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式崇拜:「萬國來朝」的展館,與赤裸裸「家天下」的萬景台

北韓式崇拜:「萬國來朝」的展館,與赤裸裸「家天下」的萬景台
Photo Credit: 高紹沖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碩大雕像、生前使用過的交通工具、視察的圖畫與照片與各國致贈的勳章,打造出愛民勤政的足跡,栩栩如生的觀感,要讓領袖永遠活在北韓人民的心中。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2018年3月25至28日首度出訪,對中國進行非正式訪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接見,箇中的政治意涵深刻。但我卻完全被2國間的贈禮所吸引,習近平夫婦送禮清單洋洋灑灑,包含景泰藍描金大花瓶與茅台酒等,估計市價超過千萬新台幣,而金正恩夫婦回禮僅3件:野生人蔘、高麗蔘、青色石壺,市值約79萬元新台幣。

隨後在9月9日北韓建國70周年國慶時,原定出席慶典的習近平臨時改派栗戰書以其特別代表身分訪問北韓,習近平為表達祝賀與歉意,也讓栗戰書帶去所謂「天價茅台酒」致贈金正恩。

這些禮品除了與會宴飲外,很可能會納入北韓「國際友誼展覽館」典藏。就台灣而言,雖然位於台北的國史館也設有展廳展示「總統的禮品」;在霧峰的議政博物館同樣展出國會外交的紀念品,但規模相較都是小巫見大巫。國際友誼展覽館甚至是官方固定景點,也讓我得以有機會踏足。

展覽館選址在北韓名山妙香山上,距平壤不遠,妙香山的行程除小段踏青與參拜名剎「普賢寺」外,便是至展覽館參觀。

展覽館於1978年開館,標準朝鮮式青瓦飛簷建築,分為北韓國父金日成的本館與一、二館,依山而建,內藏各國致贈金氏三代與金日成之妻金正淑的近30萬件禮品。展覽館高達6層,各館總面積合計廣達4.6萬平方公尺。

館外由2名北韓衛兵筆挺軍裝,佩掛銀色槍枝戍守銅製氣派大門,入內則富麗堂皇,大理石地板打磨到發亮,相當乾淨,但仍須套上出入台灣博物館罕見的鞋套。並有女兵把守各展廳入口,戒備森嚴。

國際友誼展覽館正門
國際友誼展覽館大門,有2名北韓衛兵站哨|Photo Credit: 高紹沖 提供

禮品則依地域國家分門別類。由於冷戰時期,北韓身為「社會主義大家庭」一份子,仍有頻繁的國際往來,本已有遠自東歐、非洲、拉丁美洲的國家政要贈禮,再加上歐美的民間人士禮品,致贈國家幾近分布全球。不過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史達林(Joseph Stalin)送的防彈汽車、火車車廂與私人飛機,讓遊客都嘖嘖稱奇。

亞洲部分則以中國禮品數量最大,且最為精緻用心,顯示中國與北韓的好交情。同時也有美日政要來訪時的禮品,通常都擺於重要展位,以彰顯國威。

女講解員皆著傳統韓服,對各式禮品如數家珍,並自豪地介紹即便只用一分鐘看禮品,也需要整整2年才能參觀完館藏。而我們自然記掛尋找來自台灣的禮品,不過當時只發現非官方的中小企業與協會之小型紀念品。

展覽館館藏五花八門,我們走馬看花遊逛,還見識許多名不見經傳之媒體對金日成歌功頌德之報導,最後瞻仰金日成等比例雪白蠟像,再轉往較小間的金正日館。遺憾內部未經申請,嚴禁一般遊客攝影,只留下目不暇給的回憶。

國際友誼展覽館營造出「萬國來朝」,國際社會圍繞在金日成與金正日旁的特殊氣象,直接將領袖與黨國畫上等號,並讓北韓人民組團參訪,同時是學生校外教學的勝地,但這僅是北韓個人崇拜的初階,我印象更深的是參觀平壤近郊的「萬景台」。

