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聘廚子、園丁、清潔工,江南小村的「抱團共老」生活實驗

共聘廚子、園丁、清潔工,江南小村的「抱團共老」生活實驗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知道,社會上對於老後住哪裡,已經在「獨居」、「老老同住」、「與兒孫同住」、「養老院」之外,期待有更多的新選項。因此當我從媒體看到大陸有一對「空巢族」的老夫妻,徵求數對老夫妻同住的報導後,就開始關注這個「抱團共老」的發展動態。

文:朱國鳳

我曾經寫過一篇專欄文章〈不想孤老無依的你,快找幾個朋友討論這些「同居共老」新選擇〉,那一篇是從一部電影:《六人行不行?》獲得的啟發。

電影裡的老人們,是認識半世紀以上的死黨,原本各住各的,後來一起搬到其中一位好友的莊園裡,從此開始同住共老的新人生。可惜電影終歸是電影,現實生活中要找到一群知己願意同住共老,其中還要有一位擁有大宅邸、並且願意開放大宅邸的死黨,難度顯然相當高。

但是我知道,社會上對於老後住哪裡,已經在「獨居」、「老老同住」、「與兒孫同住」、「養老院」之外,期待有更多的新選項。因此當我從媒體看到大陸有一對「空巢族」的老夫妻,徵求數對老夫妻同住的報導後,就開始關注這個「抱團共老」的發展動態。

兩老獨守鄉間大宅,打麻將找不到牌搭子

故事要從朱榮林、王桂芬這對夫妻檔說起,他們退休後原本住在杭州市區,但是一心想要葉落歸根,搬回鄉間老家。老家位於一個只有二十來戶的小村落,村落雖小、住的多是自己的叔伯親族,相較於都市鄰里的互不聞問,朱榮林夫妻倆在老家有更多的歸屬感,於是事業有成的兒子負責出資,將老宅拆除改建成一幢三層樓的庭園別墅。

原本朱家打算三代同堂,但是兒孫輩仍然得在杭州工作與就學,通勤之路實在遙遠費時,最後兒孫輩還是選擇住在市區,朱榮林老夫妻成了「空巢族」,而且是獨守一、二百坪的大空巢,媒體形容是「大得能聽到回聲」。

  • 看影片:我們同居吧!杭州銀髮族的結伴養老實驗

空巢雖大,但是兩老整日四眼互瞪,小爭執仍然不斷。而且老太太也打不起精神天天開伙,不是剩菜剩飯、就是加熱冷凍調理包,草率對付三餐。還有原本搬回老家,也圖的是打麻將、湊「搭子」容易,沒想到村落面臨拆遷,老搭子各奔西東,為了摸個八圈,還要跋涉到較遠的村子。

期待的「金色人生」漸漸變成灰調,老太太想要有所改變。她從報紙讀到,杭州有一位獨居老人張阿姨,曾經想在自己的公寓裡進行「抱團共老」,徵求獨居女性共住。但是實驗結果失敗,兩位室友已經搬離,可老太太看了新聞卻躍躍欲試。她認為,多幾個伴共住共食,至少伙食內容可以豐富些,老伴也不會鎮日賴在沙發。

她把構想說出來,先生與兒女都表示支持。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朱榮林夫妻倆還慎重其事的拜訪這位「抱團共老」的先驅:張阿姨,了解原來共住失敗的原因之一是浴室。張阿姨的公寓只有一間浴室,三個女人共用的結果,原本就容易產生矛盾。譬如有人認為寵物狗是「毛小孩」,把寵物當家人,理所當然的在浴室裡幫「家人」洗澡,有潔癖的室友不免抓狂。

徵求身體好、性格好、會打麻將優先

相較之下,朱宅在硬體方面,擁有相當多有利於共住的優勢。譬如大量的落地玻璃,採光明亮、視野通透;八個房間都是擁有獨立衛浴的套房設計;二樓、三樓各有一間麻將間;三樓外還有一個大露台。戶外部分更是精彩,屋前有一個大庭院,可以讓老人散步健身;屋側有魚塘、果樹;屋後有一大片菜圃、竹林,放養多隻雞、鴨,遠山近竹、一派江南田園風光。

