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政府補助像吸毒,能自己獲利才是重點」日本的地方創生經驗教給台灣什麼?

「拿政府補助像吸毒,能自己獲利才是重點」日本的地方創生經驗教給台灣什麼?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洪永彬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中央政府一年從東京發放到各地方做活化地方的補助預算高達16兆日圓,是台灣中央政府一年總預算的2倍多,雖然這當中仍有好的案例,但也讓很多地方都漸漸變成「伸手牌」。

「返鄉要做什麼工作?」可能是台灣許多在外地工作的青年心聲,政府近年來積極推動社區營造、農村再生、翻轉地方等,盼能重新平衡區域發展,不過到底什麼是「地方創生」,關鍵評論網今(29)日邀請日本推動地方創生的Area Innovation Alliance代表理事的專家木下齊,以及有實際參與空間改造、商店街營運經驗的村瀨正尊和熊紀三夫,分享他們近10年在日本推動「地方創生」遇到的問題,日本的經驗又有什麼可以讓台灣借鏡參考之處?

沒錢就跟政府拿?補助就像吸毒

日本政府正式把地方創生列為國家政策是在2014年,但在那之前約2、30年,日本各地就已經想盡辦法重新活化、振興地方。木下齊說,自己16歲還在讀高中時,就開始參與地方商店街的活動,他多年的觀察發現,地方商店街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使用自己的營收」來做商店街營運,這在當時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錢不夠的時候,就和政府要就好了。」大家都是這樣想。

「只要拿了一次錢,就會停不下來了。」木下齊認真表示,政府補助就像吸毒一樣,讓地方過度依賴補助金,變成惡性循環,日本各地都發生這樣的情況,中央政府一年從東京發放到各地方做活化的補助高達16兆日圓,是台灣政府一年總預算的2倍多(台灣107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編列歲出為1兆9850元新台幣,以現在匯率計算約7兆3983億日圓),雖然這當中仍有好的案例,但也讓很多地方都漸漸變成「伸手牌」的地方創生。

他考察過歐美的地區活化案例後發現,真正能夠做得好的地區,都不是接受國家的援助,而是當地人能在當地經營自己的事業、有地方的收入獲利和資金循環,獲利後再回頭投資地方,而非為了一直拿政府的補助,反而把力氣和時間都花在做賠錢的事情上。

以法國香檳區為例,木下齊指出當地但有300多家的香檳製造商,不少釀酒商有超過百年的歷史,這個城鎮1年有高達6419億日元的收入,是全法國平均所得第1名的地區。

地方創生日本AIA木下齊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洪永彬攝
地方衰敗何解?促進平均所得才是重點

木下齊也強調,地方創生應將目標擺在「促進平均所得」,很多地方因為產業轉型後逐漸衰敗、人口外移、勞動力減少等,以為只要把年輕人從都市拉回鄉下住就可以解決問題,但大家只注意人口減少,卻沒思考地方會衰敗的原因。

他表示如果留在地方的人能好好賺錢,就能持續運作,進而維持當地人口,比如北海道有些農業區,雖然現在人口不斷下降,但平均所得反而上升,目前也在做產業傳承,地方創生應該要重視的是「所得/人口」,而非只關注人口。

「要逆向思考,用回推的方式來評估」木下齊表示,他的觀念是,應該要把地方視為「事業體」來經營,一開始就要先預估可能的市場需求和潛在顧客、商家,評估計畫可以獲得多少收益、然後再決定要花多少錢做開發和建設。例如蓋建築物前,就要先把願意進駐的店家找好,另外也可以透過和民間公司合作來解決經費不足的問題。

他以日本東北岩手縣紫波町為例,那是個僅有約2萬人的農業小城,靠著民間力量共同打造了1個公共空間OGAL PLAZA,裡面有圖書館、育兒中心、販售農產加工品的店舖等,現在1年有上百萬人次造訪,打造70億日圓的營收,他們不但完全沒拿政府一毛錢的補助,地方政府還因此增加稅收。

結合在地產業,閒置空間的重新改造
地方創生村瀨正尊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洪永彬攝

AIA的另外一名共同創辦人、也在2009年於栃木縣創立株式會社MACHI LAB的村瀨正尊,則分享幾個空間改造的案例。像是有些地方因為產業撤出,原本作為倉庫使用的空間變成廢棄的閒置空間,他們當時就號召一些人重新整理空間,一樓作為實驗性的廚房和餐廳,二樓為會議和講座活動的使用空間。因為重建過程中就已經有許多當地想找空間的人來參與一起幫忙,因此在開始之前就已經創造了密集的社群,後來從那個空間「畢業」的餐飲業者都營運的很好,甚至還到其他地方去開了餐廳。

另外也有台灣可能較為熟悉,將「老屋」改造為咖啡店的案例:日光咖啡,他們改造當地老屋,並利用當地的食材去做點心,村瀨正尊表示,原本咖啡店的老闆從東京返鄉後找不到自己想做的工作,但因為有了這個空間開始了咖啡店的生意,後來成績也很不錯,陸續開了其他的店舖。

村瀨正尊也指出,在日本栃木縣,有些當地的業者甚至可以聯合起來一起做觀光的服務內容提供,像是自行車店的人提供自行車租賃服務,戶外用品業者帶著遊客去溯溪,餐飲業者可以在休耕期間的農田上擺上餐桌,設計以當地食材為主的燭光晚餐等,這些都是活化當地的設計。

重點不在蓋漂亮光鮮的新建築物,而是「獲利」

曾擔任Japan Food Analyst Association農商工連結統籌人熊紀三夫則說,「台灣要做地方創生,要知道重要的不是規模的大小,而是一定要獲利,資產才會越來越高」他指出,日本過去商店街都是地主和大家收取稅金,然後用這筆收入去做屋頂修繕、舉辦活動等,但這樣商店街很難成長。而他們在日本高松市「丸龜商店街」的計畫中,是和地方的100個地主集資蓋了1座立體停車場,停車場獲利後,再繼續蓋下1座停車場,最後他們有4座停車場總共1000個停車位,每年靠停車場可以獲利3億日圓。

地方創生日本熊三紀夫商店街改造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洪永彬攝

熊紀三夫表示,不過後來在當地想要有更多錢去做更多擴建時,開始向政府申請補助,最後花了100億日幣做了整個商店街大改建的計畫,他直言「這就是不太對的開始」。改造後的商店街天蓬高了3公尺,增加了接駁巴士,地板和牆面也都重新翻修,看起來富麗堂皇宛如百貨公司,但熊紀三夫認為,做這些「都不會讓商店街獲利」。像接駁巴士1天僅有5000日圓的收入,商店家的店舖數量還減少,為了填滿空間,又蓋了托兒所和運動中心,反而成本一直增加,讓商店街原本預期可以有的獲利,到現在幾乎是什麼都沒有。

熊紀三夫強調,當初商店街應該是一區一區慢慢開發,有獲利才進行下一階段的開發,重點並不是在規模大小,而是確保能夠「獲利」,獲利之後再拿去投資,才能增加資產,商店街也絕對不是拿到一筆錢,就要做很光鮮漂亮的大型建築物,或是增加華麗但不實用的設施,因為這樣做只會造成地方的財政負擔,然後又無法因此增加獲利,而是應該思考地方到底需要什麼,以及先看有沒有閒置空間可以改造利用。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