平壤市西南不遠有座萬景峰,山下村莊便是「萬景台」,為金日成的出生地與幼年故居,如今已是聖地般的存在。金日成1912年4月15日誕生於此,出身佃農家庭。此處已規劃為史蹟地,陳列金日成與家人使用過的農具與生活用品,反映其在社會主義定義下的純正出身。

萬景台舊居
萬景台金日成誕生地舊居|Photo Credit: 高紹沖 提供

導遊更認真講述金日成在此發生的點滴故事,甚至連金日成飲用過的井水都因其而「不凡」起來。我當時只閃過「蔣公見魚兒往上游」,這段在台灣過去家喻戶曉的故事。同時可見到北韓民眾攜家帶眷,扶老攜幼,絡繹不絕地來獻花瞻仰。

此處可說是金氏三代赤裸裸「家天下」觀念的具體呈現,附近還創辦「朝鮮人民軍萬景台革命學院」,以類似台灣中正預校的模式,自小栽培效忠領袖的軍事人才。

在北韓旅遊,除了無所不在的金日成、金正日肖像與「感恩讚嘆」領袖標語,初至平壤的旅客也必會帶到「萬壽台」,向高聳的金日成銅像(2012年重塑並增添為金日成、金正日並列銅像)鞠躬獻花,感懷領袖的恩澤。處處都可見北韓個人崇拜的鮮明痕跡。

而北韓個人崇拜其來有自,自建國初期便在金日成精心策畫下,透過愛國教育逐步鞏固。北韓建國初期分為4大派系,分別為國內派(留在朝鮮半島抗日者)、蘇聯派(蘇聯籍朝鮮裔歸國者)、中國派(在延安加入中共歸國者,亦稱延安派),與金日成領導最弱小的「游擊隊派」(於中國東北邊境游擊抗日者)。

年輕的金日成在蘇聯下扶植建立北韓後,迅速動員大軍南侵,爆發韓戰。3年後的韓戰和局卻成為金日成塑造個人崇拜的開端,先是以韓戰的「勝利」,高掛自己的巨幅肖像,也開始出現敬愛領袖的標語,並將未能消滅韓國完全歸咎於國內派,並肅清之。

同時讓蘇聯派模仿史達林的個人崇拜,打造無處不在的金日成肖像、讚頌歌曲及標語,宣傳鋪天蓋地襲來。隨後於史達林過世,蘇聯派氣勢頓挫時,驅逐蘇聯派,徹底擺脫蘇聯影響力。此舉讓僅存的中國派危機感大增,謀劃推翻金日成未果,反遭清算。

加上金日成1958年起將人民依「成分」背景分類,基本分為核心、動搖、敵對3大階級,房產與配給都根據階級背景加以分配。又透過清洗游擊隊派內推崇經濟優先,反對個人崇拜的的甲山派,大規模的剷除異己與牢固掌控軍隊,再推出以自主、自立、自衛為宗旨的「主體思想」理論依據,樹立起絕對權威。

金正日為求繼位,也不遺餘力地透過國家機器,繼續灌輸人民:朝鮮半島國力不振的根本原因在於缺乏一名偉大領袖來將民族的純淨轉化成統一與力量的來源。北韓政治風向球社論3大報:《勞動新聞》、《朝鮮人民軍》與《青年前衛》,更是長年累月地打造北韓領導人兼具父親的保護與母親的養育形象,致力塑造領袖的「全知全能」、「天縱英明」,終將個人崇拜推升至「造神運動」高度。

在金日成與金正日亡故後,平壤的錦繡山地區建造「錦繡山太陽宮」安置金日成與金正日遺體,以碩大雕像、生前使用過的交通工具、視察的圖畫與照片與各國致贈的勳章,打造出愛民勤政的足跡,栩栩如生的觀感,要讓領袖永遠活在北韓人民的心中。

