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呆與阿宅》:機器人會取代人類的工作嗎?

《書呆與阿宅》:機器人會取代人類的工作嗎?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科技不斷的演進,無論是現在或是將來,若想保住飯碗,最好的辦法就是開發我們的人文素養,尤其是人文學科所培養的軟技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史考特.哈特利

機器人會取代人類的工作嗎?

原本就有人對馬丁.福特(Martin Ford)在《被科技威脅的未來:人類沒有工作的那一天》(Rise of the Robots: Technology and the Threat of a Jobless Future)中提到大量失業潮的預測感到憂心,如今愈來愈多產業成功邁向自動化,更是加深了他們的疑慮。學術研究也曾提出這類警告。在一項經常被引用、由牛津大學經濟學家卡爾.佛瑞(Carl Frey)和麥可.奧斯本(Michael Osborne)所主持的「就業的未來:工作有多容易受到電腦化影響?」(The Future of Employment: How Susceptible Are Jobs to Computerization?)研究中,兩位作者指出,美國47%的工作在未來10到20年間很容易被機器自動化取代。此外,眾多職業消失後會如何替換成新型態工作讓人類來做,現在還不明朗。

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的現象稱為「科技性失業」(t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過去有好幾次出現了會有大量勞工失業、且這些職業都沒有可替代之新工作的主張,包括工業革命開端跟20世紀初期的經濟大蕭條。經濟學家約翰.梅納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強調,大蕭條期間因科技進步而引發的失業潮,造成了「新職業出現的速度遠不及裁減勞工的速度」現象。

不過這樣的論點已經遭到駁斥,因為從歷史事實可以知道,前一波科技創新雖然造成大量失業,但最終還是出現了數以千計、有別於過去的新型態工作,彌補了那些流失的工作。工業革命時期,絕大多數的農務工作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工廠裡的工作;也就是說,1900年在農場上工作的美國勞工還有50%左右,如今只剩下2%。接著是20世紀中期到後期這段時間,美國和其他已開發國家有許多製造業的新型態工作,不是因為紛紛將機器人技術導入工廠車間而自動化,就是外包給海外開發程度較低的國家做。但相對地,服務產業出現了許多新的職業。

馬丁.福特承認這一點,不過他認為,目前的這波科技創新所引發的工作替代現象,會比過去更為劇烈。換句話說,這一次跟以往大不相同。由於現在的機器不但可以把很多勞務型工作做得跟人類一樣好,甚至能夠勝任一些認知型工作,而且機器也愈來愈擅長模仿人類的智能,這樣一來就沒有機會產生新型態的職業。這就是他認為很多高階白領工作和勞務型工作日後一定會被機器搶走的原因。

本章接下來要探討一個違背一般人直覺的事實,那就是隨著科技不斷的演進,無論是現在或是將來,若想保住飯碗,最好的辦法就是開發我們的人文素養,尤其是人文學科所培養的軟技能。

軟技能的需求很高

本書第二章提到哈佛經濟學家大衛.戴明針對軟性社交技巧為何往往能培育出績效較高的工商團隊所做的研究。戴明率先研究軟技能在勞動市場的價值,他發現「成長最快速的認知型職業,比方說經理、教師、護理師、治療師、醫師、律師,甚至是經濟學家,全都需要重要的人際互動能力。」意思是說,做這些工作時必須將人文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而所謂的人文技巧就是指能夠洞察人性並以此做為人際互動的基石。

戴明於2015 年在美國國家經濟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簡稱NBER)所做的工作報告「社交技巧在勞動市場的重要性亦趨重要」(The Growing Importance of Social Skills in the Labor Market)中指出,亟需社交技巧的工作在勞動市場的占有率自1980 年起成長了約10%。諷刺的是,他也發現同一時期的STEM領域就業市場相對來說下降了3%。

事實上,戴明曾主張「高技能工作的成長率之所以趨緩,是受到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即STEM)類職業的影響」,他也認為在這些職業當中,「工程師」、「程式設計及技術支援人員」和「工程與科學技術員」是萎縮最快的職業。雖然STEM領域中的其他職業,像是電腦科學、數學和統計方面的工作逐步成長,但成長速度遠低於其他需要高超社交技巧的工作,此外,2015年《華爾街日報》針對900名主管所做的民調顯示,其中92%的主管指出軟技能「就跟技術能力一樣重要或甚至更重要」,又有89%的主管則說「很難或有點難」覓得具備這些必要軟技能的求職者。

