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合法」干預美國期中選舉,但合理嗎?

中國「合法」干預美國期中選舉,但合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這次干涉美國大選,雖然說合法,但在政治上影響極為惡劣。更奇怪的是,這明明是臭棋,中國媒體原先卻自我感覺良好,大肆吹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次聯合國大會,美國正好是安理會的主席國,有了國際表演舞台,川普(Donald Trump)更加動力十足。在第一天的聯合國大會發言上,他上滔滔不絕地再次闡述那套「美國優先」的說辭,更忘不了炫耀在他的管治下,美國取得「歷史上沒有一個政府能取得」的成就。孰知此話一出口,就引發台下聽眾一片笑聲。川普不得不尷尬地說,「自己沒有期望得到這樣的反應,但還OK。」事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出口護主,強調那些笑聲不是恥笑,而是對川普的尊重云云。有幾成可信度就見仁見智了。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統計,川普延續了自己那套「說謊不眨眼」的風格,短短30分鐘的演說中,就犯了14個主要的錯誤,還有幾十個「引致誤解的信息。」對這些,大概大家都司空見慣了。

川普最震撼的發言,還是第二天在安理會上的講話,本來安理會這次會議的主題是核裁軍問題,川普說著說著,話鋒一轉,就砲轟中國「干涉美國期中選舉」:「很遺憾,我們發現中國一直在試圖干涉我們在11月即將到來的2018(期中)選舉,針對我的政府。他們不想我或我們(共和黨)贏得選舉,因為我是史上第一個在貿易上挑戰中國的總統。而且我們正在貿易上取勝,在每個層面取勝。我們不希望他們介入或干涉我們即將到來的選舉。」

台下聽著的中國外長王毅無奈地聳肩。事後王毅當場反駁,「中國歷來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這是中國的外交傳統,也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讚譽。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干涉任何國家的內政,我們也不接受任何對中國的無端指責。我們呼籲其他國家也能恪守聯合國憲章宗旨,不得干涉別國的內政。」

川普的指控不是一點根據都沒有,他隨後就在推特上發了一張照片,正是中國國家媒體《中國日報》在愛達荷州的一份報紙《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上,打了4頁廣告,「總統愚蠢的後果」,指責貿易戰傷害美國農民的利益。

從某種意義說,中國這次是被「捉姦在床」。在當地打廣告,就是要影響當地農民反感川普(和共和黨)的貿易戰政策。在期中選舉當前,這無疑可以被視為試圖影響當地的選舉。因此,說中國「干涉美國選舉」,亦無不可。

可是,只要對美國政治有基本了解,就會知道這類的「干涉」不但合法合理,而且數不勝數

美國是一個遊說合法化的國家,即便「外部勢力」遊說和打廣告也不違法。事實上,華盛頓周邊一大堆這樣的遊說公司,很多就是靠幫助外國遊說吃飯的。在2007年,美國司法部報告指在華盛頓就有1700個遊說公司,替一百多個國家服務。對他們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須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表明「外國代理人」(foreign agents)身份。在2016年選舉中,川普的選舉經理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就同時在替烏克蘭進行遊說工作。他後來惹上麻煩,原因不是幫外國遊說,而是「忘記了」申報利益衝突。換言之,如果他「記得」申報,就完全合法。

在美國媒體上刊登廣告更是各外國公司或代理公司的家常便飯。同理,對在美國活動的國外媒體,如果被定義為「外國代理人」之後,也要求在打廣告時,必須清楚地標明自己是「外國代理人」的身份。最近,美國要求兩個中國媒體(新華網和環球電視網)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新聞。這有時會讓人誤解,此前中國媒體在美國「冇王管」,但其實環球電視網在2016年12月31日才開播;新華網「美國頻道」也是在2017年3月才上線。2家都是新媒體。而老牌的對外媒體《中國時報》,最早在1983年已向美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中國日報》此前一直在《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大報紙打類似的政治廣告(以前多數是「唱好中國」的廣告),都沒有什麽問題。在這次的廣告中也在顯眼的位置打出了自己的字號。應該說,《中國日報》一點也沒有違規。

