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最該教什麼?》:民主怎麼教?讓學生重返「白色恐怖」

《學校最該教什麼?》:民主怎麼教?讓學生重返「白色恐怖」
參與「國際特赦組織」寫信馬拉松活動|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要如何讓學生們深刻「感受」民主、了解民主之「得來不易」,進而引發他們的學習動機呢?或許可以逆向操作,體驗一下何謂「不民主」?

文:劉政暉

培養孩子成為積極公民——民主可以這樣教

有人說學校裡所有學科都可以不會,但「公民」一定得好好學,因為每個人有朝一日都會成為社會上的一分子。但,「公民課」和現實世界的關聯在哪裡?公民考一百分,真的就等於好公民嗎?

現代公民教育的核心在於民主,民主串起了社會尊重、法治精神與經濟發展,本篇嘗試以「民主,怎麼教?」、「面對每個人的恐懼」、「轉型正義的發展」、「審議式民主」四點來檢視台灣的公民教育、公民素養與公民發展,並在最後提出公民老師應該如何轉型的實質建議。

「民主」怎麼教?

按照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2018世界自由排名,台灣的「自由」分數再度往前邁進,「公民自由」與「政治權利」都是第一等級。但在《經濟學人》智庫做的調查中,台灣的「民主」仍然是中段班的「部分民主」(Flawed democracies),並在「政治文化」(political culture)與「政治參與」(political participation)獲得不及格與勉強及格的成績。

另一方面,2016年「國際公民及素養調查研究」評比(International Civic and Citizenship Education Study)公布,台灣的「公民素養」躍升為世界第二,打敗了許多民主資深國家。但是,該測驗是抽測每個國家的八年級生對於公民事務的理解,而參與評比的24個國家中,有開設類似台灣公民課的不到一半,因此許多國家的八年級生是「靠自己」了解公民事務,與台灣學生並不相同。調查裡更重要的指標是,台灣八年級生的「政府與媒體的信任度」和「實際參與公民活動」皆低於世界平均,和《經濟學人》指出台灣在「政治文化」與「政治參與」吊車尾的結論不謀而合。換言之,台灣對於民主課程的實際運用,仍然堪慮。

這種社會氛圍再加上學校教師大多較為保守,鮮少實際參與社會運動,即使我們的民主教育課本內容包羅萬象,詳盡介紹了各種民主概念,舉凡希臘民主起源至法國、美國民主進程,以及台灣的民主步伐,可是在升學主義的框架之下,為了「考試鑑別度」,考題總是集中在複雜的政治制度與選舉制度上,犧牲了民主的真諦與精神。即便有些老師會帶學生參訪法院,或要求學生準備政見,希望讓他們實際體驗何謂民主選舉,但整體來說,仍然偏重於知識層面的「理解民主」。

到底要如何讓學生們深刻「感受」民主、了解民主之「得來不易」,進而引發他們的學習動機呢?或許可以逆向操作,體驗一下何謂「不民主」?

創造有感覺的民主課程

來自中國大陸的寇延丁女士因為從事公益而踩到中共「你做好,等於是我做不好」的原則,又恰好在台灣與香港交流期間「參觀」了太陽花學運與雨傘占中活動, 因而被中共當局盯上,在2014年「被消失」整整128天。被釋放後,她為了讓世界知道中國當局如何以如同小說《一九八四》的激烈手段對付異議分子,小心翼翼地將手稿送來台灣,在2016年出版了《敵人是怎樣煉成的?》一書。

因緣際會下,我邀請寇女士來和學生們分享那段從火車上被政府劫走,安置在不知何處的祕密監獄中,遭受心理與生理虐待的驚悚過往。當學生問起寇女士的家庭, 以及出版了吐露真相的書籍後,是否仍要回中國,她淡淡地說出了想為中國民主努力的、不願放棄的決心。這些為了打破「不民主」的真情告白,比起冷冰冰的課本,更能讓學生感到衝擊並開始有所反思,「民主」也才有機會成為孩子們心中有血有肉的一部分。

10-1學生在講座過後,向中國大陸公益人士寇女士詢問問題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學生在講座過後,向中國大陸公益人士寇女士詢問問題。

創造可以實踐的公民運動

台灣愈來愈大的貧富差距造成了許多不公不義,而所謂的民主,正是每個人透過實際行動,關心這塊土地上所有的人、事、物。

一群均一中學的高中生自發性地組成團隊,與屏東恆春的張家古厝負責人聯繫, 希望能夠搶救與恆春古城同年齡的張家古厝及其周邊同樣該被保護的竹塹。雖然相關開發條例已經由大法官釋憲確定為違憲,縣府仍執意與建商合作,計畫趕在釋憲條文生效的一年內,拆除古宅旁重要的竹塹。

學生們與張家負責人共同安排了深度了解古宅、恆春古城、鹽鹵文化之旅,並邀請家長們一同參與,也成立了臉書粉絲頁,希望能讓恆春張宅等公民議題持續獲得關注,無奈最終仍不抵開發趨勢,眾目睽睽下,百年竹塹被全數剷平, 徒留孤零零古厝。然而,這樣實踐卻未竟的過程不但成為孩子們虛心理解民主的題材,更讓他們實踐了公民的意義。

人權教育,改變的開始

國際特赦組織(Amesty International)台灣分部近幾年開始自編教材,在台灣各級學校推動人權教育,根據急迫性、聲援成功的機率、指標性等,每年選出十來位需要聲援的對象。該課程的主體源自十多年前兩位波蘭年輕人發想的「寫信馬拉松」,只要寫一張明信片,就能聲援遠方的那個人。時至今日,每逢12月國際人權月,台灣幾萬名師生(人數增加中)都會共同參與這場人權盛事。

以「寫信馬拉松」為既有教材,我與幾位同事也將之延伸,設計讓十年級學生對學弟妹介紹人權案例,或是請七年級學生寫詩、錄一段自己族語,送給正努力倡議保護環境的秘魯原住民以傳達支持,以及將十年級與十一年級學生混組,請他們比較台灣人權進展與國外的案子,再以戲劇方式呈現。各種方式無非都是希望讓學子們感受到世界上有許多人需要他們的關注、了解並產生連結。

重返「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