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干政》:政治人物也搞小圈圈,黨紀處分是政黨的必要之惡?

《人渣干政》:政治人物也搞小圈圈,黨紀處分是政黨的必要之惡?
中選會主委陳英鈐(左)於10月1日列席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業務報告並備詢,國民黨發動甲級動員,立委拿著「中選會助選會」等看板標語,表達不滿|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候一些立院提案牽涉到金錢利益,如果沒有使用黨紀處分的話,委員可能因為收到政治獻金,就說自己不方便出席、不想投反對票,或是刻意要和黨唱反調等等,我覺得這個如果不處罰,將來只會有更大的問題,你不用黨紀去壓,會有更大的道德危機。

文:周偉航(人渣文本)

立院黨團:政治人物也搞小圈圈

陳同學:我還有一個很笨的問題哦,剛剛一直講黨團,黨團到底是什麼呀?

鍾委員:這一點都不笨哦,這是很專業的問題。黨團是依立院內規組成的,我們是三個人可以組成黨團。而在地方議會當然也有黨團,但是因為他們比較少有協商或黨團才能做的事項,所以議會比較強調的是問政小組,在質詢時會組成一個問政小組,如果我這個黨只有一個人的話,我可能就必須加入其他政黨的問政小組一起運作。

黨團最主要的就是開黨團會議凝聚共識,還有就是去黨團協商,沒有黨團就不能協商囉,所以各政黨進到立院的時候,都會組成黨團。黨團會有三長,負責代表黨團出去開會的,各黨名稱不同,國民黨叫政策會執行長、書記什麼的,我們小黨叫總召集人、副總召,還有幹事長,我就是幹事長。

總召就是大黨鞭囉,是我們黨在立院的領袖,黨團協商他簽名就算數,不過一般我們去開會的都會簽,或三個中有兩個簽名就算數。

面對黨團,你也不用太在意名稱,就是確認誰是第一大,誰是第二大,誰是第三大,就可以談定事情了。不然大哥大在,你和二哥談,往往談了也不見得算數。像時代力量之前是徐永明輪值總召吧,但他講的也是會被黃國昌推翻。

立院黨團最知名的大哥大就是柯建銘,他一直都是民進黨的頭牌,可是國民黨不斷換人,這就造成國民黨的大哥大對議事規則與事件脈絡的熟練度沒有柯建銘那麼高,也就很容易被柯建銘整。

但是民進黨長期由柯建銘把持,也引起很多問題,就是柯建銘的意志經常等同於整個黨的意志。他不會在黨團會議的時候介入太深,但是如果確定方向,他就會覺得自己要強力執行這個決議,這時還有反對意見的委員,就可能被他打壓了。

王同學:黨團會議是什麼呢?

鍾委員:黨團會議就是加入黨團運作的委員所共同召開的會議,一個黨團就算只有三、五個人,要決定政策方向時也會先開黨團會議,那屬於這個黨團的所有成員都會一起來開會。這些成員不見得都是同黨籍,像民進黨現在的立院黨團就有一個不是民進黨籍,他是無黨籍的,只是加入民進黨黨團來運作。

黨團會議是用來確定黨團的各種政策和戰術,這代表黨團可能和黨中央,或執政團隊的意見不同步哦!所以你看新聞,會看到法案有行政院版本,還有立委自己的版本,那黨團部分就會先喬或先投票,有時個別立委意見太強硬,不肯妥協,黨中央還會有人下來「督軍」咧!

黨團最後通常會提出一個黨團的法案版本,像同性婚姻那種爭議太大的,才會有多個版本。有了黨團版本,大黨鞭就有責任去推動,分派委員打戰術。那又要怎麼打戰術呢?

一方面是對外,另一方面是對內。黨團可以對黨籍立委進行約束和懲罰,兩位應該聽過一個詞叫甲級動員,發出「甲動」,就代表我今天叫所有成員一定要來,你沒有事先請假獲准而擅自不來,你事情就大條,我會罰錢、判你停權。停權可能是不能參與黨團會議,就不能提案,你的意見也就不會成為黨的意見。有時甲動不來或沒照黨的意見投票,甚至會鬧到開除黨籍。

所以這個大黨鞭還真的是可以打人的鞭子,是用來促使大家依循黨意,團結成一個黨的,不然黨為什麼叫黨?一個黨裡面大家都提自己的案子,票都投自己的,那為什麼要組黨?

