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說我們病了,要被治療」百萬人被再教育的新疆停售出入境車票

「教師說我們病了,要被治療」百萬人被再教育的新疆停售出入境車票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南火車站入口,2014年照片。|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權組織指出,中國目前已關押上百萬名維吾爾族,但中國當局表示,只是幫助找不到工作的維族人進行培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聯合國人權小組8月指出,中國有多達百萬名維吾爾人關在新疆「秘密拘留營」進行「再教育」,除了宗教活動遭限制,還必須向中國人學習、唱中國歌曲,引發國際矚目。而隨著中國「十一」長假將至,更傳出進出新疆的鐵路車票,即將遭到停售。

《烏魯木齊晚報》報導,9月30日以及10月1日,從外地往伊寧、庫爾勒、阿克蘇、喀什、和田等方向的臥鋪列車車票均已售罄,從烏魯木齊出發前往其他省分的火車則還有餘票。新疆鐵路部先前已宣佈,因應中國十一長假,將加開119列旅客列車,滿足乘車需求。

不過就在此時,新疆卻傳出「因旅客列車運行圖調整需要」,暫停發售2018年10月22日(含當日)及其以後各次出疆、疆內旅客列車車票,讓人錯愕。不少海外華人在社群網站推特(Twitter)發文質疑,「新疆是否要出大事了」。

但這項消息在中國社群網站似乎未引起討論,僅有少數旅客留言詢問何時能恢復通車。官方也僅回應「目前還沒有消息,恢復售票日期另行通知」。

聯合國人權小組8月指出,據信中國將多達100萬名維吾爾人關在新疆一種「秘密拘留營」,限制日常宗教活動,並接受政治教育。這些關押中心大多由新疆當地鄉鎮政府設立,並派遣武裝員警進行看守。

「教師說我們病了,要被治療」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赴土耳其,訪問3位曾被關押在再教育集中營的維吾爾族人。其中1位受訪的維吾爾族女士表示,她被關押的再教育中心,外表像普通的維族房屋一樣,門前還有很漂亮的葡萄藤。在她被關進去之前,一直都不知道這所看起來美麗的房屋,其實是一個令人恐懼的地方。我沒有進過監獄,但那個地方就是一個監獄,守衛是全副武裝,還有電棍。」她說自己進去的前2天,一直被鐵鍊鎖在一個椅子上,還不準她睡覺。

她說在再教育營裡,每天都要強迫長時間學習。

「教師說我們病了,就像傳染病一樣,要被治療。中國人給我們提供免費的治療。他們說維族很落後,新疆的發展全靠中國人,所以我們必須向中國人學習。每天都要高聲朗讀,還要唱中國歌曲。」

另1位維族男士也說,「在裡面我見到了很多我的鄰居、小時候一起長大的朋友,也有朋友的爸爸。被關押的人中,80%我都認識。每天都要唱歌。如果守衛認為唱得不夠好,就不給飯吃。」

他們說,在營中被毆打是家常便飯,被毆打常常沒有原因,只是守衛閒著沒事做。

「每天都有人被毆打,值班的守衛會挑一兩個人出來毆打,那種慘叫聲讓人難以忍受。他們沒有目的,只是為了取樂。」

不讓新疆成為第2個敘利亞 中國外交部:「有病就要治」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9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則宣稱,新疆前幾年出現「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特別是「暴力恐怖主義」,不僅對當地人民生命財產造成危害,而且還蔓延到北京、昆明等城市,他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被極端思想,特別是伊斯蘭極端思想洗腦,才走上了危害家庭、危害社會、害人害已的邪路、絕路」。

樂玉成還說,為了不讓新疆成為第2個敘利亞、利比亞或者伊拉克,有必要挽救這些「被極端思想洗腦的人」,要採取措施幫他們「祛除頭腦中的極端主義思想」。

「我們主張有病就要早治,不要等到病入膏肓」;「發現有宗教極端思想的苗頭,就要幫助他祛除,不能眼看著他走上害人害己的道路」。

9月17日至20日,中國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更親自前往新疆「進行調研」,宣稱要依法防範、打擊暴力恐怖活動,同時要綜合採取法治教育、心理疏導、技能培訓等方式,加強服刑人員教育改造工作,「努力使他們改過自新,早日回歸社會,做有益於社會的守法公民」。

習近平2012年上台時,受到不少挑戰,暴力襲擊激增,造成數百人死亡,而北京則將苗頭瞄準維吾爾族的「分裂分子」。為了平息新疆,最顯著的例子,就是2016年將黨委書記陳全國由西藏調派至新疆,引入高壓的宗教控制,頒佈「75個極端主義行為表現」,不僅干預穆斯林的宗教活動,日常生活中的起居飲食、居住環境、行動範圍,甚至是親戚朋友的往來,全都受到嚴厲限制,「穆斯林獨有的文化、語言、宗教信仰,通通被打成政治不忠誠或分離主義的證據。」

這一兩年來,中國當局以「免費健檢」為由,大規模採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東突厥斯坦)居民的DNA資料,當局稱為「五採」,把12至65歲人民的DNA、指模、虹膜、聲紋、血液樣本收集在案,建立生物數據庫,加上人臉識別儀器,如果發現「目標人臉」,立即啟動跟蹤功能。

新疆情況惡化:瑞典暫停遣返維吾爾族移民、美國考慮制裁中國

新疆緊繃的局勢,也讓各國紛紛出手打算介入。

《新頭殼》報導,有不少原先居住在新疆的維吾爾居民,因為聲稱遭到中國不公平與不人道的待遇,因此逃到瑞典,希望能夠得到瑞典庇護。瑞典移民局在審查之後,原先在9月初認為,這些維吾爾居民,並不符合瑞典政府的庇護要件,必須遣返回新疆。不過瑞典當局24日表示,由於對那裡局勢的擔憂,他們暫時停止將維吾爾人驅逐到中國,該決定也涉及新疆其他少數民族。

法國和德國今年9月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人權問題舉行一般性辯論時,也呼籲中國關閉在新疆的再教育營。《紐約時報》更引述前任和現任美國官員的話,指出川普政府正在考慮對中國高官和企業實施制裁,以懲罰中國政府以大型集中營的方式,拘禁數十萬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人士。

不過中國政府否認新疆有再教育集中營的存在,只承認有所謂的「職業教育中心」,以幫助找不到工作的維族人進行培訓。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