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站通車首日,我竟然搭高鐵回家過中秋(下)

西九站通車首日,我竟然搭高鐵回家過中秋(下)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國內搭乘高鐵建立的經驗,已經於西九龍站全部崩塌︰證件不可刷,時間不可知,食物不曾有,我所相信的在此無一適用。

承上文

我走到入閘口,舉著手機app問站口的工作人員︰「請問在這上面買的票需要先取票嗎?」

工作人員態度極好,微笑著問我是幾點的車,我答曰,兩點幾。

對方繼續笑著告訴我,你取票也來不及了。

而當時,才.十.二.點.多。

這也太不可思議,和我的生活經驗極其不符。在國內車站,哪怕我要取票,甚至哪怕改簽車票,無論是排得多長的自動取票機或者人工櫃檯,都沒有半小時搞不定的。

闖關成功

不不不這不可能。難道我一大早過來和記者朋友一齊排隊取票?我當時內心飄過無數句「excuse me」,小小的眼睛裡寫滿了大大的恐懼。

然後工作人員看了一眼我手機中的購票信息,說你直接入去吧。

那一瞬間身後喧囂的人群仿佛消失,我一臉茫然地直接走了進去,在不太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憑著亮出手機app闖關成功,穿過一道橙色氣球組成的拱門,一位笑容滿面的姐姐給我派發了一個橙色的紀念品,是一個手機支撐環扣…我大概是要得道成仙了?

後來我看新聞,才知道背後洪水滔天。所有購票都需要取票,於是取票機大排長龍;透過內地12306購票的人,只能在人工櫃檯取票,而在香港網站購票的人原本可以在取票機自助取票,誰想到取票機卻讀不出證件,於是最後所有人在人工櫃檯勝利會面,長龍不見隊尾…

RTS22FY5crop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當時對此一無所知的我,就這樣飄然而去,內心愉快,很快地過了行李安檢,很快地過了香港關口,又很快地過了內地關口,心想著「過關的人也不多嘛!」——確實不多,因為人都在閘外的櫃檯排隊呢…

經過了一排光鮮亮麗的免稅商店,我終於抵達了候車廳,全身都輕鬆下來。嘩!三層樓高的玻璃外牆和天花板,陽光透進來,折射在牆上一片真作假時假亦真的綠色植物上。我仰頭一看,仿佛置身一個商場的底層平台,頭頂環繞著二三層的透明長廊,食肆在樓上繞場一周,旅客們就坐在上面進食休憩。

彼時才不到1點,還有一個小時上車,真是餓壞了,可以放下心來,先上去吃個午餐了!

我背著行囊繞場一周,找不到上樓的電梯。

最遙遠的食肆

我小小的眼睛裡又寫滿了大大的疑惑,最終請教了一位站內的工作人員,我可以怎麼去二樓吃飯?工作人員微笑著告訴我,你去不了,那是外面。禁區裡面沒有食肆。

一家Starbucks都沒有。

飢餓使我心態崩潰,原來抬頭目之所及的都是欺騙,你們看似身處在同一建築中卻天人永隔,添好運就在我的左上角,各式food court快餐就在我的右上角,我偏偏看得到吃不到,心嚮往之卻身不能至,弱小可憐又無助。

RTS22FY5crop2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莫說國內的高鐵站內一定會有食肆,難道國際航班裡過了安檢就沒有東西吃了?設在閘口以外的那麼多食肆又有什麼意義,這裡的取票和過關時間這麼難以捉摸,誰敢在閘外安心吃完一頓飯再上路?

直至此刻,我在國內搭乘高鐵建立的經驗,已經全部崩塌。證件不可刷,時間不可知,食物不曾有,我所相信的在此無一適用。

我坐在候車廳,抬頭望去,樓上兩層的走廊邊圍滿了黑壓壓的人頭,我現在知道了,他們與我看似一步之遙,其實隔之千里。他們就靠在欄杆邊俯視著我們猶如圍觀困獸,我上一次這樣低頭圍觀什麼東西,是在湖南省博物館,從仿製馬王堆漢墓的三層結構建築上,俯瞰下面辛追夫人的千年遺體。

隨便吧,我心態已經崩了,我坐在候車廳面無表情地等到登車時間,過閘時依然無需刷身份證,亮出我的app作為通關令牌,是的,我已經不覺得疑惑了。

我安頓好自己之後直奔餐車。5號車廂掛著的餐牌上寫著繁體字,菜品和以前的車次有所不同,目之所及盡是「煲仔」「臘味」「叉燒」「咖喱」「菠蘿油」「碗仔翅」,仿佛每個字都在強調自己是一輛來自香港的車。

42551799_272031670119472_716660380615783
照片由作者提供

每一款菜品下面還搭配了一句押韻的打油詩,比如星洲炒米套餐下面,就寫著一行「情不知所起,味融匯碗裡」,我也是不知道這句話的情從何處而起,搞得有點感動,差點就選了它。最後我要了一款手撕雞叉燒飯,45元,列車員登記了我的座位,車開出了深圳才給我送過來。沒辦法,點餐的人太多,大概都在候車廳裡餓瘋了。

反著開的車

從香港發車時,車上的人並不多。當火車緩緩啟動時,乘客們面面相覷。

這輛車,是反著開的。我們正在倒向飛馳。

高鐵動車是雙頭車,一般來說每到一個終點,列車員就會踩住座位下的機關,把座位一排排轉過來,以準備下次開出。

可是這輛車看來並沒有,乘客們你看我我看你,小小的眼睛裡寫滿了大大的不解。

最終一位大哥站起來,開始自助踩住機關,旋轉座椅。當然,在反轉之前,要先請前後的人收起小桌板,調直座椅靠背,不然就會卡在中間。於是整個車廂的人紛紛開始行動,開始了一場自助反轉座椅大賽。你當然也可以巋然不動,但你前面的乘客要是轉過來了,你就和他四目相對,豈不尷尬?

42628364_238939506786402_193697899435628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也把座椅轉過來了,因為我需要前座椅背的小桌板,我的飯盒還沒來呢。

就在旅客漸漸安頓下來,前往深圳北的車程前進了一半時,車廂廣播悠悠地響起,告訴我們,這輛車在第一個站是逆向行駛,到了深圳北之後就會調轉方向,無需調整你的座椅……這時馬上就要到深圳北了,剛剛坐好的各位又紛紛起身,再玩一次乾坤大挪移。

在深圳北站,大門一打開,一哄而上的乘客瞬間把空曠的車廂填滿。這一刻,又回到熟悉的配方了。列車員姐姐給我端來了我的手撕雞叉燒飯,打開的時候熱氣撲鼻,也是那熟悉的壓縮米飯呀。

meal
照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僅供參考,以實物為準」

舟車勞頓,母親終於接上我,第一句話問,西九龍站怎麼樣?過幾天回去,你還要不要也坐到西九龍站?

我沉吟許久,無話,如果坐的話,這恐怕又是一場偉大冒險了。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