當然黨團之外,你還是可以提自己的版本,所以你能看到立院修法過程中會有某黨團的版本,也同時會有該黨甲委員的版本,他在黨團版本之外提出自己的版本,這是立委的合法職權,但通常來說,立委自己提的版本,它的競爭力、影響力都遠不如黨團提的版本。

所以簡單來講,黨團就是種先民主後戰鬥的組織。

陳同學:可是如果黨團可以處罰立委,好像有點不尊重他代表的民意耶?就像民進黨在修《勞基法》的時候,是處罰那些有民意支持、但反對修法的委員。

鍾委員:黨意和民意脫節的狀況不少啊,因為委員們會受到有錢人、資本家的遊說嘛!當然就會有很多人背離民意,也就可能出現這種幫小老百姓說話的,反而被黨紀處分的狀況了。

不過大部分的黨紀處分都有道理啦,至少能獲得多數黨團成員的認同,不然這個黨就垮了。而且黨紀處分也有輕重的差別,你問題小就輕罰,或是停權一段時間,問題很大才會鬧到要開除。

不過講到民主政治的理念,一直都有個爭議,就是黨內到底要不要民主,是黨中央下令,立院就要買單嗎?如果要黨內民主,那應該做到什麼樣的程度呢?在一些比較集權的政黨,像是有很明確的黨章、黨規、黨員的管理,黨中央對這些民代的控制力也會比較強大,上到立院,下到地方議會,如果祭出黨紀處分,是真的有殺傷力的。

因為這些民代的助理可能都是黨中央派的,運作經費也是黨中央支持的,如果失去黨籍,就算還有民代身分,接下來的運作與競選過程也會非常辛苦。就算只是停權,也會對他們參與黨務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像我們這種不分區委員就更不用說了,被開除黨籍,就失去委員資格,什麼都不是啦!所以不分區都會配合黨中央的意見。

不過黨紀處分的威脅性,還是要看黨鞭的執行力。像現在的國民黨,他們即使祭出甲級動員,王金平也還是可能不來,但誰動得了王金平?所以國民黨雖然號稱三十幾席,但實際上就是要減一席,因為王金平通常都不會出現,他是退休的議長嘛,誰敢動他?大家都有一堆喬來喬去的把柄在他手上。

這算是民主政黨政治的常態嗎?我認為不是,他算是開了一個先例,也不見得是不好的先例啦!因為過往的立院院長從這位子下來之後,不是跑路,就是過世,不然就是沒有續任,大家都不清楚應該怎麼面對或處理退休院長,所以王金平這不是慣例,他算是開一個先例,之後的院長要不要學,就再看看了。

王金平
Photo Credit: 蕭長展@Wiki CC BY SA 2.0

但一個立委完全不受黨紀處分,或是黨中央的手伸進立院,這些狀況是好是壞,我覺得蠻值得討論的。因為我們不像國外的國會是五、六百席,我們只有一百多席,委員已經這麼少了,當然更應該努力執行工作。

總而言之,黨紀處分是維持一個有戰鬥力的政黨的必要之惡,就像一般人會受到法律約束,立法委員也會受到專屬內規的約束啊。

不然有時候一些立院提案牽涉到金錢利益,如果沒有使用黨紀處分的話,委員可能因為收到政治獻金,就說自己不方便出席、不想投反對票,或是刻意要和黨唱反調等等,我覺得這個如果不處罰,將來只會有更大的問題,你不用黨紀去壓,會有更大的道德危機。

所以黨紀處分的背後條件是這個黨有套清楚一貫的價值觀,如果你跳出這價值觀惡搞,人民也會在下次投票時好好處罰你。

王同學:所以立院黨團硬要通過,人民就只能用投票的方法抵制嗎?會不會太晚?或是少數黨還有什麼招可以用啊?

鍾委員:雖然看起來好像是這樣,選上就管不太到,要下次選舉才能處罰他。但我認為這又可以串回去我們前面講的杯葛。你只要想辦法癱瘓議事運作,就有可能產生影響力。

癱瘓議事的狀況很多,有立院之外衝進來的,像太陽花就是;又或者像我們提到的各種議員、委員的杯葛技巧,反正就是用物理性或精神性的方式,讓他們開不了會。

精神性的方法我們好像前面只有講到拖時間喔?其實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利用各種溫情攻勢,想辦法分化多數黨的委員,拉一些人過來少數黨這邊。像《勞基法》攻防戰的時候,就有一些民進黨委員被這種私下的攻勢分化了。

沒有任何一個政黨裡面是鐵板一塊,不可能所有人的想法都相同,大多數政黨都存在派系,有派系,就有會有彼此之間的利益傾軋,黨內鬥爭也遠比黨外鬥爭來得激烈,所以你身為少數黨,想要分化多數黨的話,就要想辦法去結盟裡面的弱勢派系。

像是在同性婚姻的戰場上,民進黨就分成兩塊,一派是強烈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通常是來自中南部的立委,或是信基督教的立委;另外一邊則是比較進步的、左派的,他們會傾向支持同性婚姻。

立委在黨內的意見沒辦法保持一致的時候,會向外去尋求支持,比如說,反對同性婚姻的委員會去找國民黨和親民黨的支持,國民黨大多數都是反對同性婚姻的,可是支持同性婚姻的民進黨委員也會去找國民黨裡面的少數派,還有時代力量來支持。所以這種策略結盟在立院也很常見,不算打破政黨政治啦!

