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5個國家見證極右勢力在歐盟的壯大

從5個國家見證極右勢力在歐盟的壯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匈牙利人已經決定他們的國家將不會成為移民的國家。」正是這般對歐盟官僚政治的蔑視,賦予了匈牙利總理奧班去(2017)年春天大選中的勝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Ian Bremmer
譯:許睿洋

「民粹主義」(populism)在歐洲的右派與左派之間快速成長,但其在右派團體中的動能更加強大。9月13日,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利用他的「盟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譴責「不健康的民族主義」。以下是5個見證極右派興起的歐盟國家:

意大利

任何極右派運動對歐洲帶來的威脅都無法與意大利的反移民政黨「聯盟黨」(Lega)相比。一部分是肇因於國土的大小——意大利是歐元區第3大的經濟體,意味著任何國內的政治動盪都可能對整個歐洲造成極大的影響;另一部分則與「聯盟黨」及其領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靠著與布魯塞爾直接對抗以壯大自己的事實有關。

若循著當前局勢演進,「聯盟黨」可能會強迫重新大選,試圖從近期增加的支持度中獲利(其反移民與反歐盟的立場使其支持率從3月大選結束以來增加了一倍)。當前,薩爾維尼正積極於與歐洲其他極右政黨建立關係。他與法國的「民族集結」(National Rally)有長足的關係,同時也正與支持其反移民政策的東歐政治人物進行初步交涉。

而現在他又與巴農(Steve Bannon)沆瀣一氣,他希望能在明(2019)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前,先將其政見轉化為一種「泛歐洲」(pan-European)的運動。歐洲的民族主義政黨過去的訴求與歐盟毫不相干,現在他們則想控制歐盟。薩爾維尼在與《時代雜誌》(TIME)的訪談中說道:「改變歐洲是一個宏大的目標,但我認為它已近在眼前。」

瑞典

由於與新納粹有所連結,「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過去一直為瑞典政壇所排斥,直到2010年才首度獲得國會席次,而要到2014年當它們拿下13%的得票率才真正使該黨在國會中佔有一席之地。早在移民問題尚未如同今日這般棘手之時,「瑞典民主黨」便已開始致力於(改變)瑞典相對開放的移民政策,它們在等待其他歐洲政體跟上它們的腳步。而在9月9日的選舉中,該黨得到了17.6%的得票率。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場選舉中,中間偏左與中間偏右的政黨聯盟皆分別取得約40%的選票。然而,無論是中間偏左或是偏右的政黨聯盟皆未取得過半的席次,以完全掌控國會。而目前為止,雙方亦都拒絕與「瑞典民主黨」合作,但隨著組閣的政治現實壓力越趨逼近,各黨是否能繼續堅持其政治理念,仍有待觀察。

德國

2017年9月27日,「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 fur Deutschland,簡稱AfD)成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度進入德國聯邦議院(Bundestag)的極右派政黨,也是對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針對敘利亞難民的「開放門戶」(open-door)政策最直接的反撲。

「另類選擇黨」取得議會709席中的94席,打破了德國傳統的政治平衡。默克爾本試圖與自由民主黨(Free Democrat)與綠黨共組新的執政聯盟,卻在談判破裂後被迫與中間偏左的社民黨(Social Democrat)合作。當前的「大聯合政府」是默克爾掌政以來最弱的一次。而今(2018)年夏天,「另類選擇黨」在民調上甚至超越了社民黨。

目前為止,「另類選擇黨」真正的影響力與它於議會中的席次較無關係,反而是在於它所擁有的極右價值或將使默克爾所屬的政黨成員本身對其所有反撲。數個月前,默克爾的執政聯盟面臨了存亡的威脅,因為聯盟中的「基督教社會黨」(CSU,來自巴伐利亞的基社黨與默克爾的「基督教民主黨」〔CDU〕為姊妹黨)主席瑞佛爾(Horst Seehofer)揚言分裂政府,除非默克爾同意在德國邊境實施更嚴格的移民控管法案。為了國家著想,默克爾的態度最終軟化,但在過程中自己卻成了「跛腳鴨」。對於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的德國而言,默克爾的角色弱化並不會有太大影響;但對歐盟整體而言卻是另外一回事。

AP_18265595759146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法國

法國總統馬克龍(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嗅到了非建制風氣的興起,於是創建了屬於自己崇尚技術專家政治論(technocratic)且親歐盟的政黨「共和前進!」(Le Republique En Marche!),來對抗極右派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及其所屬之「國民陣線」。

然而,馬克龍的勝選並不代表著法國反動勢力的告終,甚至與之相去甚遠。儘管馬琳勒龐沒有贏得總統大位,但她在2017年總統選與第一輪中,卻為法國的極右派打了歷史性的一仗,贏得21.3%的選票。而她在第二輪選舉中之所以表現得如此差勁的原因之一,和她在與馬克龍的辯論中災難般的表現有關。即便如此,她所標榜的國族主義和反移民政策仍獲得33.9%的選民支持(約為1060萬票)。

馬琳勒龐目前仍是該黨(已於6月更名為「民族集結」)的主席,但真正需要注意的人是她的外甥女瑪麗詠・馬赫夏-勒龐(Marion Marechal-Le-Pen),她在2017年2次法國大選的準備期間成為家喻戶曉的國際政治人物。儘管她暫時離開政壇,但預計未來將會復出,並將填補「國民聯盟」支持者與中間偏右的傳統「共和黨」(Les Republican)保守分子之間的空缺。而她非常可能成功:馬克龍的突然崛起有效地模糊了法國政黨的分野,使得沒有人清楚究竟誰是「反對派」。

如果瑪麗詠・馬赫夏-勒龐成功說服選民說馬克龍除了名字之外,其他都服膺於建制派,而她的作法才真能振興法國的話,那麼法國跟整個歐洲社會都要當心了。

匈牙利

最後談談已經大權在握的極右派領導人。在榮克的演說後,歐洲議會決定以行動支持他的言論,投票通過譴責匈牙利及其總理奧班(Viktor Orban)。過去幾年來,奧班不斷系統性地破壞匈牙利的司法獨立、打壓非政府組織(尤其是由美籍匈牙利自由派慈善家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所籌組的團體)、並妨礙新聞自由的運行。同時,他也斷然拒絕接受歐盟關於重新分配成員國境內庇護尋求者的計畫。他在歐洲議會通過譴責投票的前一天宣稱:「匈牙利人已經決定他們的國家將不會成為移民的國家。」

正是這般對歐盟官僚政治的蔑視,賦予了奧班去年(2017)春天大選中的勝利。他所領導的「青年民主黨」(Fidesz)擁有國會三分之二的席次,使他獲得修改國家憲法所需的絕對多數,進而將國家帶往他所擁戴的「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體制。

而歐盟若欲對匈牙利削弱民主與法治之行為進行制裁——包含剝奪匈牙利的投票權及實施其他制裁等,都需全體歐盟成員國的一致同意。同樣向非自由主義傾斜的波蘭非常可能對任何針對布達佩斯的措施投下否決票,凸顯出歐盟在懲罰破壞秩序的成員國的能力上是何其不足。這在短時間內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 2018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