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島的台灣國族主義,是民主還是排他?

喜樂島的台灣國族主義,是民主還是排他?
Photo Credit: Prince Roy@Wikimedia Common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推翻一個威權的目的,不該是建立另一個威權,面對中國的銳實力攻勢以及國際空間打壓,台灣最當務之急的做法,應是將北京的種種作為訴諸「對我平等且同情之國際輿論」,先爭取對台灣更為友善的的外部環境,才有實質效果。

民進黨執政以來,北京透過各種方式打壓台灣的外交空間已是眾所皆知的事。面對中國這個新型態的威權體制,台灣必須謀定而後動同時發揮自身戰力定力,顧全國內外局勢後才能進行各項作為。雖說表達人民反併吞的意志,是民主國家集會遊行與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但如果只是累積個人的政治資本或是盤算選票利益,都將使得其政治訴求含混不清,最後將流於形式上的權力操作而非理念型的運動。

在開展各項行動前,喜樂島聯盟應回應綠營支持者與社會大眾幾個基本的問題,因為這些議題不僅與未來政局息息相關,同時牽動台灣未來的國際地位與兩岸關係的發展。

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始終建立在對異議的尊重與包容,在台灣公民社會實踐的過程中,「民主的價值遠甚於民族主義」更是一般共識,這與習近平高舉的「新時代」與「中國夢」有著明顯的差異。然而,部分深綠人士眼中的民主政治不僅具有強烈的排他性,所謂獨立建國意識更有鮮明的台灣國族主義色彩;結果,封閉排他的理念,就是把所有持不同意見的同路人、質疑者或旁觀人士通通打為對立面或敵人,這樣的認知模式,又與過去急欲推倒的威權體制的作風,或是老共搞的反右(階級)鬥爭的邏輯有何不同?

推翻一個威權的目的,不該是建立另一個威權

所謂的解殖固然深具左派批判思想,但始終不能在自己定義的權力場域任性為之;否則豈不是在推倒了一個神話,解構了一個權力中心後,又重新豎立一個新的?羅莎.盧森堡主張「自由始終指的是異議者的自由」;吉拉斯痛批革命政權的「新階級化」;葛蘭西關注知識份子、話語權(文化霸權)對革命與社會運動之間的關聯性。這些革命家與哲人的思考自然有其道理。

此外,中華民國絕對是喜樂島意圖打倒的圖騰,這也是昔日追求民主憲政、建構台灣主體意識與目前轉型正義的意義所在。你們多數人主張「中華民國這個流亡政府目前仍在殖民台灣」,解決台灣目前所有的內外困境唯有透過「正名制憲」此一途徑,台灣人民才能獲得道德的救贖與政經的解放。然而,端詳箇中的邏輯就可發現存在若干不合理的謬誤,並且脫離實際的政治實踐。

如果中華民國在威權時期存有政治壓迫、經濟剝削或文化宰制的殖民現象,但是在1996年總統直選的過程中已經完成初步的主體建構的基礎工程;更關鍵的在於,歷經幾次政黨輪替與幾場重大社會運動之後,台灣業已走向民主憲政與公民社會的道路,中華民國固然存有歷史與正當性的爭議,豈能忽視台灣政經轉型之後的新內涵?

即便黨國幽靈仍在,殖民意識依舊殘留,這些未竟事業應該交給民主政治與轉型正義的工程繼續接棒。每個階段的政經改革,皆有其自身發展脈絡與社會條件,任何「一次性」的新人新社會的訴求,恐怕才是讓社會持續陷入衝突的淵藪,錯誤的前提與激進的社會變革,豈能得到正確的果實?蘇聯實行計畫經濟、中共推動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都是最好的註解。深綠朋友豈能不察?

其次,台灣究竟是不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這問題除了涉及前述黨國體制與藍綠對立的結構外,同時也與國際情勢與北京「一中原則」的頑固立場密切相關。就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的內容來看,台灣早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問題在於中國始終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教條主義,並在「九二共識」與「兩岸同屬一中」的前提下,持續否認台灣的主權地位與國際人格。

uie77pdmcou77eoio4iz7l8s32vukj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與其挑戰現狀,不如先訴諸「平等對待」

面對中國的銳實力攻勢以及在國際空間的打壓,台灣應該將北京意圖改變台海現狀的種種作為訴諸「對我平等且同情之國際輿論」,以爭取對台灣更為友善的的外部環境。

外交戰場層次豐富且必須設定長遠戰略選擇,除了非邦交國中的大國外,邦交國更與台灣的國際參與以及國際建制的對話息息相關。目前的正名制憲與獨立公投,除了替國人出口鳥氣怨氣外,對於化解台灣外交困境並無實質的意義,甚至陷入「誰在改變現狀」的混淆漩渦中。至於「邦交國無用論」與「與中華民國斷交後,更有助於與未來台灣國建交」的說法實在欠缺國際關係的基本知識與理性,不僅是唯心之說,更是空想之見。

美國的「一中政策」乃建立在維持美國國家利益與亞太戰略平衡的基礎上,台灣的外交政策不僅要考慮自身的主體性外,更需衡量國際政治的權力結構,理念固然重要,拳頭與實力原則更不能偏廢,豈能因美中貿易大戰日趨白熱化之際,從而見獵心喜並且樂觀判定「台獨情勢一片大好,建國前途無限光亮」?

最後,喜樂島聯盟雖有其「遊行動員、選票最大化、公投過關」的三部曲路線圖,但是這究竟是成就個人與政黨利益的「工具」?推動台灣公民社會實踐的「過程」?還是落實台灣國家利益的「目標」?這三者之間的關係,顯然需要更細緻的闡述,否則就只是一場彙集各方勢力遂行政治角力分配的野台戲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