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中了結私怨:別再說《叛諜裁判2》是正義英雄電影

風暴中了結私怨:別再說《叛諜裁判2》是正義英雄電影
Photo Credit: The Equalizer2 /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人都說《叛諜裁判2》是典型英雄電影,作者卻提出完全相反的觀點,究竟我們應如何理解?

看錯了,這才不是典型正義英雄片

MV5BNzVhYTkwOTctMDVkNS00MDNjLTgwNTAtYTJh
Photo Credit: The Equalizer2 / IMDb

無可否認,這是一齣很容易令人誤解的電影,香港、台灣有些對《叛諜裁判2》的評價,將男主角類比為「蝙蝠俠」等典型英雄角色,並稱劇本毫無賣點,只有拳拳到肉的暴力動作才是。這些說法猶如把全戲180度反轉來看,黑白顛倒。

反之,美國不乏評論定位相對清晰,劈頭就說《叛諜裁判2》有別於典型英雄電影,沒有賣弄場景華麗、空洞無物的「儆惡懲奸」,讚其有可觀性。若勉強類比的話,他們會傾向引用《殺神John Wick》作為例子,當然,這還是略帶牽強,但比說他是蝙蝠俠般的英雄,John Wick的形象合情理多了。有別於港、台兩地的觀後感,美國人更注意討論男主角的個性、心理與價值觀。

我們很容易有一種錯覺,認為丹素.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飾演的Robert McCall都在實踐正義/社會公義,譬如首集、續集開局,男主角仿若「黑夜之神」一般,主動出擊懲罰壞分子,不過,只要用心留意細節,自會明白McCall絕不是那種「心繫正義」之士。

McCall扶助弱小不是為了社會公義(以下有70%劇透)

MV5BMjEwMjMyMzI3NV5BMl5BanBnXkFtZTgwMTc1
Photo Credit: The Equalizer2 / IMDb

我們只要結合兩集故事脈絡,便會大讚編導細膩的鋪排。McCall是前海軍陸戰隊成員,後來有一段時期效力國防情報局(DIA),他為求達成任務,處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是部門內受敬畏的人物,如此職務,令他過了一段異常陰暗的歲月。不久遇上愛人很快結婚組織家庭,妻子鍾情閱讀,漸漸影響McCall性情改變,像涅槃重生一般。

怎料一次痛不欲言的事件發生,愛妻慘死,他曾答應妻子退隱江湖,有次裝作在汽車爆炸中身亡,便改名換姓,在小鎮生活沉澱喪妻傷痛,寄望自己也能學習愛妻,點滴圓滿一些生活情趣和目標,在設定限期之內讀完100本書,以慰她在天之靈(妻子死前讀到第97本)。

McCall雖然喪妻,但始終受了妻子影響,選擇低調生活之餘,不時關顧鄰舍,把經常碰見問好的人視為半個親友看待。首集McCall之所以跟俄羅斯黑幫互鬥,肇因完全跟「伸張正義」無關,他多次跟妙齡妓女閒聊之後,感到投契和親切,默默視她為朋友,對方被打致重傷後才出手幫她贖身;只要黑幫大哥接受9千8百美元贖身費,他根本無意干涉下去,甚至可以當沒事發生。

君不見McCall三番四次逃避跟黑幫正面交鋒,試過偽裝離開美國,亦試過在餐廳給惡人打手「最後警告」,勸他回頭是岸別再搞事。當一切做法再無意義,才去到斬草除根的地步。請問,他那裏像典型的蝙蝠俠等正義英雄,心繫社會,四出懲罰極惡勢力?

好了,續集又怎麼解䆁?McCall轉職成為Lyft電召司機(有港人以為那是Uber公司),遇上平水相逢的實習少女,不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將那批迷姦她的富二代賤男打倒嗎?這不是要做正義英雄又是甚麼?

首先,McCall雖然在第二集加強了扶助弱小的傾向,可是,這跟他要充當正義英雄仍有頗大距離。蝙蝠俠的行事作風幾乎成為一種信仰,就是小丑嘲諷他對「純粹正義」有莫名執迷,相反,McCall處事包含一種常人的憤慨和宣洩,他每逢決定出手之後,不是為了簡單制服對方,而是附帶血腥暴虐,絕對不會將犯人「五花大綁」等待警方善後,卻是毒打乃至虐殺對方大可一走了之,他的特殊背景也有方法令人難以追究,總之,他根本不在乎法治或理想社會。有時,他會選擇性打破常規,不給予對方任何悔過的機會,旨在懲罰與震懾他們。

一報還一報:你殺了我好友,我要把你們殺光

MV5BMjQ3MzgxNzk3MV5BMl5BanBnXkFtZTgwMzc1
Photo Credit: The Equalizer2 / IMDb

假如你還未信服,可以留意一下續集中後段的發展,McCall知道好友被DIA中人設局殺害,幾位兇手知道事敗,卻反過來告誡McCall,放下那種自以為是的正義感,不要以為他一直以來在做好事,其實大家都是別人的工具,沒有誰比誰高尚,記得那一幕McCall怎說嗎?他開宗明義說這是私怨,不是甚麼正義不正義,就是你殺了我的好友,現在我要殺光你們報復,如此簡單而已,說畢,向他們耍出一臉輕蔑的神情,做出玩具槍手勢,轉身抱起小孩子欣然坐車離去。又請問,這關乎甚麼正義英雄心繫公義的事?

McCall的行事態度和價值觀,說穿了,是流露著「原始部落、幫會或兄弟會」恩怨分明的族群心態,不管名義上是不是老大哥,他把以往對愛妻關切之情,轉化投射到鄰舍好友,納入成為「親屬圈」,希望「身邊人」安居樂業,必要時出手扶助,未至於荒廢人生累積回來的能力,然後滿足地過平淡生活,彷若遠古遊牧民族的應世之道。這才能真切解䆁,為何他會「山長水遠」乘車往土耳其,為附近書店的老闆娘尋回被幫派父親擄走的小女孩,最好,他還能夠安安樂樂到書店買書,對他來說,這很重要,因為這是他的生活,這是他的情趣。

續集主角的心態轉變,實情呼應著首集畫面浮現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話:

「人生最重要的兩天,是出生那天和發現人生目標的那天。」(The two most important days in your life are the day you are born and the day you find out why.)

之前出手幫助年輕妓女,令他走出了喪妻的人生迷惘,再一次找到了重生的目標,感覺踏實起來,今後,他便繼續為那些有緣相遇的人,必要時為他們做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