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心學智慧記:死亡使得創生獲得推展,這是大慈悲的殺生

陽明心學智慧記:死亡使得創生獲得推展,這是大慈悲的殺生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陽明先生的大慈悲,就在於他手握著重兵,在即將攻打山寨前,還書寫長篇的文告給這些盜賊,希望喚醒他們的良知,讓他們能瞭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不要自己不喜歡被人稱作盜賊,事實卻在做著盜賊的事情。

文:陳復

大慈悲的殺生

在〈告諭浰頭巢賊〉裡,陽明先生跟那群浰頭巢賊說:「人的情感裡,都會感覺出恥辱的事情,莫過於身上蒙受著盜賊的惡名;人的心靈裡,都會感覺出憤怒的事情,莫過於身上遭遇著劫掠的苦難。現在假使有人罵你們是盜賊,你們必然會很火大的發怒。但,你們豈可心裡討厭這個名稱,而身體正在實踐這個事實呢?再假如有人焚燒你們的房屋,搶劫你們的財產,掠奪你們的妻女,你們必然會被激發出強烈的憤怒,恨到骨子裡,寧可死去,都要報這個仇。現在你們卻這樣對待他人,他人難道不會被激發出強烈的怨恨嗎?」

他還說:「你們當年會去做盜賊,這是『生人尋死路』,尚且想做就去做;現在如果希望能改變行為來從善,這是『死人求生路』,卻反而不敢棄暗投明,這是為什麼呢?如果你們肯有著如當年去做盜賊的凶狠精神,拚死出來想要改變行為來從善,我們官府豈有必要殺害你們的道理呢?這是因為你們太久浸染在惡毒的意念裡,已經習慣於殺人,心裡常多猜疑的緣故。哪裡會知道我這上人的心底,即使無故殺害一隻雞犬,尚且覺得不忍,更何況人命關天,如果輕易殺害你們,冥冥中斷然會有報應,讓子孫受著災禍,何苦必然要做這種事情呢?」

敝人曾經遇見自認很慈悲的宗教修行人,他對於陽明先生誅殺盜賊的往事很是不屑,認為這是沒有慈悲的表現。更常見已經習慣從「農民起義」的角度來解釋歷史的人,對於陽明先生這種撲滅農民起義的火苗的做法很是不滿,認為他延緩明朝要覆亡的命運,且在殘害無法安生苟活的農民。敝人要在這裡請問:如果時空更換在今日,有些人因為自認活不下去,因此「聚眾起義」,到處打家劫舍,掠奪財產,殺害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姦淫沒有辦法抵抗的婦女,身為政府的執法者,難道要基於慈悲,去縱容這些人的暴亂,或者只因為他們是沒有財產維生的人民(過去聲稱的無產階級),就要承認他們用武裝來剝奪他人性命與財物的合理性,等待他們來建立新政權,纔能自然而然結束殺虐?

不!任何有大慈悲的儒者,都不能坐視社會的動盪失序。如果社會的結構已經全盤崩解,救無可救,儒者或許要參加某個拯救亂世的中興能量,來全面更換新的局面,如果社會的結構尚未全盤崩解,儒者就應該扶持既有的政權,盡可能承擔責任,回轉狂瀾,消弭擾亂社會秩序的能量。因此,陽明先生的大慈悲,就在於他手握著重兵,在即將攻打山寨前,還書寫長篇的文告給這些盜賊,希望喚醒他們的良知,讓他們能瞭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不要自己不喜歡被人稱作盜賊,事實卻在做著盜賊的事情。這就是他在面對自己的良知,想用誠意感化冥頑,避免「不教而殺」。

他豈不知「因果報應」這件事情?然而,如果因為害怕殺生而招來個人或子孫的災禍,就因此拒絕承擔責任,對於廣大被傷害的百姓遭受的苦難坐視不理,卻變相縱容著盜賊更加猖獗肆虐,這不是慈悲,而是冷血,人因為冷血產生的縱容,使得惡毒的人能不斷釋放自己凶狠的能量,這是世間暴亂不止的癥結。

