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站通車首日,我竟然搭高鐵回家過中秋(上)

西九站通車首日,我竟然搭高鐵回家過中秋(上)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位記者朋友向我抱怨:明天她就要去搭乘第一班從西九龍前往深圳北的高鐵,做體驗報導。我回覆她,我可能是個傻子,因為明天西九龍站通車,而我剛剛買了從深圳北出發的車票。

我可能是比較早一批使用中國高速鐵路服務的人。

2011年7月23日,溫州動車翻車事故死亡40人,震驚全國,我那時人在上海,看著新聞心情複雜。當時我正在祖國東南線隨便獨自旅遊,慘劇發生前一天,我就坐著那條線的高鐵,前往上海。

2015年,微信支付已經普及了一年多,我在高鐵上消費時要求微信支付,被告知「我們只收現金」,直到去年,列車員開始拿著個二維碼主動讓顧客「掃一掃」。

我曾在高鐵上從早上坐到天黑,深入中部的小鎮,也常常走完熟悉的兩個半小時,從繁華都市回到海天一色的家鄉。因為你常在中國四處跑來跑去,會發現選購機票就像一場時間和票價的博弈,而高鐵恆常不變。對我來說,在12306的手機app買車票,刷身份證進站,時間足夠就在站內買杯熱茶等車,是熟悉不過的過程。

這篇文章,將會是一篇不含任何價值判斷和政治討論、極其膚淺的用戶測評。如果你覺得達不到你的期望,請刷卡下車。

去西九龍站體驗

9月22日,家中母親提醒我,後日就是中秋節,可以死回來汕頭過節了。於是我和往常一樣,用app買了次日深圳北前往潮汕的車票,票價承惠107元人民幣。自我開始搭乘這條線,它漲過一次價,從87元漲到了如今的107元。

就在我買定離手後不久,有位記者行家朋友給我發來抱怨:明天她就要去搭乘第一班從西九龍前往深圳北的高鐵,做體驗報導——7點鐘首發的車,高鐵方給出的傳媒集合時間是凌晨4點。

我回覆她,我可能是個傻子,因為明天西九龍站通車,而我剛剛買了從深圳北出發的車票。

她說,是的,你就是個傻子。

於是我迅速開app瀏覽了一下,發現除了早上頭班車被哄搶一空之外,其他的車次其實餘票充足。香港人湊熱鬧的精神一向令我佩服:記者趕頭班車是為了報導,鐵路愛好者趕頭班車是為了留個紀念,其他朋友大清早7點從香港趕到深圳又坐回來,是圖什麼呢?更何況車票一程75元。

提早出發

但有什麼能讓平平無奇的回鄉之路有一點新鮮感呢?沒什麼比得上體驗一個新開的、可能更快的車站了。於是我毅然退了深圳北的那張107元的車票(還扣了20元左右的手續費),買下了票價182元的西九龍-潮汕站車票。

在這裡我以自己為例幫大家算一筆賬:我平時從香港出發到落馬洲,大概需要40元港幣左右,從落馬洲過關後,坐地鐵到深圳北的票價是2元人民幣。而兩張抵達潮汕的車票,差價是75元;又以香港到長沙為例,從深圳北出發的車票是388元,而從香港出發是529元,中間的差價是141元人民幣。這個差價減去原先到深圳北的路費,就是你搭乘香港高鐵,為省卻時間和步行付出的成本。

AP_18265162203598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然而時間又會節省多少呢?新的交通樞紐開通首日,通常都會多少有些混亂,7點開的車通知記者4點集合的神操作,已經讓我虎軀一震。

平日我從住處出發到達落馬洲,大約需要1小時多一點點,在福田過關如果不遇上人口大爆炸,又大概要10至15分鐘,合計一個半小時,深圳地鐵到達需要20分鐘到半小時,也就是寬鬆來說全程需要兩到兩個半小時。你還要預留時間給進站排隊、過安檢等未知情況,所以最保險是提前2小時45分鐘出發,如果早到了,就去站內的Starbucks坐一下。

那個「4點集合」讓我受到驚嚇,導致我對第一天的西九做了充分心理準備,決定給它預留出和我去深圳北幾乎一樣多的時間︰2點14分出發的火車,我大概11點半就出發。

走進高鐵站

穿過通道走近高鐵站地下入口時,我就嗅到了一股可憐兮兮的味道。通道裡大概每隔幾米就放著一個橙色的立牌,上面是一個憨態可掬的卡通人物,中年西裝男士,微胖,圓臉,禿頂。旁邊寫著幾行字,具體措辭我已經不記得,大意是高鐵站剛剛通車,有什麼安排不便的地方,敬請諒解。

這個卡通形象不是光鮮亮麗的年輕男女列車員,而是一位胖大叔,我猜想這大概是哪位高鐵官員的人物形象?

於是我後來查找了一些曾經就高鐵問題接受訪問的官員照片,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港鐵車務營運總管李聖基,發現他們的長相全部都是一個系列,都是圓臉禿頂西裝大叔,列在一齊仿佛Candy Crush,下一秒就會同時消除了。實在很難定奪那個卡通叔叔是誰。(編按︰答案是李聖基。)

走近高鐵站大廳,漫山遍野地全是人群。新車站當然是乾淨亮堂,一邊柱子下的角落堆滿了三腳架和拍攝器材,脖子上掛著牌的記者交頭接耳。面對人頭湧動的記者行家和圍觀人士,我有一種錯覺油然而生: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在真正使用這個高鐵站。

想象中我大概應該駐足欣賞一下這個巨型工程的成品,甚至找個標誌物拍照打卡?畢竟我在港這幾年也交了稅的。而來看熱鬧的人和真正要趕車的人的區別,就在這時候體現出來了:我根本無心觀察這個偉大建築的場面,只想步履匆忙地在這片人海中理出個頭緒——我該怎麼上車?畢竟我真的要回家。

取票問題

我需要取票嗎?按照在國內的經驗,高鐵站的入閘機通常是直接識別內地身份證的,也就是說,只要我買過票了,便不用在車站現場的取票機再去刷身份證、取出藍色車票入閘,可以直接刷身份證入閘。那些取票機通常都是為需要報銷車費的人而準備的,通常都大排長龍,如果身份證可以直接入閘,會省去很長一段等待時間。

當然倘若我事先查過新聞,就會知道所有出入西九龍站的車票都要求必須取票——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在入閘之外的一角,有黑壓壓的一片人群,被鐵馬整理成蛇餅,不知道在排什麼。

我走到入閘口,舉著手機app問站口的工作人員︰「請問在這上面買的票需要先取票嗎?」

工作人員態度極好,微笑著問我是幾點的車,我答曰,兩點幾。

對方繼續笑著告訴我,你取票也來不及了…

續篇︰西九站通車首日,我竟然搭高鐵回家過中秋(下)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