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心學智慧記:人不應該承受性的折磨,不論是沉溺或束縛

陽明心學智慧記:人不應該承受性的折磨,不論是沉溺或束縛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他被世人交相稱讚意境如何的高邁,心性有深度涵養的人,都不會是個性無能的假活人,或是個性飢渴的真禽獸。

文:陳復

性愛很正常

陽明先生說:「聖人的學問,就是心學。學問的目的,只在敏於窮盡自己的心靈而已。堯、舜與禹相互傳授這樣的口訣:『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道心的意思,就是指跟隨著本體,而沒有絲毫人的欲望參雜在裡面,沒有聲音,沒有氣味,能存在於最細微的角落,能彰顯在最顯赫的位置,這都是誠意的源頭,意即誠意就是在回歸本體。人心如果參雜著人欲,那就變得很危險了,這是虛偽矯情的開端。

看見孩子掉落到井裡,立刻生出救援的意念,這就是在跟隨著本體。如果救起孩子,還要跟他的父母討賞,或者在鄉里邀得眾人的稱讚,這就是參雜著人欲的心靈。肚子飢餓就去吃,嘴巴口渴就去喝,這就是在跟隨著本體。如果想要窮盡品嘗人間的美味,滿足於口腹的欲望,這就是參雜著人欲的心靈。惟一的意思,就是生命統合在道心裡。惟精的意思,就是指憂慮道心無法統合,期間還是參雜著有人欲的心靈,因此特別強調要深至精髓裡。大道的運轉無不來自本體,生命統合在道心裡,就能跟著本體生生不息,這就是『允執厥中』的意思。」

這段話出自〈重修山陰縣學記〉。我們要瞭解,世間的道德,並不是本體,而是隨時間與風俗不斷在更替其標準的價值觀。人不能按著道德去行事,這或許能讓你成為某時某刻的好人,卻很可能在更換價值觀,你的付出變得毫無意義。譬如當國共兩黨重新和解,曾經為保衛各自黨派的價值而在內戰裡犧牲的戰士,他們各自為他們有侷限性的信仰而莊嚴犧牲,然而,他們的犧牲到底在成全什麼有意義的事情?這類的問題該如何定位,發生在全人類社會各個角落裡。人要按著本體來行事,按著本體行事就不是拘泥於某時某刻的價值觀,而是關注在對個體與全體生命的成全,只要能成全生命的維生與再生,那就是符合於本體的意旨,讓生命變得扭曲,不再有創生性,不論其如何符合當日的價值觀,都違背本體的意旨。

譬如基於強烈擴張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惜傷害其他人類的國家利益,這既是在扭曲他人的生命,同樣更扭曲自己的生命,你只要看見那些經歷過戰爭摧殘的人的扭曲心理,就能體會何謂違背本體。然而,這樣說並不是指本體只負責創生,不負責殺生,常常殺生就是基於護生的慈悲,譬如人食雜食(包括動物與植物),其演化的本意既是在維護身內的宇宙,更是在維護身外的宇宙,生態的平衡正來自於生死相續做基底的生生不息。

如何是參雜著人欲的心靈?譬如說性的慾望,這正是生命能不斷開展的根本動能,對性的壓抑並不符合本體的意旨,要藉由壓抑性的慾望來獲得解脫,那更是無關於本體的解脫。因此,有性的慾望再正常不過了,這與傳統稱作的人欲無關,或者說,這並不是有問題的人欲,只有當你馳騁性的欲望,釀就對他人生命的傷害,不論是心理或生理的傷害,那纔是有問題的人欲。否則,性的開展,來自於人與人情感的相互悅納與交融,那內裡有愛,這正呈現本體的至善,這就是「性愛」會被世人如此稱呼的原因。