事實上,中國的國内媒體此前不但沒有認為這是「干涉美國選舉」的不光彩行為,反而都沾沾自喜。在《觀察者網》的一篇文章中,還得意地認為,這次在地方報紙投放廣告是「精準投放」。文章被各大網站轉載。美國的事實核查網站,也認為這種指控不符合事實。

中國外交部在否認指控時也回答:「根據美國法律,外國媒體可以同美國媒體開展各種形式的合作。我理解,你提到的《中國日報》在《得梅因紀事報》付費版面上刊登報導,就屬於這一範疇。許多外國媒體也都這麼做。把這種正常合作說成是中國政府試圖干預美國選舉,純屬牽強附會、子虛烏有。」

因此,公正地說,川普沒錯,中國媒體也沒錯。中國這次是「合法地干涉了美國選舉。」我們要承認其「合法」的一面,但也需要強調,其確實「干涉」了美國選舉的事實。

RTS22XL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這種「干涉」在正常範圍内嗎?

首先,說實在,美國干涉他國選舉的事非常多,特別是冷戰時代。冷戰後好了不少,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根據2016年的一項研究,二戰後到2000年,全世界人口超過10萬的國家中共計938次選舉,超過9分之1被外國干涉,其中美國干涉的數量第一,蘇聯緊隨其後。其中大部分的干涉很多是通過中情局或蘇聯克格勃進行的。

其次,即便不算那種「陰謀式」的干涉,通過一些宣傳和行動去影響他國大選也不罕見。比如,2002年玻利維亞大選時,美國駐該國大使大使就公開警告,某左翼候選人上台會影響美國對玻利維亞的投資。2016年以色列大選,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給了以色列一個組織35萬美元,用於反對爭取連任的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英國當年脫歐公投,整個歐洲和美加等國都公開呼籲英國不應脫歐。

第三,如果中國的「干涉」真的算得上是要被指責的「干涉」的話,在美國總統選舉歷史上,比此嚴重得多的「干涉」多如牛毛。比較近期的是2012年,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親身上陣現身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的電視競選廣告,支持羅姆尼。這難道不比中國區區一個廣告要嚴重得多?其實,算在2016年大選時,除了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之外,歐洲盟國政界與傳媒也紛紛明裡暗裡表態,川普上台不利於美歐關係穩定。這些做法與中國這次的「干涉」沒有本質區別。

2016年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之所以史無前例,是因為4個因素。第一,俄羅斯的手段使用駭客與假新聞的雙重非法手段史無前例,與911事件一樣,超出了以往的想象。第二,俄羅斯與川普有暗中裡應外合的同謀之嫌。第三,在一場勢均力敵但民主黨略佔優勢的選舉中,這次干涉實質性地改變了美國的選舉結果。第四,大國之間存在互不干涉選舉的默契,美國沒有干涉過蘇聯的選舉,這次被俄羅斯干涉,打破了默契。

中國這次「干涉」美國選舉,有幾個「不凑巧」。

第一,正巧遇上通俄門調查進行時,對外國干涉極為敏感,中國剛好主動「獻身」,撞上槍頭。

第二,川普一向用中國也可能是2016年干涉美國選舉的元凶為俄羅斯辯護,這次也正好抓個正著。

第三,中美貿易戰,美國正好掀起反中情緒,美國政界已經多次指責中國人是間諜,中國這次干涉美國大選,也正好被抓住把柄。

最後,美國從來沒有干涉過中國的選舉,這次中國主動干涉美國大選,破壞了大國之間的默契,其實非常不應該。

因此,中國這次干涉美國大選,雖然說合法,但在政治上影響極為惡劣。更奇怪的是,這明明是臭棋,中國媒體原先卻自我感覺良好,大肆吹捧。可見中國確實缺乏對美國政治有深刻認識的人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