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工作」先是社會學,同時也是生物學,最後才是個人選擇題(下)

「為何工作」先是社會學,同時也是生物學,最後才是個人選擇題(下)
Photo Credit:Billy H.C. Kwok/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舒適、夠屌、刺激的追求,構成了「人們為何工作」的三種解釋,人們之所以工作,要麼是為了其中一項,要麼是為了全部三項。那麼,會不會有一天,我們能夠在所有三項都得到滿足後,就停止追求了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為何工作」先是社會學,同時也是生物學,最後才是個人選擇題(上)

首先,人必定會先追求舒適、溫飽問題。工作首先是為了獲得舒適。這很好理解,這裡就不多敘述。

其次,在獲得舒適之後,人們會開始追求「夠屌」。人類工作常常是為了獲得社會地位、被他人承認、吸引異性、自我實現等等。這也是為什麼「企業使命」開始盛行的原因。現在的員工們基本都不愁溫飽,因此各個企業都會或真誠或虛偽的制定一個企業使命,以激發員工們追求夠強的動機。

最後,在追求夠屌的同時,我們也會同時追求刺激。值得提醒的是,這裡說的刺激未必專指跳降落傘那種刺激,而是那些「凡是能讓我們免於無聊的」都算。

因此有時候,也有人會為了刺激而工作──投入到工作裡面應付挑戰、感受心流、獲得成就感、滿足自身興趣,其本身也是一種刺激。我們在《最優體驗心理學》一文裡得到過同樣的結論。

另外,無論是舒適、夠屌還是刺激,它們都可以透過使用金錢而得到一定程度的滿足。金錢可以帶來溫飽舒適,可以購買奢侈品、豪屋、展示品味來顯現自己夠屌,也可以購買各類服務、體驗和商品而獲得刺激。

因此,哪怕工作的內容本身並不滿足這三種追求,但工作的結果(賺錢)也能滿足這三種追求。

總而言之,舒適、夠屌、刺激的追求,構成了「人們為何工作」的三種解釋,人們之所以工作,要麼是為了其中一項,要麼是為了全部三項。

那麼,會不會有一天,我們能夠在所有三項都得到滿足後,就停止追求了呢?

答案是:不會。

除了第一項能得到較穩定的滿足之外,其餘兩項追求都是永無止盡的──皆因人類具有強大的適應能力。

當你的社會地位提升後,你會感到滿足一陣子,接著你會覺得這個地位還不夠高,你知道還有更高的地位存在,還有更屌的人存在,於是你又開始了新的一輪追求。

就算你能在工作一開始時感受到刺激,這種感受往往只能持續一陣子,接著這刺激慢慢被你適應了,你對其感到麻木了,於是你必須找到/制定更高難度的工作,以獲得更大的刺激。

所以鄭也夫先生所說的這三種本能追求(詳見「為何工作」先是社會學,同時也是生物學,最後才是個人選擇題(上)),不但能相當全面的解釋人們為何工作,你甚至可在任何時間點,從幾乎所有尚在工作的人身上,找到這三種追求的至少其中一種。

但是,這真的就是事實的全部了嗎?

我們一開始就有提到,「為何工作」首先是個社會的問題,同時是生物學問題,最後才是個人選擇題。我們已經談過了前面的兩個問題,現在是時候進入第三個問題了──我們是否還有其它選擇?

工作的意義

雖然,鄭也夫提出的三種本能追求能解釋許多現象,但卻無法解釋一個問題:為什麼人會純粹為了幫助他人而工作?