這種種的個人崇拜其實別具用心,目標在發展到極致,蔓延至血統上,北韓強調「白頭山血統」的純正,開始強化傳子不傳賢的正當性,更跌破眼鏡地成功傳位給金正日、金正恩,締造舉世獨有的社會主義世襲政權。

北韓的存在,在政治學上實在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議題,處處都散發出異樣的光芒,更提供給世人最深刻的警醒。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柏林畢生在做的事,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讓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得以傳承世代,「數位典藏」計畫需要你我一同支持響應。

2017年,《看見台灣》的導演齊柏林匆匆離開這個世界,留下無數珍貴空拍影像資產;這些跨越1990年代到2017年、長達25年台灣自然與人文地景變遷的真實紀錄,不只保留了台灣之美,更在學術研究、環保倡議和環境教育上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然而,龐大的影像素材需要經過「數位典藏」才能被有效應用,因此「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承接數位典藏的使命,讓齊導畢生的心血,能夠世代傳承,發揮永續的影響力。經過兩年的摸索,基金會最終研擬出最合適的數位典藏計畫,不只將齊導作品數位化、分類歸檔,更要建置線上影像資料庫,並將繼續記錄台灣的使命傳承下去。

根據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統計,齊柏林導演在空中拍攝超過2500小時所累積的影像,約為10萬張空拍底片、50萬張數位照片,上千小時的空拍影片;要為如此龐大的影像資料建檔與整理,勢必耗費許多金錢、時間與人力。不過,只要能集結眾人之力,這一場數位典藏人員及專業志工接力的馬拉松,將會是美麗而撼動人心的一段旅程。

「數位典藏」做什麼?

數位典藏(digital archive),意思是將有保存價值的實體或非實體資料,透過數位化(諸如攝影、掃描、影音拍攝、全文輸入等)與加上屬性資料等詮釋資料(Metadata),建立數位檔案的形式,作為永久保管儲存。

而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數位典藏計畫可分為三大工作線,分別為:

  • 傳統底片組:挑選底片→掃描成數位檔案→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數位照片組:挑選照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空拍影片組:挑選影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除了要將齊導留下來的影像作品數位化歸檔,數位典藏計畫還包括改版建置「iTaiwan8影像資料庫」,也就是建設完整的線上影像資料庫系統,讓齊導作品更便於靈活運用,也能讓更多世人看見。

飛行2500小時累積的空拍影像,怎麼整理?

  • 整理底片/數位掃描

數位典藏組專員詹宇雯的工作,是負責整理傳統底片。即便存放在防潮櫃中,傳統底片仍面臨逐漸老化褪色的壓力,需要與時間賽跑進行數位化保存;然而大多未經篩選的10萬張底片,有些因為直升機震動導致些微的畫面模糊,也有因飛行路線連續較重複的地景構圖,而詹宇雯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並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整理底片最常發生的問題就是人工出錯,因為以前留下的資料可能是齊導或其他志工整理出來、用手寫的,貼紙可能貼錯或資料寫錯。」詹宇雯說起某次經驗,當時有一張台北車站的照片被貼了很多年份,為了找出正確年份,她試圖辨識照片裡招牌跑馬燈上的氣溫、股市市值等資料,交叉比對推斷出正確年份。雖然偶有這種偵探辦案一樣的趣事,但大多數時候是耗費專注度與眼力的過程。

完成底片挑選的階段,接著進到底片掃描數位化。然而,這步驟並不容易,除了整體的影像品質控制與檔案管理,齊柏林導演留下的底片最遠距今至少11年,老化褪色的底片容易出現色彩偏誤,須進行色彩還原,再修掉畫面上的髒點、存成解析度高的數位影像才算完成。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整理傳統底片的過程,必須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 建立屬性資料