性愛很正常,人往往基於對性的莫名恐懼,因此設立各種倫理規範來限制性,卻使得人因此活在沒有愛的狀態裡,只維持表面的工整得體,致使性格變得很扭曲,這真不啻於敗德。然而,倫理規範並不是本質的關注,我們既無需懷抱著敵意,更無需緊咬著教條,我們只應該放在根本的命題,那就是因為有性,使得生命的能量因此而匯合與再生,這就是愛的傳遞;不能因為有性,使得生命的能量因此而乾枯與停滯,這就是沒有愛,把他人純粹當作生理抒發的對象。

沉溺於性或束縛於性,都會使得生命常呈現覓不得苦,不再有盎然的生機,最明顯的徵狀就是兩眼無神。人不應該承受性的折磨,不論是沉溺或束縛,這都會讓人終身頹廢失志。你釐清某個公認的覺知者這輩子對待性的態度,就能瞭解他的心性臻至如何的程度,如果這個覺知者此生耽溺於性或束縛於性,他講的思想都會釀就聆聽者的災難,因為這不符合本體的生生不息,不論他被世人交相稱讚意境如何的高邁,心性有深度涵養的人,都不會是個性無能的假活人,或是個性飢渴的真禽獸。

性的開展,就是在順應自然,我們要善於調伏,那就是該發則發,該止則止,這發與止的機制,首先不來自於外在的倫理,而得來自於本體的感通,就本體的脈絡來說,能使人與人相互悅納與交融,這樣的性關係就符合禮,人與人只要不能相互悅納與交融,卻發生性關係,那種交互牴觸的撞擊能量,釀就對自己與他人生命的傷害,就是失禮。因此,愛的有無,就是禮的有無。符合本體的脈絡,跟著設立規範,纔能產生無礙與無害的倫理。

因為我們還有愛,請記住:「先有本體,再有倫理。」

原文

夫聖人之學,心學也。學以求盡其心而已。堯、舜、禹之相授受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道心者,率性之謂,而未雜於人。無聲無臭,至微而顯,誠之源也。人心,則雜於人而危矣,偽之端矣。見孺子之入井而惻隱,率性之道也;從而內交於其父母焉,要譽於鄉黨焉,則人心矣。饑而食,渴而飲,率性之道也;從而極滋味之美焉,恣口腹之饕焉,則人心矣。惟一者,一於道心也。惟精者,慮道心之不一,而或二之以人心也。道無不中,一於道心而不息,是謂「允執厥中」矣。(出自《王陽明全集.文錄四》卷七)

相關書摘 ►陽明心學智慧記:死亡使得創生獲得推展,這是大慈悲的殺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王子精靈法則:陽明心學智慧記》,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復

我們心裡都住著一個精靈
讓王子精靈法則,幫助這個精靈獲得滋養與茁壯,活出生命的智慧與洞見

古人將思想家尊稱作「子」,心學宗師王陽明先生曾說:「良知是造化的精靈。這些精靈,生天生地,成鬼成帝,皆從此出,真是與物無對。」因此,「王子精靈法則」就是指陽明先生談良知的觀念脈絡,其實就是將陽明心學稍加變化的異稱。心學是種深具辯證意義的思想,其汲取儒家的特徵卻反對儒家的教條,更是中國在明朝結束前最後一股深具原創性的思潮,這本書是自這股原創性思潮沒落後,歷經清末民初至今的思想變局,四百餘年來重新詮釋與推演心學的鉅著。

陳復撰寫《王子精靈法則:陽明心學智慧記》,並不是在從事「古籍今註今譯」的訓詁工作,而是從真實生活在華人社會的角度出發,來談如何修心養性做工夫。如果你已經發現人只活在自我意識裡產生的弊端,這主要體現在人與四大關係裡(天,人,物,我)的各種撕裂與隔閡,並發現世間有個更高於自我意識的存在,希望能不帶有宗教色彩的認識真知與活出真如。這份來自心靈的企望,會使得你很適合閱讀這本書。遨遊於盈滿智慧與創新思維的文字間,要不仔細琢磨每篇內容,或有時隨手翻開一篇刺激思考,應該都會開卷有益。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