朱榮林夫妻倆認為自宅具備一定的吸引力,於是2017年5月間,透過媒體釋出「抱團共老」的訊息。他們開出的條件乍看很簡單,除了要求是夫妻檔,主要條件還有:身體好、性格好、會打麻將的優先。

「身體好」的具體定義,是指年齡在60到70歲之間,要有生活自理能力。因為入住的夫妻檔,每周要有一天當「值日生」,為眾人服務,失能老人只能敬謝不敏。

至於「性格好」的標準,就很難量化。就像是某個棉襪廣告的slogan:「三花的好,穿了就知道。」同樣的,性格好不好,也是要相處之後才知道。朱家的「抱團共老」,日後有不少的矛盾,就是來自於入住者的性格。

但是相處之前,總是會懷抱著美好的期待,因此消息見報後,社會反應熱烈,短短一週就收到一百多對老夫妻的申請。朱家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進行「面試」,朱家的兒女也一起加入。面試並不是正襟危坐、你問我答,而是透過分批聚餐、打麻將的自然形式,觀察並尋找適合共住的夫妻檔。

有三種人,會被「謝謝,再連絡」

據了解,有三種人會被「謝謝,再連絡」。一是生活習慣特殊的不要,因為怕日後難相處;二是有抽菸習慣的不要,怕影響眾人健康;三是曾經當過「領導」的不要,擔心架子大、難伺候。還有朱家希望週日是「家庭日」,方便自己的兒孫回家團圓,因此家住杭州者優先錄取。也就是希望每逢週日,入住者可以就近返回自家居住。

朱家最後選擇了4對夫妻檔「抱團共老」(後來因為有人退出、有人遞補,最多曾有6對夫妻檔、與一位喪偶單身族一起入住)。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夫妻檔有一個共通點,都不想和小孩同住(或是小孩不想和老父母同住)。而且也都參訪過多所養老院,結果都是不滿意,但對於朱家的「抱團共老」模式,卻是躍躍欲試。

因為朱家的模式,每月要支付房租(按房間朝向與面積,每月租金1200-1500人民幣),但房租不是放到房東口袋,而是用來共同聘僱廚子、園丁、清潔工(廚子與園丁工資都是每月2000元人民幣,清潔工每月1200元人民幣)

廚子負責供應中餐與晚餐;園丁負責種菜、種果;清潔工每週打掃兩次房間。

「我們大家以後不用做家務,只要一起玩玩就好」,對於老後只想享清福的老人,特別是女性長者,屋主老太太這句話,真是太有魔力了。但是要用有限的租金,滿足類似銀髮村「事事有人服其勞」的標準,仍然力有未逮,因此產生了「值日生」的制度。

值日生每週輪值一天,這一天除了要幫大家準備早餐,還要負責買菜、備料、洗碗、燒開水、倒垃圾,屋主朱榮林夫妻也會加入輪值。他們運作的模式是,前一晚用膳時,大家就商量好明日想吃的菜色。次日早晨,「值日生」騎單車、或是電動單車,到車程約七、八分鐘的市場負責採買。

雖然日日有專人當值,備膳時、還是會有其他房客自願前來幫著挑菜、剝蒜什麼的,不會誤了廚子烹煮的時辰。

因為朱家首度開放「抱團共老」,有些設施採取「滾動式調整」。譬如老人也會熱衷網購、追劇、打電玩,容易造成網路塞車。房東就從善如流,更換了一家網路服務供應商,把流量提高到一百兆。房客反映餐桌太小,十幾個人共餐太擠,房東就再斥資換了一個大圓桌。甚至客房裡的電視,也配合更換更大的螢幕等等。

於是這個杭州餘杭小村的「抱團共老」,就在眾人矚目之下開始運作。讓我更好奇的是,運作滿週年之後,入住的夫妻檔們最滿意什麼?最抱怨甚麼?中途退出的原因是甚麼?有沒有產生矛盾嫌隙?

