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官提名人」被控36年前性侵少女未遂,川普:她當初為何不早說?

美國「大法官提名人」被控36年前性侵少女未遂,川普:她當初為何不早說?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還說,如果這件事真的這麼糟,「怎麼36年前就沒有人打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呢?」

(2018.9.23 10:40更新,福特教授願意出席作證)

「#我那時為何不說」(#WhyIDidntReport)最近成美國推特(Twitter)最熱門的話題,起源其實來自美國總統川普的一句話。

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日前獲得美國總統川普提名,將接替7月退休的甘迺迪大法官(Anthony Kennedy)的空缺職位,不過9月16日,美國一名叫做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的女教授公開指責卡瓦諾在多年前曾試圖性侵她。

福特教授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指責卡瓦諾在1982年的夏天(距今超過35年),當他們都還是青少年的時候,把她困在房間裡,在他人觀看下對她亂摸,並要脫去她的衣服。逃過一劫的福特說卡瓦諾把手放在她嘴上不讓她大叫,而他當下很有可能在無意間殺了她。

不過卡瓦諾也發表聲明,斷然否認做過任何類似事情,並說他沒有參加那次派對。

而美國總統川普則在昨(21)日發推文力挺他提名的人選說:「法官卡瓦諾是一個善良的人,聲譽無可挑剔,他受到了激進的左翼政客的攻擊,他們不想知道(真實的)答案,他們只想破壞和拖延。事實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我每天都在華盛頓面對他們這一套。」

川普還說,如果這件事真的這麼糟,「怎麼36年前就沒有人打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呢?」又說:「我毫不懷疑,如果對福特博士的侵犯與她所描述的一樣糟糕,那麼她或她慈愛的父母會立即向當地執法機關提出指控。我要求她將這些警方文件提交給我們,以便確認日期、時間和地點!」

當初為何不說?女明星、前第一千金紛紛回應

川普的推文一出,立刻在網路上掀起一陣「#我那時為何不說」()的熱潮,包括女明星、甚至美國前第一千金(雷根總統的女兒)都對當初遭受性侵「為何不舉報」,做出回應。

女演員艾莉莎米蘭諾(Alyssa Milano)推文表示:「我遭性侵兩次,第一次發生時,我還是個青少年,我從來沒報警,更花了30年才告訴我的雙親。」

好萊塢影星艾希莉賈德(Ashley Judd)推文說:「第一次發生時,我7歲。我告訴我遇到的第一群大人,他們卻說:『他是個好老頭,他不是那個意思。』」她說:「所以我15歲被性侵後,我只寫在我的日記中,但一位大人讀了之後,她卻指責我跟成年男性發生關係。」艾希莉賈德是數十位指控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的其中一位女性。

雷根的女兒戴維斯(Patti Davis)今天投書《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揭露自己年輕時曾遭性侵的過往,多年來記憶痛苦,但細節卻早已模糊。

戴維斯回憶,那是約40年前和一位著名音樂人的會面。儘管時間可疑地晚,但身為音樂創作者、急欲在娛樂圈發展的她並未多想,欣然赴約。

回想那次會面,戴維斯完全不記得兩人關於音樂的對話內容,卻清楚記得窗外漸暗的景色、性侵者的臉孔、髮型與穿著,當然還有對性侵過程清晰又痛苦的記憶(性侵者並未戴套),以及事後的羞愧與自責。

「我感到孤獨,羞愧和厭惡自己。我為什麼不離開那裡?我為什麼不把他趕走?我為什麼動彈不得?」

戴維斯說,自己多年來從未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包括朋友、男朋友、治療師、甚至是她的丈夫。她說她很能同理福特,30多年來不曾對外透露遭性侵的過往。

而對於外界質疑福特不能清楚指認出遭性侵的地點、時間或場合,戴維斯以自身經歷說,記憶會抓住的是那些永遠困擾你的片段,這些片段也曾讓她的生活完全改變。

「#我那時為何不說」成網路最新關鍵字

「#我那時為何不說」是對「#我也是」(#MeToo)運動的最新呼應。「#我也是」運動是由網路標籤開始,鼓勵遭不當行為性騷擾的受害者出面發聲,指控哈維溫斯坦等其他權高位重男性,使他們身敗名裂;「#我那時為何不說」則讓更多的女性分享,自己遭遇性侵之後,不敢說出口的原因。

根據美國國家犯罪受害者調查(National Crime Victimization Survey),2016年美國有32萬起性侵犯事件,但有77%遭受性侵或性侵犯的人表示,他們沒有告訴警方。

《CNN》發表了一篇報導,蒐集了各種人們不願舉報受到性侵的原因。不少網友分享,當他們說出來時,他們得到的是論斷而不是支持。「你穿什麼?」「你喝了多少?」他們覺得受到侵犯「是他們的錯」。

(受害者Deneen說,她當時立刻回報了,但她的副校長反問她說,妳做了什麼去勾引/挑起人家?她說她直到35年之後都沒有和自己的母親說。)

有些時候,受害者會被威脅被解雇、或是因為是家庭成員(近親)、說出來意味著受害者將與加害者對抗,而受害者害怕沒有人相信他們。

(受害者Jamie B說,他的親生父親在他14歲的時候試圖強姦他。他當時不說是因為他的父親是一個自戀狂,在公共場合假裝是一個完美的父親,他同時是一名教會的執事。傑米說,想也知道沒有人會相信他。)

更有受害者不願說出來,是因為常常被要求詳細的敘述來重溫這起事件,有時他們不說,只是想忘記這件事。

(受害者Karla L. Monterroso說,警察在她被攻擊之後的報告,比攻擊本身更具創傷。她說這些機構在保護消息隱密上一點也不牢靠,而它更讓你在生命中最可怕的時刻,讓自己懷疑自己的判斷能力。)

遭受卡瓦諾性侵未遂的福特教授告訴《華盛頓郵報》,她從那天晚上起就沒有再和卡瓦諾說過話,而她當時也沒有告訴任何人發生了這件事,她說她當時嚇壞了,而光想到如果告訴父母自己曾經參加過青少年飲酒的聚會,她就很苦惱,她也擔心他們終究會發現。福特說她反覆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它沒有發生,他沒有強姦我。」

多年後,經過心理治療,福特說,她開始認識到這一事件對她的生活產生持久影響的創傷,她說她在學業和社交方面都很掙扎,並且無法與男人建立健康的關係。長遠來看,它導致焦慮和創傷後的障礙,而她一直在努力改善。

福特在2012年與丈夫接受婚姻診斷時,曾提及這段往事,但當時她並未說出卡瓦諾的名字,只稱她曾受到4個「來自精英男子學校」的學生攻擊。

福特教授在7月份向司法委員會民主黨參議員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發出的一封保密匿名信中,詳細說明了所謂的襲擊事件,而有關這封信的消息後來被外洩給美國媒體,福特教授也遭到起底。

根據《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福特在同意出席作證,親自說明她的指控,聽證會時間暫定在27日。但針對聽證會細節,福特的律師團隊仍在和參議院司法小組協商,參議院提議讓外部女性律師來質詢福特,但福特希望直接由參議員來質詢,此外,福特也提議,請一名性侵事件目擊者、卡瓦諾的高中朋友馬克(Mark Judge)共同作證,但共和黨參議員並不支持這個提議。

美東時間23日,雙方將開會,繼續協調聽證會細節,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原本預定在24日對新任大法官卡瓦諾進行信任投票,如今因為性侵醜聞必須延遲。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