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華麗也可以轉身》:聯合國口譯,原來國際政治是這樣「玩」的

《不華麗也可以轉身》:聯合國口譯,原來國際政治是這樣「玩」的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國許多會議均屬機密,口譯員往往在會議前幾分鐘,才能拿到厚厚一大疊會議資料。不僅沒有時間細讀,更不用提事前準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安頎

人的一生,究竟該學的、該會的事項有幾多?

碩士班生涯接近尾聲時,接受學校安排,進入維也納聯合國辦公室實習的那幾天,困擾我的,總是一些旁人看來無關緊要的瑣碎心緒。例如說早上無精打采;眼影畫不好,要不就一高一低,要不就參差不齊;在人群中無法即時回應他人,顯得心不在焉、似疏似離;還有在口譯箱裡聽得懂,卻遲遲無法說出流利堂皇的官腔英文。

如果都得學會這些,我知道射手座的自己必會很累。就像某位雙魚座的老師曾經說的,Life is something to be enjoyed。她開心迎接生命中一切的驚喜與橫逆,生命亦以最完整而豐富多彩的形式要她領受。如果我早點察覺到這一點,現在的我可能就在別的地方,過著不一樣的生活。但當時的我,只顧邊摸索邊向前走,希望當自己更加成熟,更有能力時,再去重新面對。

聯合國口譯

我在聯合國實習的所屬小組,是早上10:00會議開場後第一個練習的組別。我累到近9:00才醒,匆匆戴隱形眼鏡、穿套裝、化妝,在最後一秒鐘,衝進口譯包廂。

早上的議程是核核察(nuclear verification)與締結保障協定(conclusion of safeguard statement)。光是看議程,就不懂內容為何,更遑論做口譯。然而,這就是聯合國口譯員的實際工作內容,除了要面對陌生領域的專有名詞與知識,還得將聯合國各理事會的慣用語朗朗上口,一聽見英文,就要能自動反應吐出中文,甚至還要直接調整成簡稱或縮寫才稱得上專業。

不僅如此,由於聯合國許多高層級會議(high-profile meeting)均屬機密,口譯員往往得在會議開始進行前幾分鐘,才能拿到厚厚一大疊會議資料。這種情況下,不僅沒有時間細讀,更不用提事前準備。往往一面聽該國代表發言,一面就著口譯箱裡的暗黃燈光「捕捉」密密麻麻會議文件上「可能有用」的字串,立即網羅編織進腦袋再彙整後出口。一心多用、手忙腳亂、疲於奔命,才是真正的聯合國口譯員工作寫照,什麼光鮮亮麗、前途坦蕩、有助於人類福祉等等的,不過就是未諳世事小女孩的天真想像罷了。

於是,在殺光腦細胞又摧折自信心的氛圍下,我一邊努力消化吸收英文包廂裡的英文,生吞活剝地譯成自認為還可以的中文,一邊在紙堆中費盡千辛萬苦根據編號找尋講者提到的文件,一邊還必須分出心神看搭檔遞過來的數字提示紙條,與老師提示關鍵字的唇語。那「口忙眼亂」的程度猶如開車新手,要同時關照後視鏡、左右鏡、又得配合旁車決定該踩油門或剎車般步步驚心。

終於撐到最後一輪,接力為伊拉克的代表做口譯。由於伊拉克立場明確清晰,直接指出國際社會不該過度干預伊拉克的核能發展政策,而應提供技術援助與經驗交流,才能真正幫助伊拉克融入其他成員國,以達聯合國千禧發展目標(Millennium Goals)。直到這一段,我才稍微感覺能跟得上節奏,彰顯「口譯專業」。口譯完這一場,我深刻意識到,即使「頑劣」如伊拉克,仍然必須學習使用文明的方式表達立場,才得以在國際會議上發聲——很有趣,原來世界就是這樣運作的,政治就是這樣「玩」的。透由口譯,我乃能與國際政治殿堂接軌。

休息再繼續

中午和大家到聯合國餐廳吃了三小時的中飯,順便做足休息,以準備下午的會議。聯合國餐廳為了滿足世界各地不同國家代表的需要,準備了各國的指標料理。無論是西式沙拉、牛排、薯條,還是中式炒飯、炒麵、日式壽司、韓式拌飯,應有盡有。我點了三塊炸鯛魚、一大盤馬來西亞風味的椰漿炒飯,加起來才四歐元多,實在不貴。光憑這一點,在聯合國工作還是挺幸福的。

接下來幾天,我總是嘗試找出會議廳裡正在發言的那位代表,從背後觀察他的動作,推想他說話的表情、模擬他的情緒和語氣。要是那位代表說的不是英文,我也要側過頭去尋找三號英文包廂裡口譯員的臉,看著他的側影,才能完整的做譯入中文的口譯。這幾天下來,我發現自己真心喜愛這樣一份工作。真真實實的紅塵俗事在眼前上演,強凌弱甚至群起圍攻的戲碼,天天都在變,精采程度可比小學生「老師不在的時候。」

然而也就是這樣的工作,讓我得以隱身幕後,用最舒服的角度觀看揣摩,而非血淋淋的讓鬥爭在自己身上搬演,還能有足夠理由賣弄老天爺賜給我的小小天賦——小時候用來朗讀演講,現在終於如我所願搭起中英文橋樑的聲音。儘管很難呀,專有名詞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呀,愛就是愛,騙不了人的。

我什麼都不害怕,只要有目標、有夢想。但此時此刻,時時感到脆弱的我,甚至對自己的目標與夢想恐懼起來。是否真的能夠僅憑自己的意志,去追逐「構築國際溝通橋樑」的遠大夢想?期待又怕受傷害,這究竟是成長的必須抑或是庸人自擾的無聊想像而已?

或許,我要學的還有很多,更重要的是,我要學會看見自己。

相關書摘 ▶《不華麗也可以轉身》:台灣是鬼島,還是中國菁英所說的伊甸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華麗也可以轉身:雙聲同步,口譯之路》,渠成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安頎

現役中英會議口譯員,也是口譯教育博士的陳安頎,以多年來的口譯工作與求學經歷為基礎,生動描述與口譯相關的故事,並深入剖析中英文化的差異。書中詳細描述作者實際生活、工作中的故事,以自身真實經驗,激勵讀者活出屬於自己的天空。

從現職口譯者、學校口譯老師,以及深入英國文化留學等多重角度觀察,豐富了本書的切入觀點。期盼透過本書作為催化劑,讓有興趣學習口譯的青年學子能對此工作有進一步的了解,也希望引領讀者對於生命事物的覺察,喚醒讀者對於所處環境的關心,或可鼓舞讀者付諸行動。

生命非關華麗,一切盡在當下。讓我們隨著作者的經歷,一起哭、一起笑、一同成長,感受破繭成蝶的層層轉變。

不華麗也可以轉身
Photo Credit:渠成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