措施將使俄羅斯增加約1%的通貨膨脹率。但鑑於2017年的通膨率為2.52%、2018年至6月為2.08%的情況而言,目前通膨率還是低於俄羅斯銀行政策框架內的預測。因俄羅斯政府還有空間將通膨率拉升至原先預測目標,所以提高增值稅所造成物價上升的影響,不會讓社會造成太大的衝擊,此外也可替政府帶來6200億盧布的收入。

但另一項造成近俄國社會沸沸揚揚的養老金改革案,卻是普亭上任來,最受到各方抗議的一項決議。2018年7月19日國家杜馬通過延長退休年限的規定,該法案還連帶規定國民強制性養老保險費稅率訂為22%。政府預期2034年俄羅斯男性人口的平均壽命,將提升至74歲。所以計劃在未來10年,逐步將男性退休年齡由60歲調高至65歲,女性退休年齡在未來16年,逐步由55歲調高至63歲。若按政府現行政策調整,2035年俄國全國退休人口將縮減至3500萬。

對俄羅斯政府而言,為了不降低退休金和填補退休金體系的經濟漏洞,勢必要提高退休年齡,但此項政策受到了年長民眾的抗議。民意調查顯示,相較於3月18日總統大選後普亭高達80%的支持率,退休金一案使其支持率跌至67%。而總理梅德維耶夫也只有37的支持率。這是克里米亞危機發生前以來的最低水準。消費指數也從3月的87%到7月降為75%。根據Левада中心所作的民調顯示,有89%的民眾反對養老金改革,有87%受訪者認為,男性最佳的退休年齡為原先規定的60歲,85%的受訪者認為女性還是最適合在55歲退休。尤其對制定法案的國會的不信任感,從5月33.4%,短短三個月急速上升到45.2%。調查的結果顯示,俄羅斯民眾對常以愛國心掛帥,凌駕於經濟發展的政策逐漸感到不滿,最後上年紀的長者們決定選擇走上街頭,替自己爭取更多的權益。

但即便如此,俄國政府還是決定持續進行改革,並認為提高退休年齡是一個遲來的議題。養老金迫切需要改革的原因,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探討。

AP_1825519739511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勞動力結構的改變

俄羅斯是世界上少數幾個人口負成長的國家。人口減少不僅為俄羅斯帶來勞動力下降問題,還有邊陲地區開墾防守的國安問題。自1991年蘇聯解體已來,俄羅斯人口逐年以0.5%的比率緩步下降。20世紀80年代的生育率達到1.7%,到了90年代中期下降至1%的狀況來看,生育率的下降凸顯了經濟不確定因素,造成人民對國家信心不足的問題。

根據Rosstat的統計,1991年俄羅斯人口為1億4853萬8000人,至2018年,俄羅斯人口卻只有1億4396萬364人。雖然2013年開始,由於人民對於經濟前景增加信心,加上政府對生有3個子女的家庭給予1000美金的特別補助措施,使得人口緩慢的回升;且2014年克里米亞回歸俄國後,替俄羅斯增添約230萬的人口,領土與人口實質性的增加也替普亭帶來了選票與勞動力。

但實際上,俄羅斯的人口結構有著極大的隱憂。根據統計,俄羅斯從2002年至2016年,20歲到55歲的勞動人口,從52.5%下降到50.5%;55歲以上退休人口比例,從22.2%上升至27.9%。可說自二戰嬰兒潮出生的大批人口已進入退休年齡,加上低出生率的現象,根據聯合國人口司(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的預估,若俄羅斯將來無法有效增加人口與出生率,2080年時,俄羅斯人口數將下降至1億2600萬人。

尤其俄國政府強調,在20世紀30年代因社會的需求,大多數人可能在14歲時就開始工作,經過41至46年的工作期,在55-60歲退休是合乎常理的。但隨著教育制度的完善,個人進入職場的年齡已被延後至22歲大學畢業,若未來再延續舊制,一般人只需要工作約33至38年即可退休。而過去10年來,俄羅斯人口波動的問題卻不見好轉,使得勞動力持續下降。現下俄羅斯全國約有4000萬名退休人口,若屆時不再調整退休年齡,到2035年俄國退休人口將會達到4250萬人,使得退休人口超越在職勞動人口總數。