本體的特徵固然是創生,然而,本體的創生會展現出兩種型態:其一,因創生而創生,這是自因性的創生,創生本身沒有理由,創生就是本體自然的給出;其二,藉死亡來創生,這是他因性的創生,死亡是創生的源頭,因為有死亡,因此有創生。如果只看重自因性的創生,那會掩蓋住本體有關創生的全面內容,人不願意承認死亡的創生性,這會釀就出對各種議題的誤解。譬如說,因為人會死亡,因此有文化傳承這件事情,人對死亡的自覺,就使得傳承獲得發生的機會,人會奮勉在死前把自己領悟散播出去,由不同的人來接棒展開創生。

再譬如說,人把植物或動物吃到肚子裡,食者與被食者因此融為一體,再給出新的能量,這就是植物或動物藉著死亡來幫忙人的創生。死亡使得創生獲得推展,生生不息的背後是靠著生死相續來做動能。陽明先生希望能感化盜賊,纔會想寫這篇文告,如果盜賊不能幡然悔改,他就只有拿出全副精神來剿滅「盜賊」(而不是人民),盜賊只有被消除殆盡,社會纔能恢復秩序,百姓纔能獲得安生,這是為維護環境的創生而殺生,這就符合本體創生的型態,即使個人或子孫有因果報應,奇難裡自有奇福,禍福共生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符合本體創生的脈絡,終會獲得本體的庇蔭,儒者釐清其義理,就會無愧承當。

原文

夫人情之所共恥者,莫過於身被為盜賊之名;人心之所共憤者,莫甚於身遭劫掠之苦。今使有人罵爾等為盜,爾必怫然而怒。爾等豈可心惡其名而身蹈其實?又使有人焚爾室廬,劫爾財貨,掠爾妻女,爾必懷恨切骨,寧死必報。爾等以是加人,人其有不怨者乎?人同此心,爾寧獨不知;乃必欲為此,其間想亦有不得已者,或是為官府所迫,或是為大戶所侵,一時錯起念頭,誤入其中,後遂不敢出。此等苦情,亦甚可憫。然亦皆由爾等悔悟不切。爾等當初去後賊時,乃是生人尋死路,尚且要去便去;今欲改行從善,乃是死人求生路,乃反不敢,何也?若爾等肯如當初去從賊時,拚死出來,求要改行從善,我官府豈有必要殺汝之理?爾等久習惡毒,忍於殺人,心多猜疑。豈知我上人之心,無故殺一雞犬,尚且不忍;況於人命關天,若輕易殺之,冥冥之中,斷有還報,殃禍及於子孫,何苦而必欲為此。(出自《王陽明全集.別錄八》卷十六)

相關書摘 ►陽明心學智慧記:人不應該承受性的折磨,不論是沉溺或束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王子精靈法則:陽明心學智慧記》,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復

我們心裡都住著一個精靈
讓王子精靈法則,幫助這個精靈獲得滋養與茁壯,活出生命的智慧與洞見

古人將思想家尊稱作「子」,心學宗師王陽明先生曾說:「良知是造化的精靈。這些精靈,生天生地,成鬼成帝,皆從此出,真是與物無對。」因此,「王子精靈法則」就是指陽明先生談良知的觀念脈絡,其實就是將陽明心學稍加變化的異稱。心學是種深具辯證意義的思想,其汲取儒家的特徵卻反對儒家的教條,更是中國在明朝結束前最後一股深具原創性的思潮,這本書是自這股原創性思潮沒落後,歷經清末民初至今的思想變局,四百餘年來重新詮釋與推演心學的鉅著。

陳復撰寫《王子精靈法則:陽明心學智慧記》,並不是在從事「古籍今註今譯」的訓詁工作,而是從真實生活在華人社會的角度出發,來談如何修心養性做工夫。如果你已經發現人只活在自我意識裡產生的弊端,這主要體現在人與四大關係裡(天,人,物,我)的各種撕裂與隔閡,並發現世間有個更高於自我意識的存在,希望能不帶有宗教色彩的認識真知與活出真如。這份來自心靈的企望,會使得你很適合閱讀這本書。遨遊於盈滿智慧與創新思維的文字間,要不仔細琢磨每篇內容,或有時隨手翻開一篇刺激思考,應該都會開卷有益。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