一位入住的老先生說,「抱團共老,硬體、軟體,缺一不可」,他認為,朱家兩者兼具。

硬體是指各種設施。首先是每一間都是套房,不只可以保障隱私,還能避免眾人搶衛浴的窘境。其次是套房裡都附有空調、電腦、網路、電視,方便個人獨處時的打發時間。

他也很讚賞寬敞的院落,方便老人活動筋骨,想打拳、想散步,彼此互不干擾。

他所指的軟體則是「房東夫妻」,他強調這種共住養老的模式,房東夫妻要有很強的溝通能力。因為入住者來自不同環境,又彼此互不認識,很容易因為一些小事就互不相讓,這時就需要房東夫妻出面折衝協調。

歸納入住者最欣賞的優點有:入住便宜、空氣好、飯菜好、有人陪著打麻將。就以「入住便宜」來看,除了每月房租外,入住者還要按使用比例分攤伙食費、水電費,但是加總下來,每月每人平均二、三千元人民幣,他們普遍認為,「比住養老院划算」。

除了這些入住者提到的優點,遠在台灣、身為局外人的我,也觀察到朱家的「抱團共老」模式,其實還有四種共享優點。

優點1:共享專業

屋主朱榮林曾提到:「特別幸運能認識這麼多房客,他們都是不同行業的專家」。譬如有的房客原先是電信業,網路方面的問題,大家都會跟他請教。

還有一位房客是木匠,看到露台地板有多處破損,會拿起榔頭直接協助修整。我印象特別深的還有一位紀錄片導演,入住者如果想要活到老、學到老,學習拍攝一部記錄作品的話,不是可以就近請「芳鄰」指導嗎?

優點2:共享物資

朱家雖然大部分的開銷是實施「AA制」,也就是分攤計算,但是也有不少物資是無償享用。譬如有房客自製一大壺藥酒,放在餐廳角落,等於是想要養身、補身的室友們的「福利」。

優點3:共享援助

有一位金阿姨不慎摔傷骨折,因為金阿姨的先生腰不方便,其他入住者趕緊送她住院。據聞,住院的一個多月,別墅裡的老夫妻們自動輪班照顧。

出院後回到別墅,一位俞阿姨自願來幫金阿姨擦澡、洗澡。後來俞阿姨半夜身體不適,換金阿姨陪俞阿姨去醫院急診。

共享援助,讓老人們彼此都有了照應,我認為,這是「抱團共老」最可貴的優點。因為變老、變弱,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會層出不窮,老後有一個共助網絡,才是最大的安心。

Depositphotos_182540824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優點4:共享生活

報導中提到一位蔣爺爺,喜歡歌唱、創作詩歌、練書法。入住後發現對門的范爺爺,是美聲男中音,於是兩位老人家一起練唱,一起感受到「共享生活」的樂趣。

現在世界各地已經陸續出現「共享公寓」,但對象大多是訴求年輕人,年輕版的共享公寓,很擅於設計各種共享生活的點子。相較之下,朱家的「抱團共老」,似乎共享最多的,只是那張大餐桌。

因為根據某篇報導的內容:「他們很少有大的集體活動,吃完晚飯,大家出去散步半小時。散完步,大家關上各自的房門,一天又過去了......」。雖然「民以食為天」,但是吃飯後各自解散,沒有進一步的交流與「共享生活」,是否也可惜了同一個屋簷下的契機。

了解優點後,當然也要關注缺點,入住者主要反映「離市區太遠」。想要找老姊妹、老哥兒們喝茶聊天,交通很不方便。鄉下活動地方少,「每天就這麼悶著,時間長了,就會待不住。」這是某位入住者的心聲。

老人更擔心的是,入夜後身體若有不適,叫不到出租車,只能求助救護車老遠奔來,返回市區醫院又是漫漫長路,會不會延誤送醫?這些現實問題,都可以讓其他想在鄉間養老的人士作為參考。

