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啊!老闆娘竟然懷疑我偷走了她的手錶......

爸爸啊!老闆娘竟然懷疑我偷走了她的手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是那個起風下雨的晚上,我被老闆娘趕出家門,因為她懷疑我偷走了她的手錶,天啊,從小到大我何曾偷竊別人的東西?爸爸曾幾何時的叮嚀仍在我耳邊響起:「窮要窮得乾淨,餓要餓得有尊嚴。」

作者:Lê Thúy Vịnh 黎翠灣 / 作品:〈夜裡的日記〉

爸爸!鐘聲已響起,台灣時間已是午夜十二點,不知道家裡的爸爸是否已熟睡?還是仍在和您的舊傷搏鬥?或者…或者您仍為身在他鄉求生的女兒擔心。

爸爸知道嗎?在這麼遙遠又陌生的地方,當人們已進入夢鄉,您的女兒又坐在這裡,將所有的思緒、想念、日常工作,集入夜裡的日記。

爸爸,我還記得那一年的冬日午後,因為家庭狀況,為了孩子的將來,我只能拋夫棄子來到台灣這片希望的樂土。我的行囊是裝滿憂愁淚水的行李箱、父母的叮嚀,和重大的「債」字,扛在我瘦小肩上。

離別時,我看著母親倚在門邊目送,看著離別的淚水,我心如刀割。兩個年幼不懂事的孩子,拉著母親的衣襬開心地說:「媽媽,您去了快點回來,買很多玩具和糖果餅乾給我們喔!」天啊,我的孩子們,再次擁抱親吻他們,我藏起落下淚水趕緊上車,催促車夫趕緊出發,不敢回頭再看一眼。

孩子們則一直跟在後面喊著媽媽,「您趕快回來買糖果餅乾給我們喔!」他們以為媽媽像平常一樣地去市場,過一會就會回家,怎知母親一走就是數年,這麼久都未能回家看他們。

但還能夠如何呢?爸爸,因為我要賺錢奉養年邁的父母,照顧殘疾的姊姊,償清出國工作向銀行借貸的債務,也為了孩子們的未來,我只能違背自己的心而離開。

怎知才到台灣八個月,孝字未圓卻得知母親已過世,家裡擔心我在他鄉重受打擊,病倒卻無人照顧而不通知,我最後是從朋友那裡得知。

爸爸啊,當時我感到如雷擊耳邊,天旋地轉近乎塌下來,我暈眩倒下喊著媽媽…媽媽…您怎麼忍心離我而去…您為何不讓我知道,現在我要去哪裡找您?媽媽…媽媽啊!我離開時有媽媽送別,回家時缺少了母親的迎接…爸爸啊,我很害怕…很害怕呢,爸爸!我來到這裡,多少的艱難辛苦落在身上。

爸爸可知道,您打電話給我說感覺似乎將有不測之時發生在我身上,我只能擦去眼淚騙您一切都好,說僱主對我很好讓爸爸不用為我擔心。

但爸爸啊,就是那個起風下雨的晚上,我被老闆娘趕出家門,因為她懷疑我偷走了她的手錶。天啊,從小到大我何曾偷竊別人的東西?我怎麼這麼委屈?爸爸曾幾何時的叮嚀仍在我耳邊響起:「窮要窮得乾淨,餓要餓得有尊嚴。」那時候我只能匆促地掛了電話,不讓爸爸聽到我哭泣的聲音,然而我又哽咽著呀,爸爸。

接著我又走到門口,請老闆娘讓我進屋裡,但她仍堅決要我歸還手錶才讓我進去,爸爸啊,我要去哪裡找手錶歸還給她?爸爸…爸爸啊…。

站在外頭太久,我已淋濕且冷的一直發抖,我厚著臉皮跑到鄰居家說明手錶的事,鄰居對僱主非常生氣,見我冷得發抖,她心疼地拿保暖衣物給我,再帶我回家叫門,叫了很久…很久,老闆娘才起來開門讓我們進屋子裡。

鄰居跟僱主說不可以這樣對待我,否則她將打電話給勞工局投訴,她還叮嚀如果僱主不讓我睡覺就到她家裡睡,我點頭道謝,也默默的告訴自己,她的恩情我將永遠銘記於心。

她離開了,僱主仍然不讓我回房間休息,我只好在客廳的木頭長椅上睡著,蓋著鄰居給的外套,求天快亮好讓我找出老闆娘的手錶,為自己伸冤。我思緒不停地打轉,我已經開始發燒,加上鄰居的外套相當溫暖,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突然感到有一隻手放在額頭,我睜開眼睛,是老闆娘在幫我擦油,見我發燒,她匆忙地為我沖杯熱牛奶,拿退燒藥要我趕快吃,她扶著我回到房間,幫我蓋上被子,叫我好好睡什麼都別想。

當時我心中歡憂參雜,難過是因為我仍未能伸冤,開心是因為老闆娘對我的關心、疼愛,就像母親在我生病時的照顧與呵護。我開心,但為何感動的淚水卻一直落下…落下呢,爸爸。

天亮之後是個晴天,鳥兒鳴唱找同伴,我打算和老闆娘說讓我換雇主,因為再辛苦的工作我都能忍受,但無法承受被人冤枉侮辱。

突然間我聽到老闆娘開心的歡呼:「啊!手錶…手錶在這裡!」她跑到我面前高興地說著,她向我道歉。我告訴她沒關係,只要她開心我就會開心,她說昨晚洗澡時,將手錶摘下放在口袋卻給忘了。爸爸可知道我多麼地開心?我開心是因為得以伸冤…我已經得以伸冤了,爸爸呀。

看著老闆娘緊握在手裡的那塊錶,已經很舊、很舊了,錶框的金色已褪去轉為銀色,但她說這是兒子送她的紀念品,已經十幾年了,就在心肌梗塞帶走了她兒子的前一晚,當時他才43歲,還來不及跟年邁的母親、年輕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說聲再見。

現在我已經明白…明白為何她如此珍惜那塊舊錶,因為那有他兒子的身影呀。看著她呆坐望向遠方,讓淚水肆意地流在消瘦的臉上,似乎在等待、盼望著什麼。

看著她我無比地心疼,趕緊拿毛巾幫她擦拭淚水,安慰著她,並將她帶入房間休息。她緊握著我的手說:「妳不要離開我好嗎?」然而她起身去找圍巾為我繫上,她說她知道我很怕冷。

Photo Credit: 2014 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

Photo Credit: 2014 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

爸爸請放心,現在老闆夫婦都知道我很老實、努力,所以待我如他們的女兒,有好吃的東西她都留給我,還帶我去逛街,為我添購新物品。她還常常教我唱台語歌呢,爸爸。有了第二位在台灣的母親,我很幸運對不對啊,爸爸?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