加上科技醫療進步的關係,2018年俄羅斯人民的平均壽命已達71.9歲(男性66.4歲、女性77.2歲)。目前,俄羅斯當局在退休金方面的資助已達整體GPA的2.5%。普亭強調養老金改革,將會有效地增加勞動力,助於俄羅斯經濟成長。且由於退休養老金的缺口不斷的擴大,在普亭執政之時,如何解人口結構改變所帶來的經濟、社會問題,成為政府須得正視的課題。

RTS21KG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俄國財政赤字問題

自2008-2018年,普亭10年裡的任期裡,財政赤字長期以來都是政府無法擺脫的陰影。除了2008年占GDP4.1%,與2011年0.8%的正成長外,其餘年度財政赤字的情況頗為嚴重。2015年開始受到油價下跌的影響,使俄國財政盈餘擴大為-2.4%、2016持續下探至-3.4%,至2017年回穩到-1.5%。10年下來,證明俄羅斯的財政盈餘一直是不足的,進而無法滿足公共支出,且政府長期補貼的養老金系統,也是拖垮財政的一項制度。

根據統計,2016年俄羅斯GDP為1283兆美元,2017年為1577兆美元。2018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相較於2017年同期,成長了1.8%。由於6月14日開幕的世界盃足球賽,讓第二季經濟成長高於第一季的1.3%。雖然經濟情況明顯回升,但俄羅斯政府還未能夠達到完全穩定經濟發展的能力,原因來自俄羅斯經濟一直未能擺脫對能源和自然資源出口的依賴,油價的低落也嚴重影響政府的營收。

俄羅斯政府為了穩定訂油價,系統化了與OPEC 的合作關係。儘管自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布蘭特原油(Brent crude oil)每桶從46.3美元漲至74.4美元,然而俄羅斯經濟部,預測油價在2018年還是不會上漲到每桶80美元以上。若以260日的68.75美元的平均價格計算,俄羅斯政府保守估計在未來3年內,原油每桶不會超過60美元。

原油價格低廉導致俄羅斯聯邦缺乏預算履行國家重要義務,首當其衝的是醫療保健,教育計畫的執行。加上近年政府資金投入不足的狀況,已影響到未來國家安全的發展,使普亭必須提出財政上的相關措施,以利增加國內財政預算。依照原先的新規定,女性需達65歲才能領取退休金,而在普亭出面和人民喊話後,正式將女性退休年齡降至63歲,並承諾原先每月平均1萬2000盧布的退休金,待養老金改革成功後,將有增加40%金額的發展性,以此試圖說服民眾接受改革。而大部分的評論認為,普亭提出「他也不喜歡國會退休金改革方案」的發聲,只是為了表現出他與人民站在同一陣線,與了解民間疾苦的政治手法。

但實際上,普亭出面當好人,也是經過一番精密計算的。原因在於自2018年來俄國經濟表現超出預期,政府預估2018年GDP為1.7%,在第二季時已達到1.8%;年度通膨率預估為3%,但第二季也只有2.5%,低於原先預期。雖然盧布在9月跌至2016年經濟制裁來的最新低點,但人民幣的跌幅同樣也達到10%,在歐元疲弱的情況下,俄羅斯在貿易上,只要儘量避開美金計價的狀況,並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傷。加上今年石油價格上漲的盈餘,反而讓普亭有空間和人民喊價。養老金改革的時間點,對俄羅斯政府而言是屬於防衛型的措施。

儘管許多人懷疑未健全的醫療系統是否能保障55歲以上人口保有健康以完成工作,還是未成熟的再培訓系統,能使這些人口繼續留在職場上。但對克里姆林宮而言,改革是必要的,因人口結構改變和財政赤字問題已長期嚴重影響俄羅斯的內政發展。在面臨油價還未超越80美金的市場價格、近年全球經濟趨緩,和依然受到經濟制裁的情況下,普亭選擇採取維護國家穩定的措施,來面對下一個執政的6年。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