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笨蛋造反指南》:大笨蛋集資法之黑社會、象印作戰法

《大笨蛋造反指南》:大笨蛋集資法之黑社會、象印作戰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的計畫內容是在日本買東西,然後拿去台灣賣賺中間差價,類似跑單的概念。最後要出發的時候,每個人就這樣抱著山一樣高的吸塵器呀電鍋的紙箱到成田機場。我們到達機場的時候,還跟傳說中的「爆買」中國人抱著一模一樣的行李在登機櫃台排隊!

文:松本哉

黑社會作戰法

說到錢就想到黑社會,說到黑社會就想到錢。黑社會的人超會賺錢!好啦各位好孩子~跟黑道大哥們好好學習賺錢之道吧!因為現在都待在高圓寺的關係,所以跟黑社會的人幾乎沒什麼交集,頂多就是一些看起來很像黑社會的人突然過來買買東西而已。不過在來高圓寺開店以前,我常在新宿的歌舞伎町還有大久保之類的地方閒晃,遇過很多那樣的人。就這樣在各種偶然的機緣之下,聽到了許許多多跟錢有關的溫馨小故事。

像是「我說啊,我在OO發現了被OO的OO,如果你肯跟我說OO的話,OO萬元就是你的。」「我最近在OO把OO給OO了,不過還沒OO就是了,你最好還是照著做啊。」或是「聽說下次要把OO的OO給OO,這件事就交給你啦!」之類的。與其說是覺得「不行不行!太恐怖!」不如說這些事情根本全部都不能寫出來嘛!!不行不行,B計畫B計畫!

象印作戰法

再給大家介紹一個作戰方式。這個是去台灣參加音樂祭的時候,台灣的傢伙們想出來的賺錢步數,也就是俗稱的「象印大作戰」。那時,有三個朋友的樂團預定要從沖繩去台灣演出,台灣人也因此操煩著「哎~這麼特地過來一趟,至少交通費什麼的想幫忙出一下,但是我們自己也好窮⋯⋯」台灣的傢伙們是那種很討厭為了辦個活動必須要自己拚命打工賺經費的人,他們的哲學是「反正都要搞一些亂來的活動了,走一些旁門左道來籌錢比較好玩吧」。突然,台灣的傢伙們就講出了「好!那就用別人的錢來付他們的演出費吧!」這種話。

結果,計畫內容是在日本買東西然後拿去台灣賣賺中間差價,類似跑單幫的概念。台灣人說:「日本人的大家都幫忙買點什麼過來!」嗯,這其實是三歲小孩都想得到的計畫,但是這次台灣人是認真的,真可怕。決定要幹以後,他們就在網路上設了一個專頁,打起了「Panasonic的吹風機OO元」、「象印的電鍋XX元」之類在台灣非常暢銷的產品的廣告。他們還印了像是電器行報紙摺頁海報的廣告傳單,滿滿都是「連阿公都知道、阿嬤很想要的戴森牌吸塵器!」、「有了這個包你家庭和諧夫妻圓滿!」或是「你的愛心將成為樂團們的旅費,簡直是最幸福的一石二鳥之計」之類的白癡廣告台詞,一臉認真地宣傳!

順帶一提,據說在這個專頁上出現的商品全部都沒辦法直接在台灣買到,一般人也只能跟代購用高價購買,所以在這次的象印大作戰中,就決定把定價訂得比台灣行情低,但比日本行情高。很多台灣人看到那個網站之後紛紛下訂,收到訂單、日本這邊就會收到通知以後,直接手刀上網搜尋最低價,只要一決定「賀啊!就決定是你了!」日本這邊就會直接下單!就這樣,商品越積越多,ㄍㄧㄥ到運不過去台灣的程度才停止下單。剩下就靠所有要去台灣的人一起分工合作把這座山搬去台灣,最後要出發的時候,每個人就這樣抱著山一樣高的吸塵器呀電鍋的紙箱到成田機場。我們到達機場的時候,還跟傳說中的「爆買」中國人抱著一模一樣的行李在登機櫃台排隊!喔喔喔,背影看起來完全一樣!!!原來如此,我終於懂了!「原來你也是做這行的(賊笑)」我們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享受某種跨越國界的親密感,不過要去的地方是不一樣的,我們這邊是要去寶島台灣。

這次象印大作戰最後總共獲得數十萬元的收入,當成演出樂團的交通費補助,在所有人回日本的時候成功地交給了大家。接著,這次換成這些收下補助的傢伙們想說「哎呀~那時候在台灣受到這麼多照顧,真的很不好意思捏~」據說那些錢就反過來當成這次台灣樂團受邀到沖繩的音樂祭表演時的住宿費了。嗯嗯~這種資金流動好像很棒!而且竟然連這種籌錢辦法都有!

