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不只是負責按play或讓場子High就好,內行聽門道的三個步驟

DJ不只是負責按play或讓場子High就好,內行聽門道的三個步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今天問我為什麼當DJ,我只會笑答:「你不妨也試試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無論你懂不懂英文、聽不聽舞曲,「DJ」這個名詞應該是不陌生的。但跟廣播電台DJ不同的是,舞廳裡面的DJ雖然看似與群眾比較接近,卻更有距離感。

只見他們在高高的舞台上耍酷,看起來好像很忙,但都在忙些什麼呢?不就是放音樂而已嗎?哪有什麼學問?如果僅是如此,為什麼每個club都需要聘請專業DJ呢?又為何世界頂尖的DJ享有王牌歌手般的地位、一場演出能收費數萬美元呢?

剛開始在大學接觸DJ全是出自於興趣,也是基於對音樂的熱誠,從來沒拜過師,也沒上過課,只有十幾年的經驗和數百場的演出,讓我逐漸悟出了一番道理。

我發現DJ除了獨有一門學問之外,也有很多層面可以摸索。DJ很容易上手但很難精通,每當我覺得自己搞懂了它,又會發現新的挑戰。能把場子吵熱當然很開心,但我卻用另一套標準來檢視自己的演出,而放得好並不總是代表放得high。所以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DJ也是如此。

DJ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有人說他像是帶領著原始部落跳豐收舞的巫師,有人形容他為一個樂團的指揮,或追述D.J.最初代表的兩個字Disc Jockey,直接的翻譯則是一位駕馭唱片的「騎士」。

這些比喻都很帥,但我倒是覺得DJ和攝影師有許多雷同之處;前者在音樂宇宙中「尋歌」,後者在大山大水之間「取景」。就像攝影師不只是按快門而已,DJ也不僅僅按play,而是用機器玩弄現成的素材,並透過個人的詮釋來呈現獨特的感覺。

DJ最基本的功夫,是讓曲子跟曲子之間的節奏不中斷,用最不露痕跡的方法「接歌」,但是要讓曲子接得順,得要首先考慮很多條件。舉例來說,兩首曲子應該速度相同,節奏才能流暢。專業DJ器材和一般的唱盤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於它可以立即調整速度,讓兩首曲子的節拍能夠準確地對在一起。

10151869_10152298680626418_2015920856699678226_n

Will you let the DJ play ? Will you listen ?(照片由劉軒提供)

調拍子是一門功夫,因為以house、techno等電子舞曲來說,只要有0.1%的差距,兩個節奏疊在一起就會「跑拍」,聽起來從「咚、咚」變成「咚咚、咚咚」,然後「咚-咚、咚-咚」,相當不協調。因此DJ們通常耳機只會戴一邊,用一隻耳朵來聽正在播放的歌曲,另一隻耳朵則監控還未放出來的歌曲,把兩首曲子的節拍仔細地對準了,找到最好的時機,才會把曲子接過去。

我曾經跟學生形容「對拍」像是駕馭著兩條火車,急駛在並行的軌道上,乘客們要順利地從一個車廂跳到另一個,不但火車的速度要一樣,而且窗戶得對上窗戶、門得對上門才行。一不小心則會摔得稀裡嘩啦,更糟的是如果花太久時間,曲子放完了還沒接過去,車子就像是墜入深淵,舞池內頓時消音,這時就糗大了!圈內有個行話來形容失敗的接歌,就是「車禍」(train wreck),所以別看我工作時又蹦又跳,其實腦袋得非常清楚。

掌握了基本接歌技巧之後,DJ則要懂得閱讀人群,隨時調整曲風來應對現場的狀況、客人的年齡層、心態和個性。許多剛入行的DJ都想展示超群的品味,放一些冷門的音樂,但太前衛的曲子可能讓一般的群眾覺得太疏遠。

相對的,在年輕人的場子裡放老套的歌曲更是罪加一等。我的基本原則,就是絕對不輕視聽眾的品味,仔細觀察舞池的反應,而且要準備充足:為了一個三個小時的派對,我會至少有六個小時的音樂,其中一半的曲目要十拿九穩,是容易被聽眾接受的;30%為新鮮的曲子;剩下20%則是用來製造驚喜,視狀況而調配。

我每次上台表演之前,都會先在場內繞一圈,不僅是跟朋友們打招呼,而是因為這樣能讓我感受到派對的「溫度」。剛入行時,我經常幫大牌DJ暖場。如果時間還早,舞池還是空的,音樂就不能過於大聲。我學會觀察吧台周圍的客人,當他們隨著音樂點頭踏腳,蠢蠢欲動的時候,才會加強火力,把他們引到舞池的邊緣。

如果是歐美,許多客人感覺對了就會跳進舞池;亞洲人則比較保守,需要遵守「溫水煮青蛙」的道理,用比較長的時間醞釀。但無論東方或是西方,熱場時有個通用的小要訣,就是先放女生喜歡的音樂,因為當女生跳起舞來,男生一定會跟進,但如果舞池裡全是男的,女生就不敢下去了。

其次就是找出派對中嗓門大、玩起來特別瘋、最會帶動氣氛的「high咖」。一個DJ要認出這些VIP,趁眼神交會時對他們笑一下,讓對方感受到重視。他們跳得開心,週遭的朋友也會被帶起來。

派對進入巔峰,舞池擠滿了人,四處都是歡呼,這的確是給DJ最直接的肯定。當一般人誇讚某DJ很棒很厲害時,多半指的是他放的曲子很好聽。如果一個DJ的目的只是要取悅群眾,只要對準大家的胃口下藥,得到掌聲並不太難。但我認為DJ不僅要娛樂大家,也要讓聽眾獲得新的體驗,無論是把群眾導引到有挑戰性的音樂境界,或是透過創意的組合把老歌注入新生命。

所以當我自己表演,或是去聽別的DJ演出時,會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就是﹕

What’s the vibe? 感覺是什麼?

