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青陽執導「淡蘭古道」入選世界步道大會影展,「手做步道」是什麼?

蕭青陽執導「淡蘭古道」入選世界步道大會影展,「手做步道」是什麼?
Photo Credit:新北市觀光局提供/楊智仁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調「手作」步道,是對「工程步道」的反思,儘量避免大型機具和外來材料對當地環境造成過多擾動,以「手」為限制,能開啟更多的思考,避免單一、快速與粗糙的工程步道對大自然帶來無法回復的傷害。

設計師蕭青陽擔任製作人,受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邀請的執導《淡蘭古道》系列形象影片,入選首屆世界步道大會影展(World Trails Conference World Trails Film Festival),影展於西班牙時間9月29日晚間舉行,全球來自約38國的步道組織與健行者們共同觀賞,淡蘭古道的美景也在現場受到熱烈迴響。

世界步道聯盟(World Trails Network)是2010年起由韓國民間步道組織發起,匯聚全球關心步道議題的組織及健行者們,《風傳媒》報導,「世界步道大會」每2年舉辦1次,而今年第7屆世界步道大會暨首屆影展時間為9月26日至29日,在西班牙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舉行;首屆世界步道大會影展共有7支影片進行公開放映,類型涵蓋山徑文化、單車、跑步及徒步旅遊等。

《淡蘭古道》拍攝手法打破以往觀眾對山徑影片的想像,先以台灣先民走入淡蘭山徑的文化面向切入,融入傳統布袋戲、國樂、古法手作步道及移墾漢民對土地公的景仰等元素,交織出現代人走入淡蘭古道鑑古知今及人生體悟的重大意義。其承載了北台灣開發歷史,並與世界連結的文化路徑與人文足跡,如今多數山徑仍是登山健行者的愛好秘「徑」。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蕭青陽說,這條百年古道交織不同世代人不同的生命故事,他希望重新演繹老祖先走過的路,讓國際人士感受台灣古道之美,「既然是古道兩個字,我當時就覺得我一定要文化下手,它就是一條百年以上老祖走的路,模擬老祖先走的路這個概念,讓大家重新看到古道,我覺得那個古道的感受才會跑出來。」

《ETtoday》報導,淡蘭古道是承載北台灣開發歷史並與世界連結的文化路徑,侏儸紀時代就存在的蕨類活化石雙扇蕨更是俯拾即是,早期為原住民狩獵和遷徙的路徑,清代時期為台灣北部「淡水廳」往來東部「噶瑪蘭廳」的淡蘭舊道系統,承載了先民遷徙、產業拓墾和聚落發展的人文足跡,橫跨現今的新北市、基隆市、台北市、宜蘭縣,目前多數山徑也是登山健行者的愛好秘徑。

《新頭殼》報導,新北市府近年來結合地方參與,進行史料蒐集、地方訪談及步道勘查,今年獲得行政院核定成為「國家級綠道」的優先示範計畫,未來將推出淡蘭古道休閒型、挑戰型、長距離耐力型等步道等多元步道休憩選擇,規劃今年底完成整體淡蘭百年山徑系統(北、中、南路)路網定線,希望在3年內順利重現淡蘭百年山徑,讓淡蘭古道成為國內外認識台灣必走的旅遊朝聖之路。

入選後,蕭青陽也在臉書上說,近年來他全台跑透透、到處參加馬拉松,卻沒聽過「古道」,新北市觀光局找上他時,他才知道這些「手做步道」的偉大,讓他決定把山下那群又棒又專業的夥伴約來爬山,用雙腳與技術讓全世界知道,在台灣有一條祖先走的路叫——淡蘭古道,上面有兩億多年前侏羅紀時期就先來到台灣的「雙扇蕨」,「這支影片是我們這群古道的外行人用山下能有的技術對手做步道志工小小的敬意。」

什麼是「手做步道」?

影片中提及的「手做步道」,根據「千里步道協會」,就是以「手工」的方式維護步道。「手做」是一種精神,以「手」能做的角度,來思索步道的設計、施作與維護,與自然環境深度結合。手做步道主張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用適當器具施作以避免傷害環境;以人文思考的通用設計,做出符合最多人使用機會的步道。

強調「手做」,是針對「工程步道」的一種反思,儘量避免大型機具和外來材料對當地環境造成過多擾動,以「手」為限制,能開啟更多的思考,避免單一、快速與粗糙(對環境而言)的工程步道對大自然帶來無法回復的傷害,千里步道協會表示,台灣的步道密集且發達,追求「天然步道零損失,水泥步道零成長」是他們努力的方向;推行手做步道的原則則有以下幾項:

  • 考量環境生態:順應步道所在地的氣候、地質、原生生態習性等,兼顧使用者特性與棲地整體性 。
  • 考量人文歷史:依循歷史反映工法,結合傳統工藝、在地知識進行因地制宜的「適切設計」 。
  • 設定環境承載量:基於在地資源調查,設定可接受的遊客衝擊程度,進行步道分級及相對應的施作強度,提供從大眾化到荒野級多樣的遊憩體驗機會 。
  • 盡量就地取材:減少外來材料從採礦到運輸在能量與資源的損耗,善用現地既有自然材料 。
  • 重視常態維護:確保步道具備一定彈性能因應大自然的變化,又能保持一定程度的穩定性。
  • 強調公私協力:政府的土地管理單位、專業者與民間組織從規劃討論、施作與後續維護需共同參與、平等合作。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