所謂「建立屬性資料」,其實就是為影像添增各種描述紀錄的資訊,有了這些資訊,龐大的影像資料才能被有效率的搜尋、管理。數位典藏組副組長陳宣穎表示,以齊導拍攝的影像為例,包含:拍攝主題、地點及詮釋地景的關鍵字都屬於此範疇;而其中投入最多時間的便是「定位」和「建立關鍵字」這兩項任務。

「定位」指的是找出拍攝主體所在地點和座標,有時可透過既有的飛行軌跡紀錄來推測,但更多時候是在沒有軌跡紀錄的狀態下,憑藉地理知識及照片上的蛛絲馬跡判讀位置。如果影像拍攝年代久遠,或是地景變化很大,就需要運用更多歷史圖資或佐證資料去搜索、推論。

「我們要一張一張照片判讀,建立屬性資料。像是早期的傳統相機沒有定位功能,常常看到照片中只有一大片山稜線,此時我們就要仔細比對地圖、衛星影像,想辦法查找,盡可能貼近正確。」陳宣穎說。

「建立關鍵字」看起來似乎相對輕鬆,然而事實上,光是決定有哪些關鍵字可以使用,就是一門功夫。第一步必須辨認影像中的景物,例如一塊農田種植的是什麼作物,就必須蒐集其他資料輔助判斷;其次,由於空拍照片尺度不一,在畫面中佔比多大的景物需要設立關鍵字,也需要經過討論訂定規則;最後,還必須從使用者的角度思考,依據一般人的搜尋習慣設立關鍵字。

因此,在建立屬性資料的過程中,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也特別諮詢多位專家,共同研究規劃出適合台灣空中影像的關鍵字建置邏輯,並以此基礎進行分門別類、校正檢核,確保影像被妥善歸納及運用。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建立屬性資料時需要大量對比地圖,並依照訂定好的規則建立屬性資料,使歸納邏輯一致。
  • 影音資料典藏

相較於照片整理,動態影片的典藏工程更為多元複雜。首先,要針對近千小時空拍影片進行盤點,接著進行特殊格式轉檔與備份,再逐步建立邏輯編碼、標示檔案管理方式,以推動後續屬性資料建立。

「影片整理最大的兩個挑戰,其一是影片內容橫跨的範圍很大,導演可能是台中起飛、屏東降落,因此要去判斷每個影片節點的地景定位;其二是飛機上升的垂直範圍很大、晃動又劇烈,有時候會遇到『果凍效應1』致使內容失真。」影音製作組專員鄭宇程說明,由於各時期的影片拍帶檔案格式、影像內容品質、影片時長都不同,大大增加了管理建檔難度。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影音資料的典藏,需要讀取大量的檔案,逐格檢視、分段建立屬性資料、調色等。

加入數位典藏的馬拉松,傳承接棒台灣之美

從一步步定義操作流程、統一色彩管理語言、購置影像處理設備等,到培訓志工與實習生、讓人力支援一步到位、避免巨量資料的協作過程中出現錯誤,都是數位典藏計畫的範疇。多元內容創意部副總監王俐文表示,「數位典藏」四個字說來簡單,但過程繁複龐雜,需要所有人一致的專注、耐心、細心、以及熱忱。

「iTaiwan8影像資料庫」作為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的目標之一,改版上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除了完成龐大影像資料的典藏,更大的挑戰是要繼續記錄台灣,讓影像不會只停留在2017年。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導畢生在做的事,也是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而數位典藏計畫,就是齊導生命的延續,也是基金會動力的源頭。要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並不容易,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亟需各界的支持,共同建置屬於台灣最美的影像資料庫。讓我們一起守護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讓土地脈動的珍貴影像得以傳承世代,發揮更多價值。

捐款支持看見・齊柏林基金會,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


註1:果凍效應(rolling shutter)是數位相機CMOS感光元件的一種效應,當使用電子快門來拍攝高速移動的物件時,原本垂直的物件拍攝出的畫面卻為傾斜甚至變形。(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