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兩央行總裁辭職:阿根廷全國大罷工,斥責總統「不配管理阿根廷」

一年兩央行總裁辭職:阿根廷全國大罷工,斥責總統「不配管理阿根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根廷央行總裁卡布托表示,他因「個人原因」而辭職,不過外界認為,卡普託辭職是政治妥協結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阿根廷上周末發起全國大罷工,抗議阿根廷政府失能的經濟政策,向國際借錢借到債台高築;不過就在民意沸騰的時刻,阿根廷央行總裁在25日忽然「無預警辭職」,突發的人事巨變也加劇外界揣測,背後是不是受到國際介入施壓。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正在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期間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協商,希望IMF加速發放6月同意提撥的500億美元紓困貸款。就在此時,阿根廷傳出前經濟政策官員桑勒里斯(Guido Sandleris)將接替卡布托(Luis Caputo)出任央行總裁的消息,進一步加劇國內貨幣危機。

3個月前甫上任的卡布托,是今年辭職的第2位阿根廷央行總裁。《澳洲金融時報》報導,阿根廷央行總裁卡布托表示,他因「個人原因」而辭職,但他相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協議,將重新建立對阿根廷財政、金融、貨幣和匯率形勢的信心,不過外界認為,卡布托辭職是政治原因,因為阿根廷需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更多資金。

《CNBC》報導,阿根廷當地貨幣披索(peso)對美元的匯率聞訊挫跌4.65%,至39.15兌1美元。

不過,IMF似乎同意阿根廷央行總裁換人當。IMF發言人萊斯(Gerry Rice)表示,盼能持續與阿根廷中央銀行保持「密切且具建設性的關係」,並表示IMF將加緊腳步,以完成有關阿根廷要求儘快提前撥放剩餘貸款的談判。

阿根廷6月先收到150億美元貸款,11月將再取得30億美元,剩餘款項將在接下來3年間撥放。

阿根廷央行陷入人事混亂的時候,正值工會發起大罷工,許多商家、銀行和公家單位關閉,大眾運輸工具和計程車也陷入癱瘓。由於出入境航班全數取消,機場也杳無人煙。

阿根廷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阿根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做什麼事都要先問過外國人,民眾上街怒吼:總統不配再管理阿根廷

《亞洲新聞台》報導,24日,阿根廷數萬民眾一邊打鼓,一邊揮動「向IMF說不」的標語,一路聚集到總統府前面的五月廣場(Plaza de Mayo),藉此向政府表達怒火。

遊行者批評,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實際上已不再管理阿根廷,推出每項政策前都要諮詢過IMF;阿根廷當局今年6月才剛獲得IMF批准,一項為期3年、總價500億美元的貸款協議,以應對該國的貨幣危機。不過現在馬克里政府還想跟IMF爭取更高貸款額度。

「我們正在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團隊合作,我們將提供信心,未來將把過去10天的市場轉虧為盈,情況會更加好轉。」正在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的馬克里表示。

不過,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頭,參與抗議的教師工會成員表示:「我們反對馬克里的調整,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調整,特別是因為教師正在爭取更多的教育預算資金。」

25日,阿根廷更上演大罷工。《路透社》報導,阿根廷的大罷工,得到了各級工會、農團的響應,像是農業大城羅薩里奧的貨櫃裝貨與出口就全面凍結,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更是一片沉寂,包括港運、鐵路、空中交通都陷入停滯。

該國財政部粗估,這次罷工將導致316億比索(8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約佔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0.2%。

阿根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轉角國際》報導,阿根廷工會表示,這次的罷工目的,不僅是對馬克里政府的不信任表態。在經濟危機之下,一般的阿根廷人根本已無力負擔不斷暴漲的生活成本與物價。因此,勞工與農民才會選在馬克里總統飛赴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並與IMF協調融資方案時,以「癱瘓國家」的方式,表達民間對於嚴苛撙節政策的疑慮與悲憤。

曾借錢借到還不出來,阿根廷擔心重蹈「2001危機」

過去曾多次遭遇金融危機的阿根廷,2018年至今國內通膨已飆過40%、阿根廷披索對美金的匯率亦大貶超過50%,各項出口表現、政府負債、民生物價、經濟成長都極為慘澹,國內的不滿民意與國際的撤資壓力,也讓執政的馬克里總統極為頭痛。

《BBC 中文網》報導,阿根廷受到經濟問題困擾已經多年,阿根廷的通貨膨脹在20國集團(G20)中屬高水平,雖然當地政府多次向IMF保證將進行改革、減少公共開支和政府借貸,但始終未能降低通脹。馬克里在競選總統期間,也曾向選民承諾會改善經濟,但至今效果有限。

由於當地許多貨物和服務都與美元有關,匯率下跌令當地物價不斷上升。加上當局削減公共開支,也使當地人的收入追不上物價。

IMF今年5月答應給阿根廷貸款時,馬克里曾向外界保證說,他預期阿根廷經濟將會復甦,國家不會需要用這筆錢。但現在馬克里不單要動用這些錢,還要求IMF提早發放貸款,有分析認為這顯示當地經濟情況「越來越絶望」,也勾起阿根廷人對2001年IMF提供援助後經濟崩塌的回憶。

阿根廷政府在2001年沒有按時償還貸款,令當地銀行系統癱瘓,也令許多阿根廷人多年的儲蓄一夜消失,失業率更升至20%。許多阿根廷人事後批評,IMF向阿根廷借貸助長政府執行錯誤的經濟政策。

阿根廷
2001年12月6日,是阿根廷貨幣極為不確定的一天,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切斷援助之後,阿根廷貨幣兌換的看板上,顯示當地貨幣比索對世界主要貨幣為空白。|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阿根廷是玉米、小麥和原黃豆的生產大國,也是最大的豆粕和大豆油出口國,今年嚴重的乾旱加劇了該國的經濟困境。阿根廷政府表示,向IMF借貸是在農業出口下降、能源價格升高以及美元強勢導致很多人從阿根廷撤資的情形下穩定國際投資者的必要手段。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