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保守派內外夾擊,中國主教任命協議可能過關?

梵蒂岡保守派內外夾擊,中國主教任命協議可能過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宗方濟各堅稱,前任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所公布的〈對中國天主教徒的牧靈信函〉依舊有效力,而該信內容即是強調中國教會的獨立與天主教義並不相容。而如今方濟各是否背道而馳?

爾來,教廷消息成為台灣各大媒體的鎂光燈焦點,除了一連串各地爆發的戀童弊案之外,重中之重自然是《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與經過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引述耶穌會美國分會旗下《美國雜誌》(America Magazine),間接證實中梵9月底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但未觸及建交議題。

只不過,類似傳聞不僅止這一件,近3年內風聲鶴唳,讓人每次都豎起寒毛。倘若我們追溯到2016年11月慈悲特殊禧年結束,再來是2017年6月、今(2018)年3月,還有當前的9月底,全都是梵中達成協議的傳聞,在在都在挑動國人的神經,隨時都得繃緊外交發條。

報導清楚談到雙方妥協的方式,應該是教廷和中方對人選都有置喙權,但協議讓教宗保有中國境內主教的任命的最終決定權。過程是先由中國宗教管理局提出幾位主教候選人,再行教區的神父與信徒投票決定,當選名單須經由宗教局審核,通過後讓教廷有幾個月考慮時間,教宗行最終同意權。倘若教宗不滿意人選,梵中雙方必須協商,北京須提供另一主教人選。其中隱含的意義自然是中國承認教宗在中國天主教的領袖地位,是中國在梵中主教任命協議上的重大讓步,可以說是雙方對話的重要成就。

主教產出過程需要雙方妥協,誰保有裡子、誰擁有面子這都不出觀察家的意料。不過,筆者暫不想辨別事實真偽究竟為何?本文著重探討,達成梵中之間的主教任命協議抑或是更深層的建交,到底會有多少阻力?

教廷內部保守力量與外部箝制,能扮演反協議急先鋒?

針對此次《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向來憂心梵中關係進展的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便示警,天主教教會恐因亞洲這項問題而面臨毀滅性分裂。不過,關於陳樞機屢次的建言,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僅表示,陳樞機是一個好人,但他看起來「有點害怕」、「可能年齡都有一點影響。」言下之意,教宗有其定見。

另一個保守反對力量來自教廷旗下的《亞洲新聞》(Asia News),陸續在今年4月5日與9月15日,傳出可能簽訂梵中協議後發表2篇他們所代表的立場。文章談到了教廷內部的「樂觀派」,認為僅是涉及主教任命權,並非談建交,這樣可以統一中國的天主教徒,可以傳福音,為美事一樁。相反地,「悲觀派」直陳與中國談判無益,因為其政府無法信任,且協議的簽訂將付出高昂代價,無疑是將教廷拱手送給世俗政治力量之手上,他們反覆強調「獨立」性,中國教會不能獨立於教廷之外。

有趣的是,《亞洲新聞》自詡不是歸屬兩派,更不是反對教宗,只是單純對梵中協議有疑義。特別是他們擔憂中國不准年輕人與神父碰面、必須遵從黨的指示,控管與外籍天主教徒的關係等等,都是警訊。他們主張宗教自由,任何無法保障宗教自由的協議皆為不可接受。另外,《亞洲新聞》談到,現任教宗堅稱前任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在2007年所公布的〈對中國天主教徒的牧靈信函〉依舊有效力,而該信內容即是強調中國教會的獨立與天主教義並不相容。而如今教宗方濟各是否背道而馳?

另一篇文章則是歷數數次「空穴來風」的報導,試圖再次否認這次的傳聞。除了提出反對理由之外,《亞洲新聞》提出其建議,強調不需要歷史性的「協議」,而是要持續歷史性的「努力」,加強培養神職人員與傳遞福音,讓雙方得到和解。準此,可以發現不贊同協議者不是主張不能相信中共,就是要以拖待變,希冀協議破局,避免教廷的傳統難以為繼以及中國境內的天主教徒受難。

除了教廷內部反對力量之外,《美國雜誌》(America Magazine)更指出,外界如美國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及許多政經界人士、部份宗教界人士都對該協議有異議,認為中國打壓宗教,教廷此舉無異是否定中國境內爭取宗教自由的努力。

RTS1YTG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內部的潛在阻礙

坦白說,中國內部積極推動協議的簽署莫過於外交體系,他們面對與其友好的教宗,想抓緊機會建立雙邊關係。官媒《環球時報》曾在今年8月1日發表一篇題為〈中國在一個獨特的教宗任期內抓緊難得機會去解決天主教問題〉的文章,內容讚揚教宗方濟各2013年3月上任後,在改善雙邊關係做了重大的貢獻。

然而,中方內部面對雙邊協議也不盡然有共識。民主黨派(United Front)、宗教局與愛國教會都是涉宗教事務的單位,也透過控管與沒收教會財產而致富;民主黨派與宗教局都已經回歸黨來領導。今年3月22日中國發佈了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取消國家宗教事務局作為國務院轄下的單設機構,把宗教歸於共產黨的直接管理,改隸中央統戰部,也就是黨直接掌宗教事務,意味著習近平獨攬整個宗教事務。一旦梵中協議達成,國家宗教事務局享有的權力必定限縮,以及原本的利益版圖肯定大幅改變。

之前打奢得罪很多單位,而且選擇跟美國貿易戰的習近平,目前正面臨內部的嚴峻挑戰,可以動用的權力不多,倘若此際梵中協議過關,斬斷了原本的利益帶,無疑是另立他敵。換句話說,要讓梵中主教任命協議過關,要有破釜沉舟的決心。

教宗照顧中國受苦難的天主教徒的決心

立場較左傾的教宗方濟各,自上任以來照顧中國受苦難的天主教徒意志甚為堅定,他曾表示「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足可證其志。教宗自是明瞭中國近來一系列鎮壓天主教的作為,但他著眼於大局,除了維持聖統制外,更企盼梵中簽署的主教任命協議,讓中國人民過上正常的信仰生活,減少對中國天主教徒的壓迫,同時促進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進而促成整個中國的宗教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