書呆與阿宅p286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軟技能人才行情看俏,STEM類職業卻逐漸流失,這種趨勢極有可能在未來數年加速發展,因為愈來愈容易操作的技術工具會更加平民化,開發中國家也培養了許多更專精的技術人員所致。就像過去這數十年來,全球化造成大量製造業工作外包,接著許多知識工作者的工作也被外包,現在美國勞工手中的技術類工作,未來勢必也會有不少轉移到國外。以第一章提過的Andela 這家紐約公司為例,它在奈及利亞拉哥斯和肯亞奈洛比進行「技術領導計畫」(Technical Leadership Program),訓練了一批又一批的理科人。想加入該計畫的人非常多,以致於錄取率不到1%,CNN報導就指出,這個計畫可以說「比哈佛還難進」。

2016年,Andela收到4萬人申請區區280個名額,當時已培育200位奈及利亞和肯亞的程式設計師。該計畫傳授高階程式設計技巧,並推出技術團隊僱用服務。沒錯,微軟和IBM 這些科技業龍頭都曾用過這項服務。雖然Andela目前只略掀皮毛,尚未深入挖掘到龐大的海外技術人力,不過它已經成功吸引了馬克.祖克柏和Google Ven-tures為該公司投資2400萬美元的資金。

正如教育新聞記者瓦萊利.史特勞斯(Valerie Strauss)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中所指出的:「對人文學科的蔑視幾乎成了一場比賽。」前文也曾提過,看不起人文學科的馬克.安德森和維諾德.柯斯拉,都是這場比賽的選手。史特勞斯也表示,政治人物尤其愛批評,他們當然會嚷嚷選民愛聽的話。肯塔基州州長馬修.貝文(Matthew Bevin)甚至建議刪減該州法國文學主修生的州立大學獎助金。一度是總統熱門人選的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希(Jeb Bush)更直言,大學應該警告學生「那些念心理、念哲學的是很棒,有人文學科是很重要啦……但最好心裡有個底,你以後只能去福來雞(Chick-fil-A)賣炸雞。」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盧比歐(Marco Rubio)誤以為焊接工賺的錢比哲學主修生多,「因為就業市場沒有空間給希臘哲學家。」

但是在這片批評聲浪中卻可以看到,人文學科及其培養的獨特能力,不但機器仿效不來,而且還逐漸在當今就業市場站穩腳步,未來也會繼續屹立不搖,這真是最大的諷刺。跟大衛.戴明一起研究合作的哈佛勞動經濟學家勞倫斯.卡茲(Lawrence Katz)一針見血地指出:「我其實覺得真正扎實的人文教育,在未來會彰顯出更多價值。」他認為一個人成功與否取決於他「在處理無法編寫成演算法的工作時所發揮的能力,也就是他如何處理無模式可循的問題和全新的狀況」。

軟技能被取代的可能性被過分誇大

也許有人會反駁說,戴明的研究用的是1980到2012年之間的資料,最新的機器學習技術才正要開始蓬勃發展。近年來機器頻頻繳出令人嘆為觀止的功績,譬如Google的人工智慧公司DeepMind創造的程式擊敗了世界圍棋冠軍,而科技現在就發展到這種境界,未來更是不遑多讓,這難道不足以印證馬丁.福特所主張的,很多亟需人文軟技能的工作其實很快就會被機器取代嗎?

2016年夏天,《麥肯錫季刊》(McKinsey Quarterly)刊出800項職業的分析結果,深入探討此議題。研究人員評估在這些職業所囊括的2000多種任務中,哪些容易受到機器自動化的衝擊。結果發現,「自動化在未來十年會消滅的工作少之又少,但幾乎每種職業或多或少都會受到一些影響,端視這些工作執行何種任務而定。」麥肯錫提出了重大的論據,縱使機器會取代職業中的許多任務,但很多職業並不會被完全取代,或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全都被機器拿走,但該主張並沒有在科技性失業的論戰中引起應有的關注。

事實上,機器只會接管任務中最制式、最煩人的環節,進而提升工作的品質。當然就某些類別的職業來說,短期內被自動化的可行性會高於過去數十年來的變化率。麥肯錫估計,只有5%的工作會全面自動化,跟牛津大學指出美國47%的工作處於「機器自動化高風險」的研究結果相去甚遠。它發現,美國60%的工作當中會有三成左右的活動或任務會改變,但所謂的改變是指環境變動,而適應力就成了勞工的強項。

