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員Enes Kanter:我因為公開批評土耳其總統,現在回不了家

NBA球員Enes Kanter:我因為公開批評土耳其總統,現在回不了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常常問我,既然這麼做會傷害我的家人,為什麼我仍要繼續公開批評當局。但這正是我必須發聲的原因。艾爾多安鎖定的對象是我的家人、朋友、鄰居和同學們。我必須發聲,否則我的國家將受苦於噤聲之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Enes Kanter(來自土耳其、現在效力於NBA紐約尼克隊〔New York Knicks〕的職業籃球選手,近來年對土耳其獨裁政權的所作所為直言不諱)
譯:許睿洋

這個月,我的父親將在土耳其就遭控為「恐怖組織成員」一事接受審判。他是一位大學教授,不是恐怖份子。

因為父親和我有所關聯,因此他受到來自土耳其政府及領導人雷傑普・塔伊普・艾爾多安總統(Recep Tayyip Erdogan)的迫害。我常針對艾爾多安的獨裁政權進行批評,而我也是費舒拉・葛蘭(Fethullah Gulen)的追隨者,這名宗教領袖和學者被艾爾多安視為頭號公敵。因為在NBA打球的緣故,我很幸運能擁有一個公開的平台,因此我一直把握每個機會來讓所有人清楚認識到艾爾多安的殘暴以及對人權的蔑視。

倘若你公開批評艾爾多安,可能會影響你的一生和你身邊的所有人。3年來,踏上土耳其的土地對我而言是件極其危險的事。上一次我回到土耳其,政府毀了我的兄弟們的學校,並把我的牙醫和他的妻子關入大牢。當局還逮捕並指控了一名男子與葛蘭有所勾結,只因我和他的孩子拍了張照片;甚至追捕了一名和我在推特上交換過幾則推文的喜劇演員。去年,艾爾多安註銷了我的護照,並在國際上對我祭出逮捕令。這意味著我現在無國籍且幾乎無法離開美國,這對我的職業生涯也造成了妨礙。

但更糟的是(我對艾爾多安的批評)對我的家人所產生的影響。我的兄弟在學校受到霸凌,我們的朋友因為害怕而不敢與我們有所聯繫,我的父親失去了在公立大學擔任教授的工作,而若他被認定有罪,就可能得面對10年的牢獄之災。

我不是罪犯或極端分子,我也並不「危險」。我是一個有自主意見及信仰言論自由的人類。艾爾多安並不尊重我或任何人所擁有的言論自由,他更願意粉碎對他加以批評的任何人。

長久以來,艾爾多安是一個成形中的獨裁者,但在2016年7月的一場政變後情勢隨之惡化。艾爾多安將政變怪罪給葛蘭和他的追隨者,但這是一個荒謬的指控。事發當晚,我和葛蘭一起待在他位於賓州的家中,他和所有人一樣對土耳其的情勢感到震驚與恐懼。一整個晚上我們都在為我們的國家祈禱。

自此之後,艾爾多安便以當時的政變作為藉口,鎖定任何與葛蘭可能有連繫的任何人(無論是否屬實),進而逮捕他的政敵與對其批評的評論員。據土國網站Turkey Purge(由土國的青年記者所成立,旨在追蹤土國政府對人民的壓迫行為)稱,這兩年來,艾爾多安的政府共逮捕逾8萬人,拘禁逾14萬2000人。同時,有近4500名與他意見相左的法官及檢察官遭到革職,這是一個嚴重削弱國家法治的行為。他更瞄準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逮捕了319名記者並關閉189家獨立媒體。現在土耳其監獄中的記者人數乃世界之最。他甚至跨越國界到土庫曼、馬來西亞、科索沃等其他國家去壓迫那些他所認為的葛蘭的追隨者。

某種程度而言,這個方法是奏效的。在擺脫獨立新聞媒體,並對社群媒體進行嚴密監控後,人們難以得知群眾間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更難聽到任何反抗的聲音。我的家人和朋友們告訴我我再也認不得這個國家了,他們說人們總是悲傷又害怕。他們在生活中掙扎著,因為國家的經濟非常蕭條——這正是艾爾多安的清洗政策所造成的直接影響。我非常愛我的國家和人民。身為葛蘭提倡的「奉獻服務」(Hizmet)哲學的追隨者,我相信教育、平等與民主。看著艾爾多安政權將國家逼入黑暗中令我感到痛苦萬分。

人們常常問我,既然這麼做會傷害我的家人,為什麼我仍要繼續公開批評當局。但這正是我必須發聲的原因。艾爾多安鎖定的對象是我的家人、朋友、鄰居和同學們。我必須發聲,否則我的國家將受苦於噤聲之中。

而幸運如我,當我遭到政府當局鎖定時,NBA和美國政府保護了我,並帶我回到一個安全且保障我的權利的國家。我想要利用這份特殊的權利來確保世界聽見了土耳其人民的遭遇。

5年前,當時土耳其仍是一個更自由的國家。為了捍衛我們的民主並防止伊斯坦堡一處為人民所喜愛的公園遭推土機夷平,上千名土耳其人因此湧上街頭。在政變未遂後的1周年之際,上千人為了要回言論、集會結社和表達政治意見的自由再次上街遊行。今年4月,他們又因反對憲法的修改將使艾爾多安繼續肆無忌憚地統治國家,而被迫再次挺身而出。儘管反對艾爾多安須承擔風險,但反對派候選人仍在提前於6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中獲得30.6%的選票。

這些人想要表達的是對現狀的不滿,現在的狀況並不是多數人心中美麗的國家應有的樣子。我們要民主與自由,我們要能自由且毫無畏懼地表達意見,我們要自由的新聞媒體和強大的市民社會,我們還要更多。

今年9月,我將參加由美國人權基金會(Human Rights Foundation)於紐約舉辦的奧斯陸自由論壇(Oslo Freedom Forum),為土耳其境內沉默的人們發聲,並揭露艾爾多安的罪刑。我們必須確保世上的獨裁者們得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