有人「抱團」、當然就會有人「退團」,我整理了上路一年來搬離朱家的各種原因。包括有:

  1. 長輩生病,要返鄉照顧。
  2. 老煙槍耐不住菸癮,主動搬離。
  3. 自理能力出現問題。
  4. 飲食習慣不合。
  5. 沒找到聊得來的。
  6. 相處出現嫌隙。

關於嫌隙,有血緣的家人都不免產生嫌隙,何況是下半生要一起共老的外人?前篇提到「抱團共老」的先驅:張阿姨,曾經一再提醒朱榮林夫妻要擬一份「結伴養老協議書」。

據報導,協議書裡有要求「不要講人閒話」;也有要求「要能包容」。如果大多數房客都對某對夫妻有意見,他們有權要求難搞的房客搬離等等。但是考慮再怎麼完善的協議書,都跟不上人性所產生的各種狀況。

雖然入住的老人都會和來訪的媒體強調:「一起結伴養老,關鍵是不計較。」其實「不計較」這三個字也最難做到。成語裡有一句「三人成虎」,我認為,三人不只可以成虎,三人還可以形成一個「小江湖」了。更何況朱家「抱團共老」的成員還多達十三人,人際關係更為複雜。

我們且來看看朱家莊園裡,到底產生過哪些嫌隙?這些真實情節,都有助於社會對於「抱團共老」的正確期待。

1. 共餐時產生的嫌隙

譬如一條黃魚,最肥美的部位是肚子,有人一上桌就先下手為強。手腳慢的、禮讓別人的,總會發現到,好料都已被掃蕩完畢,時間久了、當然嫌隙就會產生。

2. 輪值時產生的嫌隙

譬如有人該輪值服務時,就老是用各種理由「溜號」。還有輪值買菜時,也會產生嫌隙。因為村子附近就有一個小市場,品項雖然較少,但是騎單車就能到。

鎮上的菜市場品項多,但是要搭公車往返。專程跑到鎮上採買的人,就要求報銷公車車資,於是「太會計較」的嫌隙,就因此產生了。

3. 使用公共區域產生的嫌隙

雖然每對夫妻檔都住的是套房,但是房間待久了,總是氣悶,於是有的老太爺喜歡到客廳看電視。

特別是夏天,乾脆短褲、赤膊躺在客廳沙發看電視,這種「把全家當作你家」的行為,自己的老太婆早已習慣,但是別人家的老太婆,可能就會看得刺眼。

4. 開銷分攤產生的嫌隙

暑熱穿太少會產生嫌隙,寒冬也會。有的老人擔心寒氣造成心梗或腦梗,待在自己房裡時,習慣打開電熱器。電熱器相當耗能,因為朱家莊園的電費是平均分攤,沒用電熱器的老人們,當然就會有意見了。

5. 打麻將產生的嫌隙

老人退休後喜歡「摸八圈」,朱家莊園的共老團,當初也是希望會打麻將的優先。但是上了牌桌後發現,牌技不好的會被嫌,牌技太好的也會被嫌。據報導,某位老人有一次牌局贏了一、二百元人民幣,就有牌友背後批評「作弊」、「耍陰招」。

6. 自我優越感產生的嫌隙

階級意識就像是「房間裡的大象」,不會有人承認,但卻一直存在。學歷、職場地位、累積財富多寡、甚至是兒女成就,都會形成無形的階級差異。譬如杭州市裡有兩套房的,不免就會認為自己比只有一套房的、無房的高人一等。於是有老人會說出:「如果是在社會上,像他們這樣的人,我是不會打交道」的話。

這種話一但傳到當事人耳中,嫌隙當然就會產生了。於是不免會像林黛玉在紅樓夢中說的:「這個地方是住不得了」。

其實還有更多的嫌隙,是「族繁不及備載」,不管朱家的「抱團共老」能否長期走下去?老人們能否在這個江南小村留下美好的印象?我認為,他們是在為社會上的眾多老人、準老人,進行一種新嘗試,嘗試的過程與結果,都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合併兩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