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帝,你的應許之地:猶太、以色列與錫安主義者有何異同?

我的上帝,你的應許之地:猶太、以色列與錫安主義者有何異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來,尤其在納坦雅胡帶領的右派保守聯合黨統治下,已經將反猶主義與猶太人兩者的意義徹底「政治化」與「意識形態化」。

聯合國第73屆大會於紐約召開,各國代表在演講中提出各項世界需要關注的議題。在頭2天的會議裡,國際多邊貿易與全球暖化議題受到大量關注,然而,當與會各國討論起世界和平的議題,一個年年都上演的辯論再次受鎂光燈聚焦——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間的紛爭衝突。

大多數國家元首或代表在台上致詞,對於以巴衝突一事發表己方意見時,紛紛表示仍是支持已被推崇多年、由聯合國帶領協談的「兩國制」方案,一致認同這個分治的決定乃是帶領中東地區戰亂不斷走向和平之路的最佳選項。

然而,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兩國首領於第3天的大會演講的發言中,可以清楚見到,「兩國制」方案被提出以來,可實行的可能性年年只有不斷在下滑,其中一個核心問題便在於這塊土地的「歸屬權」。

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Mahmoud Abbas)表示,在以色列建國前,巴勒斯坦人世世代代就已經在這塊土地上居住,已經是這塊土地的「原住民」,批評以色列現行政策——包括建立隔離牆、檢查哨、以不同法律審理同居住耶路撒冷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等等,簡直與前南非實施的種族隔離制度無異。

而在阿巴斯之後發言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則宣稱以色列是上帝在4000年前給與猶太人的「應許之地」。

他順勢以此呼應了不久前以色列官方公開宣布,將立法合法化以色列為一個以「唯猶主義」為骨、專屬猶太人居住生活的國家,也重申任何視以色列為種族歧視國家的行為都是換湯不換藥的「反猶主義」(anti-semitism)。

反猶主義一詞在二戰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之後在歐美各國一直被視為討論「禁忌」,不僅大多數國家都有立法將此歸類為可以判刑定罪的「仇恨言論」以外,也對於被貼上這個標籤格外敏感。

然而,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尤其在納坦雅胡帶領的右派保守聯合黨統治下,已經將反猶主義與猶太人兩者的意義徹底「政治化」與「意識形態化」。

AP_1827063429232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猶太、以色列與錫安主義者哪裡不一樣?

在討論這個問題時,大多數人無法分辨究竟猶太人、以色列人與錫安復國主義者的差異為何,很容易就落入非黑即白的二分法。然而,若能先理解此三者的異同之處,將能夠更清晰的理解以巴衝突裡,宗教、種族與文化皆並非這個長達70年仍未解的衝突核心問題,更重要的,其實是意識形態與政經利益的角力之爭。

首先,普遍人稱的猶太人,是「猶太教徒」的統稱,當然,他同時也是一個民族的總稱——發跡自如今國際地理界線上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這塊土地。

早期的猶太人是不歡迎外族加入,也反對與非猶太人結為連理。然而,當代的猶太人,已經被擴大定義為「信仰與皈依猶太宗教的人」,或是其母為猶太人之人。

第二,以色列人,這個的名詞正式的使用來自於1948年「以色列國」的建立,在以色列國建立之前,以色列人這個名詞的定義多是與聖經中提到的以色列密不可分,與現今的以色列國民的定義是不同的。如今,以色列人即可簡單的理解為在以色列建國之後領取以色列國籍護照的人。

最後,是錫安復國主義者。錫安被許多人解釋為「猶太復國主義」,他的典故出自《舊約全書》,在大衛王的統治下,「錫安」成為「耶路撒冷」和「以色列之地」的代名詞。這也是至今為什麼許多以色列人堅稱他們是回到當初上帝給他們的「應許之地」,以及他們是「上帝的選民」的原因。

但是,錫安主義最令人擔憂的部分在於,他們的追隨者認為,只有建立一個「唯猶國家」才能解決猶太人被欺壓、流浪的命運。其中,錫安主義倡議之父西奧多・赫茨爾(Theodor Herzl)便在其出版的《猶太國》一書中,指出世界上的猶太問題在於沒有一個獨立的「猶太國家」。

在錫安主義於1920年代後開始風行後,曾考慮了2個獨立建國的的地方:巴勒斯坦與阿根廷,甚至當時仍殖民巴勒斯坦的英國,也曾經提出要給予錫安主義者在非洲烏干達的一片土地來建立猶太國,然由於巴勒斯坦與猶太宗教和民族的歷史意義,以及耶路撒冷的關鍵性,錫安主義者堅持只有回到巴勒斯坦建國,才是最圓滿的結局。

以色列國旗
Photo Credit: Eylon Israely@Flickr CC BY SA 2.0

以色列在建國後,世界錫安主義大會便在1951年通過了《耶路撒冷計劃》(Jerusalem Program),其中有3個大會中提出的要點,成為今日以巴衝突中不可收拾、不可解決困境的原因,包括,耶路撒冷為以色列國唯一的首都;鼓勵全世界的有猶太信仰的猶太教徒移民回到以色列國,建立一個猶太的、錫安主義的民主國家;捍衛猶太民族與錫安主義的利益,若有人違此利益,應為了抵抗反猶太主義之活動而戰鬥,甚至不惜犧牲性命。

因此,原本的猶太人,應是只稱信仰猶太宗教的人,卻因為宗教的民族化,而後國家化,最終錫安主義化,導致猶太人、以色列人與錫安主義者無法被清楚切割開來。他們之間有互相重疊之處,然而更多的,是被世界掌權的政經核心人物的操作與利用。

當今由納坦雅胡總理所主導的政府推行的法令也刻意地將此3者混淆一談,多年來也歡迎全世界的「猶太教徒」「返鄉」,只要通過猶太教義考試者,都可以變成拿以色列護照的以色列國民。加以大多數全心全意的追隨錫安主義的人,大多數是極右派的支持者,也通常都同時擁有猶太信仰和以色列國籍。

當這三者界線越加模糊,「反猶主義」的定義也就越困難。

因此,當今日在聯合國大會中,納坦雅胡堅稱不願意承認以色列依據《舊約全書》上帝給予的「應許之地」擁有「返鄉」權利,便是新一波「反猶主義」時,使得能夠和平化解兩方衝突與土地之爭的問題,蒙上層層包裹的宗教與種族意識,外加二戰後各國不願意被扣上的納粹帽子,而更加難分難解,見不著和談盡頭。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