好,再回來談杯葛。一攻就有一防,你用各種方法想擋,那想強行通過的這邊,也會想盡辦法排除障礙啦!第一就是動用警察權,雖然不用警察在議場抬人,可是場外會用警察啊,你想打進立院,沒那麼容易。太陽花之後很多人想衝進去,可是多半離議場還有一段距離就被抬走了。

再來就是協商了,黨團協商是一招,開公聽會是另一招,都可以化解杯葛方。雖然公聽會可以是杯葛者的緩兵計,但也同樣可以成為法案推動者的工具喔!他覺得硬過會引起很大反彈,所以就開公聽會讓大家罵一罵,然後他們還是照過。

如果多數黨非常團結,就是打算硬幹呢?依我身為黨團三長的經驗,所有的杯葛都不會有用,法案還是會過,就看這種過程能不能「變現」成下一次的選舉資本。也就是你有認真打,或是像蔣萬安那樣認真「站」,站很久發言,變成「站神」,或像徐永明卡著主席臺,就會轉變成下次選舉的資本。

像國民黨在前瞻計畫想了很多癱瘓議事的作法,實際上都沒有成效,沒有真正擋下來,民眾也無感,就沒辦法轉換成選票,完全是做白工。他們是到了《勞基法》修法,才真正從裡頭「提出一些款」。

相關書摘 ▶《人渣干政》:台灣的公共工程一直追加預算,這是一種撈錢方法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渣干政:人渣文本帶你前進臺灣政壇第一線,坐擁海景第一排》,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周偉航(人渣文本)

業界良心揭密,臺灣政客最不希望你看到的一本書!
臺灣公民的必修課——人渣文本親授・政治渣道學!

退役政治界良心、現役嘴砲界首席——人渣文本初揭露!
帶你看穿不為人知的內幕,秒懂臺灣政治眉角,
風向怎麼看,人脈怎麼找,代誌怎麼喬,所有政壇潛規則,一次報你知!

你以為,臺灣政治已經爛到不能再爛,心灰意冷之餘,寧可明哲保身,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要知道,一爛還有一爛爛,多看多訐譙,且罵且珍惜,當真爛得徹底,你就應該出來改變——發出公民心聲,促進政壇新生,搞懂臺灣政治,掌握公民權利,你我都來推一把!

  • 「臺灣就是太自由才會這麼亂」,這句話有什麼謬誤?
  • 質詢時唱黃梅調、cosplay美少女戰士,立委究竟在演哪齣?
  • 「癱瘓議會」是什麼爛招?為什麼可以這樣搞?
  • 「追加預算」、「全民買單」,納稅人的錢當真這麼好花?
  • 接班的政二代愈來愈多,究竟是真的有料還是來亂的?
  • 政治獻金跟關說都合法?難道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
  • 廟會、剪綵、紅白帖,政治人物跑攤搏感情,有跑有保庇!?

更多政治亂入的對對錯錯,攏總報乎你知!——
你以為,受了委屈、吃了悶虧,攔轎申冤最有用?錯!與其亂槍打鳥四處陳情,不如直接打1999分案處理更有效率。
你以為,政治人物的形象營造得愈正面愈好?錯!正妹型男人人愛,但要是造神造過頭,從踏上政壇到跌下神壇,往往只要一秒鐘。

你以為,社會運動這麼多,臺灣亂到快滅亡了?錯!只要路燈會亮、垃圾有人收就不用擔心,上街頭的威力,還比不上颱風天停水停電。

政治這條路踏上了,才知道歹路母湯行。

下自里長上至總統,各人有各人的眉角,那廂東奔西走綁樁不遺餘力;這廂粉墨登場剪綵不亦樂乎。你以為自己看懂了到底在演哪齣,其實只是你的眼睛業障重!收起白眼和口水,別再自以為了解臺灣政壇的遊戲規則了!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檯面下的角力與運作才是真本事,層出不窮的政治亂象其實有理可循,掌握潛規則,才能真正理解政治這齣大戲。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印書館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