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布拉宮的故事》:我欣然接受一身破爛衣裝、「阿蘭布拉宮之子」的接待

《阿蘭布拉宮的故事》:我欣然接受一身破爛衣裝、「阿蘭布拉宮之子」的接待
阿蘭布拉宮裡的Patio de la Lindaraja庭園|Photo Credit: Jebulon@Wikimedia Commons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時我才發現,能結識這位阿蘭布拉宮之子,可真是千金難買。他知道這地方一切的佚聞野史,而且深信不疑。他的記憶裡充滿了我所暗自嚮往的一種知識,而在一些不太寬容的智者看來,卻容易視之為胡言亂語。我決心要好好認識這個飽學的底比斯人。

文:華盛頓.歐文(Washington Irving)

在浪漫的西班牙,歷史記載總是牽纏著懷古及詩興,而阿蘭布拉宮就是抱有這些情懷的旅人所傾心的對象,就如同卡巴天房(Caaba)之於所有虔心的伊斯蘭教徒。多少的故事及傳說,有真的也有難以置信的;多少詠歎愛情、戰爭與騎士的曲子與唸歌詩,有來自阿拉伯也有西班牙的,都牽涉到這個東方的大宮殿群!它曾經是摩爾國王的皇室御所,裡頭堆砌著氣派精緻的亞洲式奢華設置,而國王在此統御著他們所自詡的人間樂土,建立他們在西班牙最後的帝國根據地。皇宮只構成了一整個堡壘的一部分。堡壘的城牆上布建著塔樓,而牆身不規則地環繞著整個山丘頂端(也就是內華達山脈或雪山群的尖峰處),並俯瞰著格拉納達城。從外部來看,它是一叢雜湊的塔樓和城垛,既缺乏設計的工整性,也沒有建築的美感,令人難以想像內部的細緻與優雅。

早在摩爾人的時代,這座堡壘所包圍的區域,就足以容納一支4萬人的部隊,有時也發揮統治要塞的作用,抵擋反叛的臣民。這個古王國淪入基督徒之手以後,阿蘭布拉宮仍然屬於皇室的物業,有時是卡斯提爾的王室住在這裡。皇帝查理五世(Charles V)開始在圍牆之內興建奢華的宮殿,但由於屢遭頻仍而未能完成。十八世紀早期,最後一代的皇室住戶是菲利普五世(Philip V)和他美麗的皇后伊莉莎白(Elizabetta of Parma)。為了迎接他們登基,開始大興土木。宮殿與花園都進行修繕,也築起了新的套間,並延請義大利匠師來裝飾。王權的駐留轉瞬逝去,他們離開之後,宮殿再次荒廢了。不過,此地還是維持著某種軍事狀態。都統立刻從皇室手中拿下宮殿,管轄權也擴張到城市近郊,而且獨立於格拉納達的總督。都統維持著為數不少的駐防軍,他自己的居所就在舊日摩爾宮殿的前排位置,而且他一走下格拉納達就必定有部隊隨行。事實上,這座堡壘本身就是一個小城鎮,城牆內有幾條住房街道,再加上一座聖芳濟會的女修道院,以及地區小教堂。

然而,皇室的離棄對於阿蘭布拉宮是個致命的打擊。富麗的廳堂破敗了,有些還淪為廢墟;花園受到破壞,而噴水池也不再運作。漸漸地,這些宮室逐漸來了一些閒雜、無法無紀的人。走私客利用這裡的獨立管轄,從事廣泛而大膽的非法買賣。各種賊人及無賴之徒把這裡當作庇護基地,而到格拉納達及附近區域打搶劫掠。最後,都統政府動用強大武力來介入,把整個地區徹底篩除過。留下來的只有品性良好的,以及有合法居住權的人之類。大部分街屋都拆除了,只剩下小聚落,再加上地區小教堂,以及聖芳濟會的女修道院。近代西班牙戰亂期間,格拉納達淪入法國人之手,阿蘭布拉宮成了法軍的駐防之地,宮殿裡有時候也住著法國將領。由於鑒賞品味經歷過一番啟蒙,使得法蘭西民族對於自己所占領之地別具隻眼,而將那些格調高雅又富麗堂皇的摩爾歷史遺跡,從鋪天蓋地的毀壞與廢棄之中解救了出來。屋頂整修了,迎客廳和廊道也經過保護以避免氣候的損害,園子裡種植了花木,水道也恢復原貌,噴水池再次迸出耀眼的水花。西班牙不妨謝謝入侵者,為她保存了最優美而引人入勝的歷史遺跡。

法軍離開之時,炸掉了外牆的幾座塔樓,碉堡變得不太穩固了。自此以後,這個據點就失去了軍事的重要性。駐軍是一群老弱殘兵,主要的任務就是守衛某些外牆塔樓,它們有時候會作為國家監獄之用。都統既放棄了阿蘭布拉宮的山陵地勢,便住在格拉納達的中心,這對於他的公務派遣會更方便。簡短勾勒了這座城堡的情況,我在結語裡不能不見證城堡的現任統帥法蘭西斯科・德・生納大人(Don Francisco de Serna),他耗費了可敬的心力,動用他權限範圍內的一切有限資源,去修繕這座宮殿。他還出於先見之明,費了一段時間來阻止宮殿明顯之至的朽壞。假使他以前的在任者都同樣忠於職守,阿蘭布拉宮也許還保存著幾近完整如初的美好。而假使都統政府能以對等的方法去支持他的熱情,殘遺的宮殿或許還可以保存好幾個世代,讓這個地區更加出色,並吸引各地的好奇與有識之人。

在我們抵達之後的隔天早晨,我們的第一個目標當然就是造訪這座歷史悠久的宏宮巨廈。然而,由於旅人們對它鉅細靡遺的描寫已經太常見了,我並不準備進行全面而詳盡的描述,只想零散地速寫某些跟大事件及連帶影響有關聯的部分而已。

我們離開了客棧,穿過知名的費瓦蘭布拉廣場(Vivarrambla)。它曾經是摩爾人騎馬比武競賽的地方,如今是擁擠的市集。我們沿著札卡丁(Zacatin)街前進,這條大街在摩爾時期是大市集所在,而今小店家、窄巷都還保留著東方的韻味。走過總督宅邸對面的一片開放空間之後,我們爬上了一條狹窄曲折的街道,名為「龔摩瑞街」(Calle of the Gomeres,calle是街道的意思),讓人憶起騎士盛行於格拉納達的時期。「龔摩瑞」是摩爾王朝的一個家族,在編年史和歌謠裡經常出現。街道通往「格拉納達之門」(the Puerta de las Granadas),這座雄偉的門是查理五世所建的希臘風格建築,構成了阿蘭布拉宮的大出入口。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