到基金會討錢去!

這邊還有一種方法是讓各家財團或是基金會幫忙出錢,是一種超正派的籌錢法。除了各種官方外圍組織的補助之外,民間也有很多企業經營的文化基金會。比如說在日本也有很多國外有趣的藝術家或是音樂人不停跑來參加活動,許多人都是用國際交流的補助金過來日本。因為是以文化交流為目的成立的獎助金,所以只要符合宗旨就會幫忙出錢。

這些補助金,有的是補助一次性的活動,或是以更長期的計畫為單位。當然除了日本以外,國外也有許多類似的補助制度,廣泛地獲得利用。不過作為財團,既然都要出錢了,就沒有把錢隨便亂花的道理,所以從申請到最後的結案報告,中間常有一大堆麻煩的文件往來。另外,像是「請不要做XX事情」之類,由補助方那邊提出一大堆附帶條件的狀況也常常發生。因為這樣,這個方法不但很花時間,自由度也比較低,不過有好好做的話資金就直接到手啦。

這個辦法有利有弊,但是反正做做看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只是須注意不要過度依賴這些資金。最好維持原則上靠自己的力量經營、然後利用這些額外拿到的經費來搞搞活動的程度。如果對方不提供資金就沒辦法搞活動,或是組織本身就是靠國家或財團的預算才成立的話,可就不太健康了。而且國家或企業的政策一改就倒閉的話,也太不堪一擊了吧。像是據說韓國在二○○八年的時候保守黨一掌權,就直接停發許多文化補助,許多空間和團體也因此陸陸續續結束營運。以前日本也曾經發生過石原慎太郎一當上都知事,很多針對年輕人的設施跟服務一舉消失不見的事情。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說,還是以「基本上靠自己運作,有事的時候再去申請一下補助」的心態來運用這些資金比較好。

相關書摘 ▶《大笨蛋造反指南》:掛羊頭賣狗肉的擺攤集資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笨蛋造反指南》,行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松本哉
譯者:夏菉泓

全日本最ㄎㄧㄤ的革命家「松本哉」隆重登場!以奇耙的游擊隊在各地建立反叛行動的實驗基地,我們要做的,是把世界頭下腳上翻個過來的「空間革命法」!沒有夥伴??來召集一群最瘋狂無厘頭腦袋接錯線的人吧!沒有錢???用看起來像詐欺的方式從腦滿腸肥的社會上挖錢來啊!不只日本,大笨蛋行動早已深入台灣、韓國、香港、俄國⋯⋯遍地開花,等你來加入!

要是有群朋友,可以陪被老闆操到過勞的自己大吃大喝大聲怒吼;要是有個空間,可以讓沒錢就不知道能去哪裡的自己開心玩鬧;要是有一些地區,可以讓被資本主義消費社會剝削到極點的自己趕快烙跑,那該有多好?

日本全國最「笨」、最「荒唐」的反叛家松本哉揭起「造反有理,胡鬧無罪」的大旗,要告訴你,朋友這樣交,空間這樣搞!他的方法出乎所有人意料:在跨年夜24小時營運的電車車廂裡召開喝酒大會好認識路人,站務人員要來檢查就捲起包袱迅速烙跑;揪一群朋友每人輪流當兩天的小酒館店長,裝潢菜單自己來,每天造訪都會遇到個性迥異的客人;發行可以跨國使用的「呆幣」去換一頓飯,餐點可能是清冰箱剩菜也可能是高檔懷石料理⋯⋯

不只日本,大笨蛋反抗行動也在各地開花著。看歐洲人如何以法律漏洞佔領空屋、香港人對抗房租空間生存戰、大阪人徒手開闢空間、韓國人與政府攻防拉鋸的保衛戰、台灣阿北環島就能搞出13個空間⋯⋯如果你覺得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作法很有趣,那麼你的心中必定對平淡無奇的現實抱著小小的疑問火苗:「人生,就只能是現在這樣子了嗎?社會,真的不能多點變化嗎?」透過松本哉讓人笑到岔氣的筆觸、衛道人士都傻眼的實例,你將會看見,在習以為常的秩序和消費社會以外,你還有許多選擇。

getImage
Photo Credit: 行人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