可能有人會說,幫助他人也是一種追求夠屌的行為,因為幫助他人能讓個體獲得承認,提升社會地位。但這無法解釋為什麼有人願意匿名捐贈、不求他人感激的行善。

關於利他主義,經濟學家會說,人類的利他行為純粹是為了讓自己感覺良好而已,而這也是一種收益,經濟學家把這種感覺稱為「溫暖的光輝」。

但我認為這是一種倒果為因的推理,如果你眼前有一位陌生人跌入鐵軌,你會在一瞬間就決定要拉他上來,還是在計算了自己會有多少溫暖快感後才拉他上來?肯定是前者啊。雖然事後你會感受到「溫暖的光輝」,但你並不是為了感覺良好才做,而是想做且做了之後才收穫了良好的感覺。

當然,這倒不是說鄭也夫先生所說的三種本能追求不夠完整,畢竟他說的是「本能追求」,而純粹的利他主義雖然從古至今都有,但只出現在一部份人身上,而不是全部人身上。利他行為並不如前述的三種本能追求廣泛。

我的看法是這樣的,雖然人類天生具備利他主義的基礎條件(生理心理,如同理心、共情能力),但後天環境的影響會左右其發展。

事實上,有科學證據指出,如果讓兒童進行關愛冥想(love and kindness meditation,在冥想過程裡想像自己把愛傳給全世界)4個星期,他們的利他與合作行為就會得到大幅增加,而且具有消除歧視的效果。這支持了利他能從後天習得的說法。換句話說,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天使,但絕大部份人都有慈悲、自我奉獻的潛能,能透過後天習得。

另外,著名心理學家心理學家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的研究指出,與為了自利的個體相比,那些為了幫助他人而工作的人,只要能意識到自己的工作成功幫助了他人,他們就會更賣力工作、更願意工作,而且工作績效可以比自利者多出三倍。

助人還能讓人感受到工作的意義。一項研究在分析了1萬1000位來自不同行業員工的數據後發現,最能說明工作是否「有意義」的指標,就是員工認為自己對他人產生了多少積極影響。

各國的社會裡自發的出現各種非營利組織和職業(如無國界醫生),也說明了助人可以成為人的工作目的,可成為人的追求。

還有另一個綜合研究,集各路研究者考察了超過20萬人後的數據指出,那些相信自己工作是為了幫助別人的人,比那些認為自己工作只是為了賺錢的人,他們的表現往往會好得多。這說明以利他為工作目的的人,擁有更大的積極性去工作。

但為什麼從利他的角度出發,能讓人發揮更大的工作積極性呢?

萬維鋼在《菁英日課》裡提到了一個有趣的理論:

學者們現在有個很好的理論,能解釋為什麼「為了別的東西」才能「超越自我」。

人腦中有一個自我保護機制,如果大腦判斷你快要到了身體的極限,為了避免危險,「自我」會告訴你停下來。但是「自我」的這個自我保護往往操之過急,而且很多情況下並不是害怕身體上的危險,而是害怕失敗──更嚴格地說,是害怕失敗的感覺。

努力了還失敗了,說明我確實不行,這種感覺實在不好。中途主動放棄,可能感受更好一點。

所以「自我」通常會在極限之前讓你放棄。你還有餘力,但是你不幹了。這是一種純粹的自我保護,為了我自己,我不幹了。想要突破這個自我限制,超越自我──除非是為了「比自己更大的東西」……

一個母親可以為了孩子爆發出遠超自己平時水準的潛能,就是因為在她心目中,孩子比自己重要得多。

說到這裡,本文提出的「為何工作」的最後一個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那就是:因利他而工作。

這可以是為了減輕陌生人的痛苦而工作,為了方便他人而工作,也可以是為了改善大環境而工作。

這可以是為了確保家人的生活美滿而工作,也可以是為了讓孩子有良好的成長環境而工作。

我知道,這不是我第一次提到這一點,我也不認為這是什麼新發現,但跟著本文從頭開始梳理後你才會意識到,這一重點是多麼的容易被其它目的覆蓋,多麼的需要被提醒。

當然,「為何工作」這一問題終究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你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答案,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又會有不同的答案,利他未必是你當下最深切感受到的工作目的。但要知道,每個人都可能會不經思考就接受社會給予他的默認選項,從被灌輸的人生觀出發;每個人天生就會投入到舒適、夠屌和刺激的無盡追求中,從三種本能的追求出發。

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會從利他的角度出發,也正因為如此,只有最後者,才算得上是一種個人選擇。

它不是必須,所以才算得上是選擇。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