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急診室的護理師:寧願坐在電腦前面打盹,也絕對不睡急救室的床

夜半急診室的護理師:寧願坐在電腦前面打盹,也絕對不睡急救室的床
Photo Credit:Deposit 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閉上眼睛想繼續睡......『起來﹗快起來』、『快離開這裡』。這次搖的更大力,連床都震動了,但我還是沒看到半個人......我嚇死了,立刻從床上爬起來,連鞋子也沒穿就拎著點滴衝出急救室。」

「霏霏,妳還好嗎?怎麼看起來氣色不大好?」小夜班一交完班,我就看到霏霏臉色蒼白、搖搖晃晃地走進急救室。

「應該是眩暈發作。早上一起床就覺得天旋地轉,房子像要塌了一樣。」霏霏苦笑著繼續說。「接著就是一陣狂吐。不管吃甚麼,一暈,就全部吐出來。」

「靠!我肚子好餓......」平常就很會哭餓的她,現在餓成這樣,看了真的很令人同情。

「趁現在急救室沒病人,我幫妳吊個點滴,打個止暈,妳就先在這裡休息好了。」我隨手指向一張空的病床。「我跟妳們當班Leader學姊說一下,有事請她先cover妳。」

急診醫師、護理師本來就是唇齒相依,尤其是急救室的護理師,各個辣狠爽脆,醫師只要敢下order,她們絕對使命必達,號稱「沒有打不上的針,只有哀哀叫的病人」。今天我守急救室,partner之一的霏霏生病不舒服,我就像缺了一隻手,那怎麼得了。

「82歲男性OHCA(到院前心臟驟停)!」急診檢傷護理師廣播。

隨即119就送來一位已經沒有呼吸氣息的老人家。壓胸、插管、給藥,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反應,繼續壓胸......直到家屬看了不忍心,決定讓病人好走。

一陣風似地。當一切結束,我走回電腦前補病歷時,咦?剛躺著休息的霏霏呢?

原來霏霏拎著點滴跑到吃飯間了。勸她再休息一下,她怎麼說也不肯,執意要拔掉點滴回家。我們扭不過她,再三確定她走路沒問題,才讓她離開。

過了幾天,我看到霏霏。「妳有沒有好一點啊?」

霏霏點點頭。「謝謝妳,小魚醫師。我知道那天我吵著要回家,讓妳們很頭大。不過......」她欲言又止,「妳知道我為什麼堅持要走嗎?」

「怎麼啦?誰惹妳生氣?」我開玩笑地說。

「那天小夜班,有送來一個OHCA病人對吧?」她繼續說,「我聽到廣播、救護車的鳴笛,也聽到EMT大哥把病人推進來急救室。雖然隔著圍簾,但是我知道妳們開始CPR。」

「當時我正迷迷糊糊躺在病床上,突然有個人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搖醒『起來,快起來......』」霏霏的聲音微微顫抖著,「我睜開眼睛,但是旁邊沒有人。」

「我閉上眼睛想繼續睡......『起來!快起來』、『快離開這裡』。這次搖得更大力,連床都震動了,但我還是沒看到半個人......我嚇死了,立刻從床上爬起來,連鞋子也沒穿就拎著點滴衝出急救室。」

「拜託,別說了,免得我以後進急救室有心理障礙。」現在換我害怕了。

「小魚醫師,本來我也覺得很恐怖,但是後來想想,盜亦有道,可能是另一個次元好心的靈魂要我躲開吧?!而且我們的工作是救人,又不是害人,我幹嘛害怕?」

嗯,這樣說也有道理,不過我還是阻止霏霏繼續講下去。

從此以後,我上夜班再怎麼想睡覺,寧願坐在電腦前面打盹,也絕對不睡急救室的床。


到院前心跳驟停(Out of Hospital Cardiac Arrest)
  • 甚麼是OHCA?

到院前心跳驟停,簡稱OHCA(讀音:喔卡),指病人到達醫院前,心臟失去機械性收縮、舒張功能,造成無法輸出血液到全身循環。因為OHCA的發生不可預期,急救需要時效性,所以是一個獨特的急症。

  • OHCA原因是甚麼?

全球死亡率排名第一就是OHCA。冠狀動脈疾病,仍是造成OHCA最主要的原因,但其他潛在性心臟或非心臟(例如癌症末期、嚴重感染)的原因也要注意。

  • 和死神搶時間

自1891年Friedich Maass首度在人類身上施行胸部按壓,至今快130年,儘管歷史悠久,但是OHCA的存活率仍然低得令人沮喪。以全球來說,估計平均只有不到10%OHCA病人急救後可以存活。時間是殘酷的,當時間一分一秒流逝,OHCA病人的癒後就越差,存活的機會就越來越渺茫。即時啟動CPR及儘早心臟去顫是OHCA病人存活的關鍵-生命之鍊取決於社區、緊急救護系統(緊急救護勤務指揮中心、EMT)及醫院三方面的同心協力。

1
Photo Credit:急診女醫日記

至於OHCA的存活率為什麼仍是偏低?未來我們(民眾及醫護人員)可以多做些甚麼?留待下回一一再說分明,不在話下。

本文經急診女醫日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