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的流行音樂走入困境?

為什麼我們的流行音樂走入困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我們的流行音樂走入困境?答案在於民眾對音樂的認知觀念。

藍調、爵士、黑人音樂,在台灣的音樂教育中不存在,但卻是台灣流行音樂創作者主要參考來源裡頭的流行與搖滾樂,尤其是美、英、歐,甚至近三十年來的日、韓流行音樂的根基。

古典科班出身的音樂工作者,進入的市場為音樂演奏、基礎樂器教授或國民教育、幼兒教育,他們的養成階段中,沒有前述的認知與養成,即便有,也以簡單的欣賞課程居多。

中學到大學裡頭,已經有許多樂器與古典音樂中的東西要學,然後他們就畢業,離開學校了,投入就業市場。尚未投入的就繼續待在校園—考研究所、出國留學等等。

如果要進入流行音樂界,他們跟非古典科班出身的音樂工作者處境相同,都是要從頭摸索起,從學徒或是從資淺的從業人員或兼職人員幹起。而非古典科班出身的音樂工作者,背景多來自於自學樂器、組團,或是在坊間接受補習班形態的短期教育。

台灣的流行音樂環境,得從1949年之後開始探討。大致有幾項來源:

  1. 原日本音樂教育(本地或赴日學習)的作曲家與樂器演奏家所創作的音樂。
  2. 跟隨國民政府來台,受30年代上海流行音樂傳承(美國藍調、爵士樂與猶太裔西方音樂家之和聲理論)的作品與影響。
  3. 同樣不願受共產黨管轄,進入香港的流行音樂工作者,創作作品亦在「自由中國」傳遞流行。
  4. 1970年代以後赴美學習爵士樂與現代音樂理論,但並未真正成為爵士樂手,返國後從事各階層流行音樂工作或任教於藝工隊等。
  5. 古典音樂科班出身,投入流行音樂者。

1940~1970年之間的爵士樂音樂與流行音樂發展,因此在台灣產生斷層。如Bebop、Cool Jazz、Hard Bop,甚至Latin Jazz如結合巴西Samba的Bossa Nova,與結合古巴Afro-Cuban的Salsa等。還有Motown音樂對黑人音樂精緻化的腳步,以及黑人音樂發展出Funk與Soul等風格。

少數保存的,是從日據時代就已傳承日本學習自美國的節奏藍調(R&B; Rhythm & Blues);美軍協防台灣期間,傳入娛樂場所的Swing Big Band爵士大樂團(如老三台大樂隊即是仿夜總會舞廳的編制模式);還有六〇年代的美國流行歌曲形式如The Twist(扭扭舞)、Rock ‘N’ Roll(搖滾),帶有拉丁風味但特別適合跳舞的Mambo(曼波)、Cha Cha Cha(恰恰恰)、Rumba(倫巴)、Limbo(凌波)等。

在國台語歌中非常多見,尤其是台語流行歌曲反而比國語多。

國語流行歌曲感覺接收了更為新形態的西方音樂,譬如從七〇年代的台灣民歌運動與玩團唱西洋流行歌曲開始的演變,但主要因為為「西體中用」,所以是歌詞的創作本土化,歌曲與配器、形式等其實非常西方。

在後者缺乏系統性學習的環境下,日後流行音樂的發展多以模仿美、英、日流行音樂暢銷曲或風格為主,加上80年代至90年代國語流行歌曲的商業企劃導向,歌詞往往反映民心或社會現象。彼時的音樂從業人員,也多以接收西方搖滾音樂在社會意識上的叛逆、獨立思考為主,寫中文歌詞,可以是一種比較快的練習、進步與接受度,而音樂演奏、編曲及更多音樂風格的掌握則較不容易。

這造成第二階段的斷層—看似國際接軌,實則為花錢買技術與能力,譬如出國錄音製作等等。音樂基礎教育與認知教育,仍淹沒在商業機制與娛樂演藝的百花齊放中。

到了世紀轉換的時代,強調搞Band、玩音樂追求自我與創作,喜愛爵士樂者則選擇出國學習。但因西方當代音樂教育體系,在基本素養養成後,轉以分眾市場與分門別類為主,亦即每種音樂風格仍持續發展,縱有主流非主流之分,但基本認知仍在,不一定每人皆全能全方位「什麼都會」,但卻知道音樂樂種之間的差異與相互交流影響。

在台灣,各樂種的學習與認知,反而被切割開來,又加上養成階段過短與孕育體質的先天骨本不足,以致於非常容易成為各說各話、各自論述與雞同鴨講的狀況。尤其是中文中對於「名詞」「術語」的翻譯、更新與比較異同等問題,更是多年來懸而未解的混亂現象。

所以,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到來的時刻,加上網路媒介的快速發展,你可能會深覺許多「外國」音樂非常棒,卻似乎在台灣接受度很低。或者是本地的音樂圈主流仍以演藝為主,企劃、形象、歌詞、事件等,會比音樂本身更容易製造話題。

台灣沒有這些音樂的認知,所以,沒有這樣的音樂堅實存在,或這樣的音樂很難被更多人接受,也是很正常的。這跟市場大小、規模經濟…云云,其實都沒有很絕對的關係,純粹在於市場接收端的「認知」與市場提供端的「養成」問題。

這也跟「偏好」、「熱愛」沒有很絕對的關係,只是一種基本功的要求與「音樂能力」的注重。

但這不是傳統的古典音樂科班體系,與商業唱片公司及媒體,所感興趣的。前者有自己的困境及難題,後者絕對以營利為導向,所以還是得靠民間持續不綴的「教育」(Education)。

教育不一定在你傳統認知的學校或環境裡。

因為傳統認知的「學校」或「環境」,要不是不著重在此,要不是就是原本認知就已偏差,我們需要更高高度與格局的教育理念,卻也需要更細節、打基礎的教育。

教育不是教你「複製」,教育是要你「減少盲目摸索」,與「了解之後去運用」。

我們一直在努力著 也需要你的熱情加入。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