這段音樂要帶我回到某個年代?或是跨越時空回顧經典?或許要刻意營造某一種氣氛,無論是奢華的、輕鬆的、甚或是黑暗的?

舉例來說,我曾經主辦的Citrus派對有「熱帶嘉年華」的主題,因此我特別選拉丁風味的舞曲,加上非洲打擊樂的節奏,甚至有時候混入海浪的聲音,為的就是營造出整體一致的效果。

下一個問題是:What’s the story?

好的DJ會用音樂說故事;歌與歌之間在詞曲或是音色上都應該有微妙的關連。更厲害的DJ甚至會「鋪梗」,穿插一些熟悉的旋律或是節奏,甚或是聲音(像是Michael Jackson經典的OW!呼叫聲),但只播放一小段,讓聽眾先有了期待,隔一段時間之後再讓原曲完整地放出來。

「期待」是舞池的最大動力,而在熟悉之中製造驚喜則展現一個DJ的用心。

再來,我會問:默契在哪裡﹖

我時常目睹一些DJ,放歌時像是在辦追悼會一樣,頭低著就算了,還用帽沿擋住臉,看不到表情。這是不行的,因為DJ需要用自己的人氣與舞客產生互動。

所有好的DJ都要懂得如何跟群眾一起歡樂、要明顯地陶醉在音樂之中,在這一點,它與所有的表演藝術都一樣。

就如舞台演員所說,觀眾的反應和其他演員的狀態,會使每一次上台都有所差異,而一個DJ可以在同一個場地放同一首曲子,但每次的感覺都會不同,這就是所謂「天時地利人和」的巧妙關聯。

1915234_209298551417_2384967_n

Photo Credit:江思賢

一場高明的DJ演出的確像是音樂劇:有引人入勝的開場、起承轉合、黑暗與光明的段落分佈、刻意製造的衝突和戲劇性的和解。為了達到這種效果,DJ們不但要對每首曲子瞭若指掌,而且得考慮全程的鋪陳,不只一味地向上衝,因為就像爬山一樣,「上去的必要下來」。而一個有經驗的DJ懂得如何在一段亢奮的衝刺之後,刻意讓氣氛降溫,即使舞池內短時間變得稍微鬆散,但只有製造喘息的機會,才能夠讓大家爬得更高。

許多新手都知道把場子炒熱,就是要放快一點、大聲一點,但以一場兩個小時的演出來說,只有高手才懂得「慢火烹熬」,先用熟悉的歌曲換得群眾的共鳴,再用好聽的新歌喚起聽眾的興趣,而當大家都已經在節奏中忘我的時候,混入一些前衛的作品,藉此打開群眾的視野,讓他們接受平常不太可能聽到的音樂。這時客人會紛紛問:「那是什麼歌?好好聽喔!」但即使他們買到了CD,在家裡聽就是感覺不同,那就是DJ的功力所在。

讀到這裡,你是否也開始有點興趣,想要自己試試看呢?

我剛入行時,DJ們需要買很多昂貴的器材,還要時常去唱片行蒐集黑膠單曲。但如今在數位時代,幾乎每個人的電腦裡都已經存了許多好聽的音樂,只要有一套專業的播放軟體(像是Traktor DJ, Ableton Live, Mixman Pro, Sony Acid等),就可以開始在家裡練習,甚至把自己的mix作品上傳到音樂交流網站而立即獲得其他DJ的指導。

這讓我想起一個叫Gregg Michael Gillis的美國人,之前是個生化科技師,但就是因為對音樂有近乎病態的蒐集強迫症,而且以Girl Talk這個化身玩出了一套全新的拼貼式DJ風格,讓他在網路上瞬間爆紅。

辭掉工作之前,他的同事們還不知道這個溫文儒雅的年輕人每個週末脫下了實驗室長袍,收起電腦之後,竟然是一個隨時被邀請到巴黎和紐約,在最夯的club裡面和Madonna一起拍拖的巨星。

在這個年代,確實每個人都可以當DJ,而且如果你對音樂別有慧根,說不定還能以它成為一個副業。

十幾年來,從哈佛的學生派對玩進了歐美和亞洲的頂尖夜店,DJ讓我交了不少朋友,獲得群眾的肯定,並把音樂帶給我的喜樂傳送給許多有緣人。我相信舞池裡是少數「人人平等」的地方,而跟隨著節奏的催眠,在群體之中跳舞跳到忘我,是一種近乎神聖的感覺。

以DJ而言,能夠創造那樣的境界也是值得回味一輩子的事。我好愛詩人歌德的一句話:「請把你信中所說,因跳舞而磨破的最後一雙鞋寄給我,好讓我能抱在懷裡,貼著我的心。」有多少美好的回憶在舞步之中渡過,能帶領著眾人跳出煩惱,是一個多大的榮耀。

所以如果你今天問我為什麼當DJ,我只會笑答:「你不妨也試試看!」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 XUAN劉軒

劉軒的DJ真心話:當你們在夜店「咚磁咚磁」,我們卻在心中播放「私密歌單」

(劉軒在YouTube Music Day的演出)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