想要深入了解機器在可預見的未來會取代人類的哪些工作,人類又能保住哪種類型的職業,以及人文學科培養的軟技能依然能賦予人類競爭優勢的原因,就一定要從MIT經濟學家戴倫.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和大衛.奧圖(David Autor)的研究分析看起。這兩位學者針對新技術衝擊勞動市場造成哪些職業落入被機器取代的風險,做了一番徹底的研究。他們參照簡單的架構來做評估,每一項工作皆可歸類為認知型或勞務型,以及重複性或非重複性工作。他們認為只要是重複性任務,無論該任務屬於認知型或勞務型,都很適合自動化,而非重複性工作相對來說則沒有自動化風險,至少會有一段緩衝時間。

艾塞默魯和奧圖把重複性工作定義為很容易理解、有一連串特定的指令,可以寫成電腦程式由機器來執行。他們指出,「要讓電腦自動執行的任務,必須定義地非常清楚明確(換言之就是可寫成指令碼),以便缺乏彈性和判斷力的機器可以按照程式設計人員設定的步驟成功執行任務。因此,電腦和電腦所控制的設備在執行可讓程式設計人員寫成指令碼的任務時,會很有效率又極為可靠,但在非指令碼以外的任務環節上就無用武之地了。」非重複性任務則是指無法拆解成一連串指令的工作,這種任務需要的不只是高階技巧,由於任務環節可能是勞務性質,也有可能是極為抽象的工作,因此也需要創意和獨創思考以及貨真價實的問題解決能力、洞察力、說服力和創造力。

重複性任務是許多職業的基石,尤其是中等技能工作,這包括了很多勞務型和認知型任務在內。麥肯錫估計,78%以上的重複性實體工作,比方說在生產線上做焊接、包裝物品或準備食品等任務,已經可以用機器來完成,另外在特定類別的工作當中,90%此類任務最終都會自動化。有一家叫做Momentum Machines的公司發明了全自動漢堡機,每分鐘可以製作六個漢堡。已經自動化的還包括了飯店的入住手續和餐飲設施,據麥肯錫的分析指出,73%的餐飲服務和住宿類工作,嚴格來說都可以自動化了。就零售領域而言,據估可以自動化的零售活動多達53%,其中包括庫存管理、物流和包裝宅配商品。

當然,何時能自動化或未來何時會自動化只能從技術可行性來判斷。換句話說,勞工和技術都不能完全取代對方。自動化的時機點取決於投資技術所花的成本,也會受到替代技術之勞動成本的左右。另外,取代也跟周遭環境的條件和準則有很大的關聯。舉例來說,中國勞工相對便宜,因此工廠的機器與工人的比例是每1萬名製造業勞工配36個機器人,德國、日本和韓國工廠的機器人比例相對較高,分別為292、314和478,這是因為勞動成本高出很多的緣故。不過,把自動化技術導入職場的成本勢必愈來愈低,最終一定會跨入以機器取代勞工的經濟模式,這是不可避免的。

艾塞默魯和奧圖強調,反過來說,不管是勞務型還是認知型工作,非重複性工作都依然是人類的天下。雖然大部分的認知型工作需要教育程度較高的人,而許多勞務型工作需要的教育程度則較低,不過艾塞默魯和和奧圖確認為,所有非重複性工作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這些工作機器都做不來。

相關書摘 ►《書呆與阿宅》:為什麼Tinder需要社會學家、Slack雇用主修戲劇的員工?

書籍介紹

《書呆與阿宅:理工科技力+人文洞察力,為科技產業發掘市場需求,解決全球議題》,寶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史考特.哈特利
譯者:溫力秦

科技與創新浪潮如火如荼地展開,人人都在學寫程式,STEM教育的呼聲水漲船高;反觀人文學科成為冷門科系,錢/前途似乎愈益黯淡。但若仔細觀察最有創意、最成功的新商業點子背後,將會發現人文思維才是創新的動能、發現新商機的要素。在各種技術工具的駕馭門檻大幅降低的當下,能否尋得市場缺口、找到問題所在,也許才是未來的決勝關鍵。

文科優勢在哪裡?

  • 設身處地洞察生活難題,懂得如何利用科技提供最佳解決途徑
  • 為演算法注入倫理,讓機器為人類提供更好的服務,而非統治我們
  • 為STEM教育添注人文思維,培養學生自主尋得發揮長才之處
  • 提倡政府透明化的重要性,利用資料識讀能力解除國土危機
  • 理工類職業不再是飯碗保證,軟技能的需求將大幅提升

無論是正在思索生涯方向的大學生、望子成龍的父母,還是各行各業的創業家和企業主管,都必須體認到文科人與理科人攜手合作可以發揮巨大的潛能,兩者的重要性旗鼓相當。以科技為導向的未來一日千里,教育、產品和各機構若都能人文與技術兼而有之,此理想的組合必然可以抓住無窮契機。

9789862487488-150dpi_(1)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