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東條英機腦袋上摑巴掌,因為患了腦梅毒?

他在東條英機腦袋上摑巴掌,因為患了腦梅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麼大規模的欺騙,可能需要一位日本醫學專家挖地道進入巢鴨監獄,神不知鬼不覺地教導大川周明怎麼做,然後還要串通化驗室的技術員幫忙作假。而這所有的這一切,都必須在美國人設立的醫院、美國人管理的監獄中完成。

文:艾瑞克.賈菲(Eric Jaffe)

「這個病人無法分辨是非,也無能力為自己辯護」
——丹尼爾.賈菲少校,〈大川周明的檢查結果〉,1946年5月11日。

「這不是一般的法庭而是戰爭的延續」
——大川周明,內村佑之醫師,〈大川周明精神狀況檢驗報告〉,1946年5月11日。

1946年5月4日,大川周明拍打東條英機腦袋並且干擾到東京大審的一天之後,他又出現在東京都市谷區的法院,這是他第二次出庭,也是最後一次。主審法官威廉.韋伯早上8時30分在法院內室召集相關各方討論有關大川周明的情況,他同意大川的辯護律師大原信一以及主辯護律師比佛利.柯曼(Beverly Coleman)上尉所提,讓大川做行為能力檢驗,以決定他是否能夠繼續受審。當時的決定是檢控方及辯護方各自指派一名精神醫師為大川做檢驗,如果屆時雙方意見不統一,軍事法庭就再指派一名仲裁者。當天法庭程序正式開始後,韋伯宣布法庭的決定,然後下令庭警將大川周明帶出,大川離開法庭時一路大聲咆哮。

法庭在當天上午11時休庭,大川和其他被告一起乘坐巴士回巢鴨監獄。在車上,大川宣布他已在東京的尾鷲藝伎屋訂好宴席,要請大家吃午餐。大川說,「天皇也會來參加,大家一起都來吧?」,結果沒有人回應,大川還接著說,「他(天皇)會付帳喔」,好像意欲增強要大家赴宴的誘因。

大川還跟大家說,他已經被昇任為美軍少將,因此是巢鴨監獄指揮官羅伯.哈迪(Robert Hardy)上校的長官,「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在監獄裡要聽我的命令」。

當天稍晚,大川被送進三六一駐地醫院病房。那是一個星期天,晚間開始下起毛毛雨。大川在病房裡經常把煙灰灑得到處都是,還經常對護理人員頤指氣使地下命令,不過晚上倒是睡得挺好。

幾天之後,我祖父到醫院檢驗室去見已經等在那裡的大川。他們兩個在一起實在不太搭調:一位是年齡59歲又瘦又高、戴著厚鏡片眼鏡、穿著邋裡邋遢的日本人。另外一位是比他足足矮了半呎,制服筆挺的31歲美國軍醫。大川見到我祖父,就像見到老朋友一樣熱情招呼,然後立刻像是一天之前在東京大審法庭面對美國記者時,開始轉為一種略帶嘲弄揶揄的態度。他對我祖父說他已經不再需要食物了,因為他發現了把空氣轉化為營養的方法。他也談及他和美國棒球大聯盟理事長「快樂的錢德勒」的交情,還問我祖父是否也認得他「錢德勒」。他說他正處於「像上帝一樣忘乎所以的極樂狀態」。

我祖父當然注意到了,他後來把這些觀察都記錄在正式的報告中。

毫無疑問,他確實表現得極為欣喜,他也不太注意外表,有時甚至顯得不愛整潔。

當他們兩人都稍微鎮定之後,我祖父開始問到大川的過去。當時房間裡也有翻譯員,但是大川就像他夢到麥克阿瑟將軍之後一樣,說起話來經常就轉為英語。他談起自己的生活時,敘事相當精準。譬如說他是在1886年出生於本州北部的一個小鎮,他當年是一位早熟的學生,對古典及宗教特別有興趣,但也頗調皮,不時會惹些小麻煩。他能說許多種語言,擁有印度哲學學位以及殖民地研究的博士學位。

他相當機警靈敏也很合作,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有點緊張。

大川在他們兩人的談話中解釋,在年輕時所做的一些追求,讓他從內在逐漸發展出民族主義者的精神,也渴望藉由寫作與外界分享。他說他對日本的忠心,激勵他參與日本的擴張行為。他承認自己在日本入侵滿州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也承認涉入1932年刺殺日本總理大臣的事件,還因為該事件被判刑五年。  

他的說話前後相當連貫,對所提出問題做出的答案也都沒有離題。

對大川的生活作了大致瞭解之後,我祖父問到他的過往醫療歷史。大川說他在33歲第一次有性經驗時就曾染上性病,不過後來就沒有再得過。他結了婚但沒有孩子,長時間吸菸偶而會暴飲,也曾斷續使用過鴉片,除了他的父親曾經有酗酒的問題之外,家族其他人不曾有過健康上的問題,他的母親已經高齡81歲,但還活著,身體也很健康。

大川說話時並無明顯分心以及思慮脫線的現象。

當談話的主題從身體健康轉而為心理健康時,大川顯出有些生氣的樣子,可能是他不喜歡有人質疑他的智力。他說他有些特異功能,但強調那是因為他從大自然得到了啟發性的知識,譬如說他堅持自己具有僅靠接吻就可殺死對方的能力,因為他可以從空氣中取出一些元素,然後再從這些元素中萃取毒物。他說他用這個方法殺死過兩名中國人,但還必須要殺幾百個人來測試並解說這個殺人機制。

他的心情和他的情緒還算是吻合,但是和周圍的情境卻有些抵觸。

大川然後又透露他還有更大的能量,可以一次就殺死百萬人,但他從來沒說過這個秘密,只跟麥克阿瑟將軍分享過。他說他可以和麥克阿瑟一起用這個神力把地球變成天堂,在那個天堂裡,所有的人都是兄弟,宗教也歸於統一,如果麥克阿瑟不相信,他也不會去企圖說服對方——去連結上帝的意志——但如果麥克阿瑟同意這個計畫,美國和日本就可以在7月4日「美國國慶日」聯手統治世界。但是首先,大川說,必須先任命他為天皇。

他的論點經常讓人覺得滑稽、好笑。

我祖父問大川是否曾經有過任何「幻覺」。大川略帶慍怒地糾正我祖父,「那是啟示」。他說他在坐牢時把這些「啟示」都記下來,然後再回頭去讀,讓他足足笑了兩天,所以他確信自己已經變成全球頂尖的幽默大師了。我祖父要大川進一步說明他的那些小插曲——那些啟示。大川說當他閉起眼睛時,會看到一些如夢般的景象,但那些景象與他並無關係,他在其中並無角色,只是一個旁觀者。

我祖父也問及大川為何在法庭中拍打東條英機的腦袋。大川說因為他愛東條,所以才想把他殺掉,這樣就可以不讓東條的家人因為審判而受辱。他說他實際上已經把東條殺掉了,他承認東條現在還活著,但他在「主觀上、象徵意義上」已經殺掉東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