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面依法治國」,就是「被失蹤」和「被死亡」成為常態

中國「全面依法治國」,就是「被失蹤」和「被死亡」成為常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的三大意義或原因,振振有詞,天花亂墜,剝去其官話套話的包裝,歸根到底其實只有一點,那就是「集權」,集權於習近平一人。

2018年8月24日,習近平新設立的一個機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召開了第一次會議。習近平作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主任(他的新職位已經多得數不清了)發表講話,李克強、栗戰書、王滬寜作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副主任出席會議。

在當天央視播發的新聞中,習近平的心腹、中央政法委委員兼秘書長陳一新作為中央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接受了央視的採訪。陳一新表示,「黨中央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審時度勢作出的重大決策,是推進新時代全面依法治國的戰略舉措,在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所謂「里程碑的意義」包括三個方面:「一是有利於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集中統一領導,促進法治中國建設邁入系統推進的新階段;二是有利於統籌推進各方力量資源解決當前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等方面存在的薄弱環節,促進社會主義法治邁向良法善治的新境界;三是有利於把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貫穿到治國理政全過程,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夢提供堅強法治保障。」

陳一新所說的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的三大意義或原因,振振有詞,天花亂墜,剝去其官話套話的包裝,歸根到底其實只有一點,那就是「集權」,集權於習近平一人。

習近平上台後的一系列折騰,撕破了中共「依法治國」的最後一道面具,赤裸裸地以刀把子和槍桿子治國。中共政權最害怕和最仇恨的「西方觀念」就是「三權分立」,一定要斷絕國人對「三權分立」的不切實際的期待。此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下簡稱人大)由黨的政治局常委會的一名常委「分管」,雖然仍在黨的嚴密掌控之下,但讓外人看上去似乎有一點「分立」的模樣,尤其是在「九龍治水,各管一攤」的胡錦濤時代;如今,習近平不能容忍還有另外「一攤」重要的權力機關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就炮製出親自主管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這個全國人大的「太上機構」來,也就是鄭重其事地告訴全國人大委員長說:我是你的太上皇。

「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將原本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立法權奪走,讓人大連作為「橡皮圖章」的面子都蕩然無存,這種做法本身就是對「依法治國」的顛覆和嘲弄。儘管中國的憲法和法律體系早已殘破不堪、漏洞百出,但這個體系的存在,包括寫在紙面上的人大作為「最高立法機關」的身份定位,至少讓中國看上去「像是」一個文明國家和現代國家——人大畢竟以立法機關(即國會)的身份去跟其他國家的國會「交流」。然而,在習近平的這盤「大棋局」中,人大的大部分功能,包括務虛的外交功能,以後都要由新發於硎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來承擔,人大幾乎可以關門大吉了。

警察可以無法無天,民眾只能任人宰割

與習近平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發表講話幾乎同時,中國公安部公布了〈公安機關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規定〉,可以說,後者是對前者的呼應和具體化,是中國邁向全能型警察國家的重要標誌。

首先,這份新的規定大大提升了警察的「權威」。新規定明確表示:縣級以上公安機關應當成立「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委員會」具體負責協調督辦侵犯民警執法權威案件,為受到侵犯的民警提供救濟、恢復名譽、挽回損失。對於民警行為是否屬於過度執法,以及執法是否存在過錯等問題,以「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委員會」的書面意見,作為內部責任認定的重要參考依據。也就是說,警察不受任何外部機構的監督和制約,警察只受「自家人」之庇護。

該規定又明確提到公安機關應當積極維護民警執法權威的10種情形,包括受到暴力襲擊、本人及其近親屬受到誣告陷害或打擊報復、被惡意投訴或炒作等。以及警察遭受到人身或財產損失,如何維權的具體規定。又規定,民警因履行職責、行使職權行為受到不實投訴、誣告誹謗、侮辱、惡意炒作,以及被錯誤審查調查、追究責任,相關部門予以糾正後,警務部門應當通過公開的形式向當事民警發放「維權正名書」和建立「維護執法權威撫慰金」制度等。

換言之,警察作為國家強力部門的一部分,既然幫助共產黨維持其統治,就要享有最好的保障和優待。這份規定是習近平近年來大大提升軍費和軍人待遇之後,對在維繫共產黨一黨獨裁上所起的作用僅次於軍隊的警察系統的一大賞賜。

反之,警察權利大大擴張的同時,民眾的合法權益受到最大限度的削弱、甚至是剝奪。新法規明確規定,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警察個人不承擔法律責任。公安機關亦不得受輿論炒作、信訪投訴等人為因素影響,不當或者變相追究民警責任,加重對民警的處理。對警察的執法過錯或犯罪行為.則規定:公安機關應當從輕、減輕或免於追究責任,或者向司法機關提出從輕、減輕或者免于追究民警刑事責任的建議。也就是說,警察是一群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特殊人群,法律對於犯罪的警察只能「從輕、減輕」治罪。另一方面,新規定對媒體和輿論監督則是更嚴厲的打壓,強迫媒體封口,並對媒體報道公安部門的負面事件設置了諸多不合理限制。

說白了,這份規定就是警察的尚方寶劍,從此警察可以維穩領域「擼起袖子加油幹」了。果然,警察更積極主動地燒十字架,搗毀教堂,將百萬維吾爾人關進「再教育營」,窮凶極惡,殺氣騰騰,再無後顧之憂。

AP4911886750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被失蹤」和「被死亡」成為這個國家的常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