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軍國主義頂級智囊,因為一巴掌而逃過刑罰?

日本軍國主義頂級智囊,因為一巴掌而逃過刑罰?
大川周明,1886 – 1957|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干年之後,大川周明回顧當時場景時表示,他對旁聽者把一場審判秀當作一件公義之事相當惱火,一時衝動就往東條英機的腦袋上呼巴掌,藉以粉碎法庭內那種可笑的肅穆。

大川周明當時在法庭突然爆發的事件成了全球媒體的頭條新聞。「美聯社」發了名為「震驚法庭」的報導,幾乎全美的主要報紙都採用了。《時代》雜誌則在報導中寫道,東京大審一開場就有「維多利亞時代喜劇」的味道。有一位通訊記者寫道,他很懷疑若干年後,除了大川周明拍打東條英機光頭的事件外,有誰還會記得東京大審的其他細節。《華盛頓郵報》則刊出威廉.卡提所拍攝一組題為「大川周明大出風頭」的新聞照片。第一張是大川周明舉臂朝向前方毫不知情的東條英機,第二張顯示出大川周明已經拍擊了東條英機的腦袋而肯沃西少校抓住了大川的衣領,第三張是東條英機轉回頭,面露一種十分勉強的笑容,第四張則是大川周明被肯沃西壓制住肩膀坐在地上,兩眼茫然地投向遠方。

當年大川周明還差半年就60歲,他身高大約六呎,長得比大多數日本人都高,可是相當瘦弱。他有次還形容自己的瘦長身材是「一個簡陋的破寮棚」。一般來說,大川周明的服飾相當講究,有點貴族氣息,使得他天生條件欠佳的身材添增了一點帶有專業意味的尊貴。但他的牙齒長得參差不齊,耳朵過大,臉孔瘦削更顯憔悴,以致於有位美國人曾經形容他「外表完全無任何吸引力」。就算是日本人,也都會覺得大川周明的五官不太像日本人。他戴著圓框眼鏡,藏在很厚鏡片後面的深邃兩眼,有時顯得充滿智慧,有時又有點狂野不羈。

大川周明在外表上也許無甚出色之處,但他的神經原卻不簡單。從很早期的時候,他就是位多產作家,觸及的主題也十分廣泛,他曾經費勁完成對西方殖民主義的分析,對日本兩千六百年歷史的調查以及可蘭經的翻譯。他曾經寫過長達六百頁的自傳,後來也許是出於對自身認知的自滿,又出人意外地把整部作品毀掉。他對康德、柏拉圖、孔子、孟子的學說都有研究,至少嫻熟從英語到梵文的八種語言,不潛心著作的時候,他就以教授的身份在學校授課,兩者都不做的時候,他就在日本一個最重要的智庫擔任經濟研究分析的工作。或者,他就在各處組織激進行動團體,企圖讓自己的想法於日本社會中造成一些衝擊。

年復一年,他們也確實做出些成果。1920年中期至晚期,大川周明用著作和演說敦促日本出面聯合東亞,對西方的全球霸權進行挑戰。現在對大川周明進行起訴者,認為那些作為已經證明大川周明從那時起就積極努力,希望讓日本人民為走上戰場做好「心理準備」。1930年代早期,大川周明曾經資助一次社會起義,結果導致當時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遇刺。根據一些歷史學者的看法,那次的事件是日本對民主的渴望已經開始落入軍方掌控的轉折點。

1941年晚期,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幾天,大川周明做了一系列當時頗受歡迎的廣播,內容是關於西方政治侵略的歷史,同時提醒聽眾注意他曾經做出的預言:日本和美國為了世界秩序「終需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而且日本會獲得最終的勝利。

大川周明有十分出色的智能,但脾氣卻十分暴烈,因此贏得了類如「充滿怒火的知識份子」、「傑出的瘋子」……等綽號。一位當代評論家就指出,大川周明學識廣博到難以成為激情的愛國者,脾氣又壞到無法成為優秀的學者。大川周明曾經兩度入獄,他一直很積極地經營自己跟軍方的關係,也很愛好冶遊歡場甚至造訪藝伎屋尋歡,最後還娶了一位名為兼子的藝伎為妻。他因為意識形態的堅定而被人稱為「日本的戈培爾」,他也因經常有令人發噱的動作而被稱為「東方唐吉訶德」。有位心理學家曾經這樣描述大川周明,「他天性挑剔又極重方法,既神經質又充滿熱情」。只不過大川周明頗為好酒,又是一位非常糟糕的酒鬼,常常使得他的「熱情」蓋過「方法」,酒後往往變得很粗魯、喋喋不休又惹人生厭。

他常常光顧的藝伎屋老闆娘就曾指出,大川周明喝醉之後簡直就像變成了另一個人,就像「日本版的變身怪醫」(Jekyll and Hyde),在那種狀態下,大川周明出手拍打另一個人的腦袋,並不算出奇。

相關書摘 ►他在東條英機腦袋上摑巴掌,因為患了腦梅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逃離東京審判:甲級戰犯大川周明的瘋狂人生》,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瑞克.賈菲(Eric Jaffe)
譯者:梁東屏

他是日本的戈培爾、鼓吹軍事擴張的號手
《紐約時報》將其定位為「九一八事變」的「民間頭腦」
作為甲級戰犯
他究竟是裝瘋賣傻逃過東京審判
或是美國為避免他揭發東亞侵略歷史的例證,刻意輕放?

大川周明為東京審判中唯一列名甲級戰犯的平民,亦因精神鑑定逃過審判,於一九四八年底東條英機等七名戰犯在巢鴨監獄以絞刑結束一生後,獲釋返家。被盟軍視為該為二戰日本的犯行負責的大川周明,在昭和前期,於亞洲現代化的思辨中,走上「大日本主義」,對其後日本的亞洲侵略戰爭起到推波助瀾作用,亦為鼓動日本社會走上軍國主義的主要旗手,美國媒體將之稱為「意識形態的挑撥者」,《紐約時報》更將大川定位為揭開「十五年戰爭」之「九一八事變」的「民間頭腦」。

本書作者艾瑞克.賈菲(Eric Jaffe)的祖父丹尼爾.賈菲(Daniel Jaffe)為美軍的戰地精神科醫師,他判定大川周明精神失能,無法繼續受審。丹尼爾.賈菲醫師對大川周明精神鑑定成為近代歷史的爭議,亦聯結兩人的生命,作者為一窺其祖父謎樣的人生,同時跨入大川周明的瘋狂世界,此開啟作者引領讀者理解近代日本之窗,探索怎樣的社會集體意識將日本人推向侵略戰爭的不歸路。

透過艾瑞克.賈菲在其祖父及大川周明間的穿針引線與爬梳,我們應可理解日本為何在太平洋與美國對決及大川所代表「大亞洲主義」。回顧此時期歷史,亦不難體察現實與歷史竟如此相像,而歷史為解開當前全球化下政經秩序重構迷團的鑰匙。在美、中貿易戰方興未艾之際,此書提供始終站在東亞大國博弈浪頭上之臺灣極具意義的歷史思考。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