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喬布斯不肯承認Lisa電腦因他的女兒命名?

為何喬布斯不肯承認Lisa電腦因他的女兒命名?
Photo Credit: Mousse Mouss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矽谷仍然深陷在英雄崇拜的錯覺當中,但即使一個人改變了世界,也不代表就可以不把他人當人對待。

文:Alex Fitzpatrick
譯:洪新翰

當我們談到那些我們崇拜的人的缺點時,我們常用另一種方式來看待。但《Small Fry》,一本9月4日由麗莎.布倫南喬布斯(Lisa Brennan-Jobs)出版的書,提醒我們即使是那些創下豐功偉業的人仍可能無法給他們最親近的人所需的慈愛和溫暖。

透過這本書,麗莎,前任蘋果公司行政總裁喬布斯(Steve Jobs)的女兒,描寫了父親對她與母親反覆無常的行為。那些關注喬布斯創舉的人將會感到失望。然而,她的故事讓大家了解了一個在科技業人人崇拜的男人,在他的人生中也有很多大家所知的嚴重缺點。雖然他曾經向布倫南與她的母親克里斯安.布倫南(Chrisann Brennan)表示過一些的愛和讚美,他可能也對他們有很深的敵意——也許外表看不出來,但在心理上絕對有。(其他書中的內容,則包含麗莎的母親和喬布斯遺孀——羅琳.鮑威爾.喬布斯〔 Laurene Powell Jobs〕之間也並非毫髮無傷。)

喬布斯對女兒的殘忍,最有名的例子——也是在書中成為主題的一件事——是他堅決否認蘋果的Lisa電腦,在麥金塔發行前的一款電腦,是由女兒命名的。這讓麗莎在童年時期非常痛苦,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反映出喬布斯長年不願承認其為父親的事實。1982年,當喬布斯被詢問孩子撫養訴訟中的父子鑑定的事時,他很過分地說:「有28%美國男性可能是她的父親。」(在喬布斯的人生當中,他時常無預期的轉變,對麗莎與他的母親時而苛刻時而大方,這在書中被描述成心理戰。)

喬布斯持續否認Lisa這款電腦是以麗莎來命名,先是對女兒再來是對鮑威爾。他甚至稱電腦是以前女友的名字命名,克里斯安.布倫南則表示這明顯是無稽之談。但如同麗莎在書中提到,喬布斯最後在和一位音樂家吃午餐時,承認了電腦名字的由來。但我們仍舊不知道喬布斯是否是真的準備向女兒坦承事實,還是單純不想要在世界知名搖滾樂團U2的主唱面前看起來像個混帳。

Bono問我的父親關於蘋果的起源。團隊是否能感受到朝氣?他們有感受到這是一件大事而且可能改變世界嗎?我父親說他們在做麥金塔的時候確實有這種感覺,然後Bono說他和他的樂團一起奮鬥時也是如此,而且不覺得在兩個如此截然不同的領域當中獲得相同的經驗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嗎?然後Bono問:「所以Lisa這款電腦是以她命名的嗎?」

於是一陣沉默。我鼓起勇氣——準備聽他給的答案。我爸爸猶豫了,看了桌上的盤子好長一頓時間,然後回答Bono。他說:「是的,它是。」

我坐直在我的椅子上。

「我想也是。」Bono回答。

我讀了一下父親的臉部表情。是什麼讓他改變了?都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他現在承認了?然後我想了一下,它當然是以我命名的。它的謊言現在看起來十分可笑。我覺得我好像獲得一股新的力量讓我可以抬頭挺胸。

「這是他第一次說是」我告訴Bono。「謝謝你問他。」這就好像一個名人需要另一個名人來幫他分擔祕密。

《Small Fry》肯定包含一些喬布斯可能想要保留的隱私,或想用不同方式去記得的事情。「麗莎是我們家的一部分,所以讀她的書時我很難過,這和我們記憶中的那些日子非常不一樣」鮑威爾.喬布斯這麼說。「書中關於史帝夫的描述並非我們所知道的丈夫和父親。史帝夫很愛麗莎,所以他很後悔他無法在她童年裡成為一個像樣的父親。對史帝夫來說,麗莎能在他人生當中最後的日子回家團聚是個很大的慰藉,而且我們都很感激我們全家在一起生活的那些年。」

但麗莎的書絕不是要抹黑任何人。無論作為一個孩子作者多麼無法了解父親,在故事的最後,仍談到一些和她的父親和平相處的時刻。原諒父親的意圖——不管是否應得——在書中表露無遺,麗莎用她巧妙的文筆與智慧這麼寫下。還有,鑑於矽谷仍然深陷在英雄崇拜的錯覺當中(參見:伊隆馬斯克),所以一個很重要的提醒是,即使一個人改變了世界,也不代表就可以不把他人當人對待。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